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凶不举,如何举龙女
    先不谈燕紫云这个疯婆娘,对于天定宗来说,张宁当然是救命之恩,先不说李牡丹在那样的情况下被袭击,必然毙命

    其余人,也会先后成为受害者

    最终全军覆没

    但是张宁表现出来的实力,其实有些差强人意

    魔元修为平平无常,简简单单的与对方交手了四招,都是仗了手中神刀的锋利,一刀一刀下去,将对方的银枪砍成了四节

    这很符合张宁的人设,根据燕紫云介绍,此乃我家独苗后我至诸天修行言下之意,修为比燕紫云低

    不过张宁展露出来的魔元修为,却比燕紫云高

    毕竟张宁在虚天界呆了一段时间不过也高不了哪里去,属于入门中的入门

    但总归普通

    但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人,却手持一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神刀这刀十分锋利,这是有目共睹的

    不仅是材质上的原因,这刀很不寻常

    而且她们并非是魔修,但是与张宁交手的人则是魔修,对方说了,这把刀蕴藏着极恐怖的力量

    那慎重,绝非无的放矢

    也没必要开这种玩笑

    天定宗的四个师姐,很相信对方的话而问题也随之而来了,为什么一个平平无奇的人,与小师妹一起出身在小世界内的人,会拥有这么一把恐怖的刀?

    这把刀,到底有什么样的力量?

    四位师姐不由多关注了张宁的神刀一些,也或多或少都有些兴趣,好奇但是张宁却早已经还刀入鞘了

    不过只是好奇,她们并没有要打张宁主意的歹意天定宗的门风还是可以的,燕紫云之所以加入天定宗,便是因为这一点

    否则她人又漂亮,貌美如花,天资出众,却出身于小世界,哪里敢进入风评不好的门派?

    燕紫云可也是机灵鬼

    四位师姐先放下了探究之心,决定等安全之后,好好深挖一下,从燕紫云的口中,多问问一些情况

    好奇啊

    而目前四位师姐还是老一套,王元光,钱素素,陈红玉先戒备,李牡丹先恢复真元,恢复阵法的威能

    不久后,李牡丹先恢复了再次布下三才四极阵,阵法含而不发与全力发动是不一样的含而不发的时候,消耗的威能其实可以忽略不计

    王元光三位师姐,趁此机会也是服用丹药,恢复修为待真元恢复之后,李牡丹便撤掉了三才四极阵,一行人继续赶路

    燕紫云,李牡丹,张宁还是被三位师姐保护在阵型内

    因为张宁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是好像只有那把刀厉害一些,又是魔修,感知力厉害一些罢了

    还是需要保护的对象

    张宁也无所谓

    接下来一段路也偶尔有遇到魔气中的怪物,但却再也没有遇到飞鼠那样难缠的怪物燕紫云心里头藏了一个问题很久了,忍不住问道

    “王师姐那个死人脸为什么要杀我们?”

    死人脸?!王元光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想一想对方表情不多,又肤色苍白,看起来还挺像是死人脸的

    “我不知道”王元光摇头说道,秀气的长发微微晃动

    “对方认出我们是天定宗,也选择了在最危险的时候动手是狭路相逢,也是专门杀我们恐怕是我们天定宗的仇敌一流”

    陈红玉甚是英气,转头说道

    燕紫云嘀咕道:“能进入真魔界的就只有我们灵胎境,小虾米而已不可能在外惹是生非,对方专门找我们麻烦,肯定是世仇都是那些老不死,或已经死了的惹的麻烦,我们差点遭了报应”

    所谓的灵胎,便是张宁这些人的境界

    灵胎,道基,丹液,金丹,元婴

    中世界最为顶级的大人物,便是元婴境有信心想要前往大世界,或是主世界去闯荡的元婴,便会离开中世界

    而得到真魔界的昔日那魔宗设置了七十二竹简,作为钥匙进入真魔界也设置了一个规则,能进来的都是灵胎境

    而燕紫云分析的很对,对方肯定是世仇,也就是老不死的惹的麻烦但她如此不敬师长,前辈,被王元光狠狠的瞪了一眼,燕紫云撇撇嘴,很不服气

    老娘又没说错,老娘最讨厌祖宗留下的麻烦事情了

    “那人是魔修,而且是真魔一流而真魔一流在整个诸天都是少见的”说到这里,王元光看了一眼张宁,这人就是少见的

    然后王元光继续说道:“诸位师妹刚才看到那人出招,可对此人来历有印象?”

    “没有”

    “没有”

    “没有”

    钱素素,陈红玉,李牡丹三人摇摇头道,燕紫云没有回答,她是小师妹,入门最短,了解才怪了

    张宁当然也是一无所知,于是那个魔修,便成了不知名的袭击者,诨号“死人脸”,疑似与天定宗是世仇

    总而言之,乃是不了了之

    又行了不知道多少的路,只知道又经过了五次的修整,张宁一行人又一次开始赶路

    天空中仍然是那一颗圆球,妖气与魔气一半一半,互相撕咬,势均力敌

    四周仍然是无穷无尽的魔气,能见度极低,也压制佛元,真元又要对付层出不穷的怪物,使得众人不得不时停下来,依靠服用丹药,补充真元

    “不愧是传闻中的,与阎君,佛陀,道祖,魔天大圣们一般古老的存在,强大的不可思议他死后的身躯,竟然有这般的庞大”

    燕紫云仍是老样子,好好的长裙穿成了短裙的感觉,露出洁白小腿,右手持剑,时不时的耍了一个剑花,羡慕道

    她立志要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而在这危机四伏的诸天之中,这一尊死去的魔圣,也应该算是自由自在了,能遏制他的已经极少了

    而传闻中类似于魔圣这样强大的存在,活着的时候,并非是这样庞大的只有自行释放,或者是死亡后,才会这般庞大

    正所谓仙佛一滴精血,从仙佛身上落下的时候,只是那么一滴血但是落在地上,便成了一片血海

    仙佛活着的时候,会凝聚**,力量

    而待仙佛死亡的时候,力量便会释放,尸体便也无边广大

    “但是如魔圣这样强大的存在,却也已经死了,死在了这里而且死亡的,还有与他一般强大的一头大妖所以做人一定要谨慎猥琐一个字,苟只有苟,才能长生万万年”燕紫云又从中领悟出了一个人生至理,脸上闪烁着悟道一般的光彩

    “你自言自语个什么”王元光王师姐又瞪了一眼燕紫云

    张宁对此已经古井无波了,这个疯婆娘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

    便在这时,张宁停了下来,蹙眉望向左侧而王元光等人也是极为机敏之人,她们见张宁停下,便也变换阵型,王元光来到了张宁左前方,顶在前头

    钱素素,陈红玉分别落在了王元光的左右两侧不变的是张宁,李牡丹,燕紫云,仍是被保护的对象

    便在这时,王元光等人也听到了声音

    黑暗之中,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脚步声非常奇怪,从细微之处可以分辨出,来者有八只脚

    仔细一听,可以听出对方并非是人应该是两头妖,或者是魔气中的怪物,因为对方的脚步声很奇怪

    似乎是后足蹦起,前足先落地,然后后足又蹦起

    很古怪

    “黑玉妹妹,你别跑啊跟我一起啊这个鬼地方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我们的妖元被压制了,腾云驾雾本来是我们的本能,几乎不消耗妖元但是在这里,却是要极大的消耗妖元又有层出不穷的怪物,我们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啊”

    黑暗中,响起了一个小男孩的声音,男孩的声音有些焦急

    “青木哥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寻找出路才好啊这个地方太大了,两个人在一起很难找到出路呀”

    黑暗中响起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脆生生的

    “黑玉妹妹,我们分开找,就算找到出路也不能通知对方啊那和两个人一起找又有什么区别?”

    小男孩的声音很无奈

    “青木哥哥,就算是不能通知对方但是两个人分开找,增加了找到出路的几率呀哪怕一个人走出去,一个留下来走出去的那个人,也可以通知长辈,搭救留下来的呀”

    小女孩很认真的分析

    不久后,张宁一行人便看到了前方出现的人,或者说是蛟一头三尺长的独角黑蛟,一头四五尺长的无角青蛟

    黑蛟在前,青蛟在后二蛟都是蹦跶着前行,也就是前足先着地,后足落地,然后后足蹦跶

    这便是刚才众人听到的脚步声,很奇怪的原因

    “哈哈哈原来蛟在不飞的时候是用这种方法赶路的”燕紫云笑的肚子痛,弯着腰,胸怀一阵波涛

    虽说确实戳中笑点,但是其他人都没有笑

    王元光等人一阵警戒,戒备,在这个真魔界之中出现妖也非常正常,狭路相逢,一般也不会动手

    但偶尔也发生意外,而蛟乃龙属,在妖族之中也有非常的地位,战斗力极强

    这两头是幼蛟,但幼蛟不等于是人类幼崽对方可能比她们还强大

    张宁则是稍稍蹙眉,他又怎么会不认得那小黑蛟那不就是永宁江老龙王之女,墨黑玉吗?

    大家一起坐在一起吃过酒的

    至于那青蛟,张宁没见过但猜测对方也是来给老龙王贺寿的龙属,因为是妖,所以被安排在了别的偏殿,所以他没见过

    张宁虽说是跟着李元霸去凑热闹的,但是到底吃了老龙王一顿酒,遇到人家女儿,总该庇佑一下

    但是墨黑玉身后跟着的那头青蛟

    张宁决定静观其变

    “黑玉妹妹,别跑了,前方有人而且气息都挺强的我们未必打得过他们”青蛟也就是青木哥哥,也发现了张宁等人,不由停了下来,焦急的喊住墨黑玉

    但是墨黑玉却是跑的更快了,竟然腾云驾雾飞了起来,直扑张宁而来,脆生生说道:“张宁哥哥,我是黑玉啊我们见过两次,一起吃过酒的我们一起啊”

    师姐们本在戒备,李牡丹随时可以祭起三才四极阵,但听了墨黑玉的呼喊,便稍稍迟疑了一下,看向张宁

    便在这功夫,墨黑玉便“咻”一声飞到了张宁的身边,然后树袋熊一般的挂在了张宁的身上

    三尺长的小黑蛟,在张宁的脖子上绕了一圈,然后蛟头靠在张宁的面颊上,脆生生道:“张宁哥哥”

    张宁只感觉脖子有些凉凉的,却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他转头看向了墨黑玉,点点头,然后抬头看向了青蛟,青木

    那青木在远处直跺脚

    “黑玉妹妹,你就跟这人族小子见了两次面,吃了一顿酒你跟他在一起也不跟我在一起”

    青木很生气道

    “青木哥哥张宁哥哥人很好的,乃是桃林寺金刚院法空大师的弟子,祖能师傅的八拜之交,很可靠的你也跟我们一起啊”墨黑玉则是脆生生的回答道

    “哼,我才不跟人族在一起呢他们会吃了我”青木冷哼了一声,然后便抛开了,腾云驾雾逃也似的跑开了

    从青木与黑玉之间的谈话便可以看出,腾云驾雾在此消耗极大,而青木却是腾云驾雾离开,显然是在逃

    而看着青木离开之后,墨黑玉长出了一口气而燕紫云,张宁,王元光,钱素素,陈红玉都是齐齐看向墨黑玉

    都是机敏的人,哪里看不出来墨黑玉这是在摆脱那青蛟啊只是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恨,让这黑玉这么怕那青蛟?

    不都是龙属,幼蛟吗?

    墨黑玉被众人看的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然后她乖乖的从张宁的脖子下来,在一阵黑雾中化作了一位四五岁的小女孩

    黑发如顺滑,头扎总角系着黑丝带,一袭黑衣,肌肤雪白,眼睛大大,红唇粉嫩墨黑玉转头看了看,很自然的张开手臂,扑向了胸怀最大的燕紫云,挂在燕紫云的胸上

    燕紫云感觉胸一重,然后打量了一下师姐们的胸怀,感觉到了自己的出众,也挺开心的抱住了墨黑玉

    这小家伙,眼光独到

    “黑玉,你很怕这头青蛟?”燕紫云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墨黑玉的小脑袋,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