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夜雨离去无归期
    阿烛虽说心里不好受,可接受了晚上离开的事实,时间越晚反而越心安甚至没了起初的害怕,只剩一股释然但她觉得自己见不到姥姥了,那种不孝的愧疚,令她切身体会到了一些人世的道理并懂得

    生而为人,最对不起的,恐怕便是自己的父母阿烛没有父母,她是血神大人的一道神识,可对不起姥姥对待姥姥,阿烛一直都是索取,她答应姥姥要给他剥软糖吃,那样就算姥姥牙齿不好,也能嚼动可她恐怕会死,且不知死在何处

    阿烛看着窗外,她想姥姥了,她想回家了可此时的想,只是遥遥无期的事

    傍晚出门时,她已能正常的面对夏萧,只是依旧没有好脸色,也不可能再对夏萧嘻嘻哈哈见到句芒和晓冉,她朝他们挑了挑眉,夏萧虽说有些不愿,但还是点了头,阿烛因此提着饭上楼,按着师父教自己的办法再制一个护腕

    和往常一样,到了时间夏萧和阿烛便休息睡觉平时这个时候,晓冉会和句芒一同在院外,像一棵树般度过漫长的夜晚时光,等待白昼的阳光可今晚,她也待在自己的房间,和夏萧一样将护腕压在枕头边

    三人都在默默的等,等时机到来等夜深,可这种煎熬的感觉,令他们都没有睡着

    夏萧是三人中最精神的,他闭着眼,可一直在想事他和句芒都没有说出上善的事,阿烛也没有,那晓冉是如何知道的?夏萧一直没有问,只是默认带上她如果有她在阿烛身边,句芒便能腾出手,他的战力也将更强,可这又是一个谜团

    莫非世上真的有如此精确微妙的心灵感应?夏萧信,可不禁觉得奇妙但脑海中的那个女人始终没有说话,应该也是默许

    离出发只有不到一个时辰,夏萧一直在心中倒数时间,内心逐渐不安,似知有大事发生,可又难以阻止,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最后半个时辰,夏萧在被窝里紧捏拳头,时间一秒一秒的在他倒数中流逝

    很快,他们都将踏上一段未知的路,生死难料,结局难知夏萧憋着一口气,无论如何都要让阿烛活下去,当然,晓冉也不能死,自己也得安然无恙,上善更是不能出事所有人的性命,夏萧都要保住!

    在黑暗中的那个女人面前,夏萧依旧显得无比贪心可他瞒着学院,瞒着自己的家人,如果这样都没有一个不错的结局,怎么对得起陪自己冒险的阿烛和晓冉?

    最后一刻钟,不知是心理作祟还是天地真的安静下来,夏萧听到夜雨一瞬下落,如一把漆黑的刷子猛地降临人世夏萧的心没有因此平静,反而为那最后几分钟着急等待的最后总是格外漫长,一秒钟都像过去许久,可时间终是会过去

    手掌插进枕头下面,拿出一个护腕,夏萧将其戴上时,阿烛蒙在被子里的眼睛睁开了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隐匿气息的力量正在共享,随后,这股力量又被另一个手腕拿走许多,令她有稍许的累但她现在可是尊境幼龄的修行者,那种感觉并没有多重,更不可能将其压垮

    晓冉一直在用元气观察夏萧,当他气息消失的那一刻便戴上护腕等其门响,匆忙穿好裙子的她也打开门走出去隔着客厅,他们对视一眼,晓冉见到夏萧眼中有几丝痛惜,也有几丝坚决

    背上包,夏萧带着晓冉出门,阿烛则摸了摸豆豆的头,轻声说:

    “等我回来,乖”

    阿烛逃不过豆豆的察觉,她摸了摸它的头,背上包离开看着关上的门,豆豆摇着尾巴,情绪复杂,不知为何便叫了一声手臂撑着身体,跃过栏杆的阿烛从五楼跃下,微凉的夜雨滴在身上,令其心生不妙

    “豆豆,要被你害死了”

    阿烛从雨中跑到屋檐下,也走到夏萧和晓冉身边,面带自责的神色,焦急而压低声音,问:

    “现在怎么办?前辈会不会感觉到?”

    刚才那道犬吠夏萧和晓冉也听到了,它在极静的夜里显得无比突兀,也将他们这颗做贼的心惊得直跳不过夏萧倒没有阿烛和晓冉那么慌张,只是带着她们走到楼后

    “前辈恐怕早已看穿,我们继续就好”

    元气避雨,身上未沾湿,夏萧心也未乱他总觉得自己做这么多,前辈不可能没有察觉,但有察觉更好在瞒住黑暗中那个女人的同时,若能令前辈有所准备,便是理想中的最佳状态

    夏萧总觉得笛木利前辈和大师姐已知道自己反常之因,未道破是想将那女人引出来这么觉得其实也没错,但究竟为美好的幻想还是现实只有等事情发生时才能知道

    背后张开双翼,夏萧提醒道:

    “准备走了”

    晓冉化为原形,这是一只和句芒体型相当的优雅白红灵鸟她扇了扇羽翼,淡淡的元气并不耀眼,可呈球状,能为阿烛遮挡风雨和寒冷,只留春日的温暖但相比接地气的句芒,晓冉显得太过高贵,令晓冉不知该怎么上她的背因为不管是怎样的动作,都显得太过不尊敬

    最终,在夏萧靠近阿烛时,她跪到晓冉背上不经意间的退后动作令夏萧心寒,可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有什么资格多说和怪罪?

    蒙着夜雨,于夜幕当中,夏萧和晓冉阿烛快速升上天空,迅速朝北方而去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极远,是勾龙邦氏最深处的草原,以他们的速度,估计要花费近半个月时间但这长路漫漫,夏萧总觉得还有别的事会发生

    晓冉和阿烛尚未回头,夏萧却暗中瞥了一眼看着逐渐远去的通天峰和山腰小镇,还有即便在夜里也依旧美丽宁静的桃林,他的情绪逐渐低落

    此路无比漫长,此路危机四伏,他将二女带离安全屋,就得护她们周全,可这是何等的艰难,他又是否有那能耐,能保护好她们总之,一定要平安去,平安回他与晓冉一路北飞,速度逐渐加快

    破晓时节,夏萧害怕学院发现自己不见,并迅速将自己找到又怕他们不寻自己,那样他们进入勾龙邦氏增援自己的速度将很慢

    学院不会让夏萧失望,他们比夏萧想得要聪明就算加上前世的年龄,夏萧加起来也不过四十岁,可笛木利大师姐加起来,近有三百来岁可论演戏,谁都不比谁差可何时行动,何时出发,稍稍差错那么一点,把玩时间的夏萧便会深受其害,可他总觉得学院能在该出现时出现况且,勾龙邦氏中还有游走天下的走首教会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