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大漠
    这塞外的罡风呼啸,那个老人的身形在这大漠当中略显单薄,但如果仔细一看的话,会发现他的步伐矫健,丝毫不像是一个老人的样子

    就连夏成龙长途跋涉了半日之后,也感觉到自己体内是一阵的虚脱,但是看那个老人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一时之间夏成龙,也不由得对那个老人的身份开始好奇了,一个僧人,亦是一个老人

    两个人不眠不休,一连行了,一天一夜,一直到了第二天,夏成龙的气息终究还是有一丝虚服了

    那个僧人转过头来看了夏成龙一眼,然后轻轻地笑了笑:“是不是累了?”

    夏成龙轻轻地点头:“的确是有些累了,敢问前辈是如何做到,一连行了这么长的时间,面色不改的”

    那个僧人挥了挥手:“这里哪有什么诀窍呀,只不过是走的路多了一些罢了,既然你累了的话,那咱们两个人就在这里先休息一下,这大漠里,也着实的有些折磨人,你小子第一次来,要注意保持体力”

    夏成龙听到那个声音怎么说之后当时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冲着那个老者行了一个抱拳礼:“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多谢前辈了”

    那个老者轻轻的挥了挥手,脸上流露出了些许无所谓的样子:

    “无妨,无妨,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尽一个先人的义务提醒你一下罢了”

    夏成龙轻轻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就这样继续的往前走,可是当他们两个人走到一处的时候,那个老者默然的睁开了眼睛,眼神当中闪过了些许的凝重

    那个老者一抬手,就把夏成龙给挡住了,这个时候的她抬起头来看了那个老者遗言,眼神当中闪露出了些许疑惑的光芒

    “前辈,怎么了?”

    那个老者幽幽的塌了一口气,然后一脸凝重的样子:“前面有东西,咱们两个人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夏成龙蓦然的睁开了眼睛:“那您的意思是?”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前面应该是地浮龙的领地,这些家伙虽然算不上是可怕,但在这大漠当中也着实的叫人头疼”

    “地浮龙,那您的意思是说,前面有那个东西,是吗?”

    那个僧人轻轻的一下转过头来看了夏成龙一眼:“你小子还算是不错,基本功也算是扎实,这些东西都还是了解清楚”

    夏成龙挠了挠头:“当初只不过多读了几本书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不错,前面的确有幽冥花海,只不过有没有这幽冥花王就不清楚了”

    夏成龙转过头来看了那个僧人一眼:“那前辈咱们两个人要不要一探究竟?”

    那个僧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可妄造杀孽,也不敢妄下杀手”

    夏成龙听到这个僧人这么说之后,当时倒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了,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正所谓走路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也的确就是如此

    可是有的时候麻烦不是你想避就能够避得了的,有的时候这些麻烦事会主动找上门来的,就比如说现在

    虽然夏成龙和那个僧人,他们两个人无意去伤害这些地浮龙的性命,但这就并不代表着这些地浮龙不想要找他们两个人的麻烦

    其实所谓的,地浮龙,只不过是生长在这大漠当中,常年生活在地下,偶尔将过往的一些小动物拖进地底当中吞食的生物罢了

    这些东西每一个都不算是太强,而且体长不过半寸,长着锐利无比的尖牙,据说这些尖牙就连地阶下品的灵器都能够咬碎

    但是本身的战斗能力不强,体型也不算是巨大,但不要以为这样他们就不可怕,那些常年,混迹于这大漠当中的人,提起这些地浮龙来,没有一个不大变脸色的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小家伙们都是成群结队的出没的,一个地府龙或许没什么,两个地府龙也没什么,甚至十个百个都不算是什么,但是他们都是以数以千万计

    不过好在的是,他们必须要依靠着幽冥花海存活,离开幽冥花海一定的距离之后,就活不了了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如今的地浮龙还没到了这种祸害苍生的地步的一个原因

    原本夏成龙和那个僧人想要躲开这地浮龙,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就准备转身离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地浮龙蓦然的,就对他们两个人发动了进攻

    夏成龙半眯起了眼睛,神情当中也是一阵的复杂

    那个老者猛然的这么一用力,此刻的他一跃而起,而就在这个时候,夏成龙也是猛然的用力,直接飞到了半空当中

    此刻在他们的脚下,猛然的出现了一大片的地浮龙,密密麻麻的一片,定然是要以千万计的

    夏成龙转过头来看了那个僧人一眼,眼神当中流露出了些许疑惑的目光:“前辈,你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僧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看来这一次是幽冥花海出事了,就只有幽冥花海出事,估计地浮龙才会大批的举家迁徙”

    夏成龙的神情当中也是一阵的疑惑:“那这一下咱们要怎么做?”

    老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而后,神情当中也是一阵的复杂:

    “既然这事儿被老夫遇到了,那就断然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要是施主嫌麻烦的话,大可不必随老夫相去”

    夏成龙摇了摇头:“咱们两个人怎么着也算是结伴同行,既然前辈有兴趣管上一管,那么晚辈自当尽一份绵薄之力”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笑了笑:“不错,不错”

    两个人就这样默然的朝着前面飞了过去,在这其中地浮龙是密密麻麻的,结成了一片,看上去十分的渗人

    夏成龙半眯起了眼睛,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凝重之意,这么一大片的地浮龙,倘若自己倒下的话,这后果简直难以料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