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天漠红着双眼看着幽冥阳等人,仿佛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样现在的天漠不像人类,更像是一个恶魔

    天漠的样子让幽冥阳想起了三年前和天漠那次在半决赛的情景,虽然那时天漠并没有使用这种技能,但是天漠的状态和那时一样,红着眼睛,随时一副把对手撕碎的样子

    “天漠,你想干什么??”幽冥阳大喊

    “你们敢弄伤我们的人,我要你们全城人来陪葬”天漠说道,此时他毫无感情,仿佛并不在意东木城里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平民,他们和天漠无冤无仇,如果天漠真的发动起技能来,东木城不知得有多少人命丧于此,那么天漠和海珑大祭司又有什么区别

    波利现在非常想要在幽冥阳面前立功,所以冲在了第一线,距离天漠和南德娜比较近

    迎着强大的灵压,波利开始拿着刀靠近天漠

    南德娜眼睛一撇就看到了波利,吓得她本能抓紧了天漠的脖颈,天漠也感受了南德娜的异常他低头一看,南德娜有点发抖天漠再抬头一看,身前不远处,波利的手上还带着鲜血,这里其他人的手里却很干净,天漠略微思索了一下,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就是那个人对南德娜动刑的

    天漠血红的眼睛瞪了一下波利,波利当时就停住了他在审讯室当值了那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但是他却被天漠给镇住了

    “不要让他过来,就是他拿刀割我的”南德娜颤抖的说道

    天漠生气了,原来罪魁祸首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将头微微一歪,诡异的看着波利

    波利有点打怵了,天漠的这个表情太微妙了,波利伤害过那么多人,那些人在受刑时各种表情波利都见过,但是天漠现在的表情让波利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天漠一抬手,无数的邪灵从地面冲了出来,夹带着渗人的嘶吼,东木城上空都是这种邪灵,这些邪灵在人群中随意划过,冰冷刺骨

    接下来,天漠一握拳,许多的邪灵扑向波利,将他团团围住,波利立即发出悲惨的嘶嚎这些邪灵围绕的越来越紧,周围的人都能听见波利骨头碎裂的声音,血肉从重重邪灵中流淌出来,波利在这种强大的扭曲压力下,面部表情变得越来越狰狞,眼睛也开始渐渐突出,最终从眼眶里挤了了出来这种情况在场的人都感到既恶心又恐怖

    最后随着一声爆炸响动,邪灵四散而去,地上只剩下一摊肉泥这一幕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南德娜她没想到天漠如果真的出手会如此凶狠

    小奥也稍微有点震惊,天漠平时看起来有点内向,与世无争,人畜无害,但是动起手来也是会杀人不眨眼的

    剩下的卫兵脊背发凉,如果天漠开始对他们动手,结局可能也一样,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天漠则依然显得很冷漠,这要是几年前,估计自己都会吓得半死,但是如今的天漠有时真的很无情,尤其是对敌人

    东木城里的邪灵越来越多,天空中不断划过一道道邪灵飞过的痕迹,城里的人都感到了极度恐慌

    幽冥阳也感觉到东木城今天可能就要毁灭在天漠手里了

    南德娜和小奥都感到了不妙,“天漠,这里无辜的人太多了,请你放过这里的老百姓”南德娜从天漠怀里站了起来,恳求道南德娜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她不希望这里的平民受到伤害,那个邪恶的波利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她希望天漠可以停下来,不管怎么说这里名义上还是亚伦盟国的土地,如果天漠在这里大开杀戒的话,也许会成为幽冥属地以及亚伦盟国的公敌

    小奥也将一只手放在了天漠肩膀,低声说道,“我们撤吧”

    天漠听到了南德娜和小奥的话,内心也有了点波动,他抬起血红的眼睛看了看四周,东木里全是邪灵飞舞,只要天漠稍微一用力,东木也许就会不复存在

    东木城的卫兵面露惊恐,他们不怕打仗,为了幽冥属地的安危,他们可以和任何敌人开战,但是天漠在他们眼睛已经不是敌人那么简单了,他就是操控邪灵杀戮的恶魔

    一向都很骄傲自负的幽冥阳也被天漠的灵压死死压制住了,他已经无力反击看着身边不断飞舞的邪灵,幽冥阳也有点心慌了

    这时天漠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用一只手扶住了额头,心里默默嘀咕,“我在干什么?我只要救出南德娜就好了,没必要继续杀戮东木城的老百姓”想到这里,天漠的眼睛也开始慢慢褪去血红,出现了正常的颜色他回头看了看小奥,“我们走!!!”

    小奥知道该撤退了,他一手抓住天漠,一手抓住南德娜,趁着这里的所有敌人都被天漠的“死神降临”死死压住之际,再次使用时空魔法,带着天漠和露西亚从东木城里转移了

    天漠一离开东木城,天空中的骷髅也就开始如乌云般散开了,东木城里的那些邪灵也都嘶吼着消失不见几分钟之后,东木城恢复了正常

    所有人都深深呼了一口气,他们差点就成了死神降临的牺牲者很多人都吓得瘫软到了地上,包括东木城里一些训练有素的士兵

    幽冥阳等到邪灵消失之后,极其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这里安全了,他也才放松了一些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况,南德娜已经被天漠他们救走了,估计就算现在派人去追击,也很难找到了,更何况,经过刚才天漠地狱诅咒的惊吓,许多士兵心里都留下了阴影

    站在窗边的幽冥熠发现东木城已经从刚才的危险境地中脱离出来了,他也收掉了身边那些阴阳咒印他身边的沙影也从灵压中缓过劲来

    “结束了吗?”沙影走到窗户边往外看了看,天空已经正常了,城里的那些邪灵也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