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枉死之纹
    随着清幽的笑声,穿着大红衣裙的岳绮罗从棺材里飘了出来

    一张小瓜子脸莹白如玉,两道如画的柳眉,一双秋水盈盈的眼,连两片粉红色的小薄嘴唇都是特别的嫩

    陈勾似笑非笑的打量,从外表上根本无法看出她的年龄

    十二三岁是她,十四五岁也是她,十七八岁也对得上,一身红裙盛装,像是将要出嫁的新娘

    岳绮罗飘在半空,低头看着陈勾,用细细的声音问道:“还在想什么?我看你救我出来的份上,才给你这个机会,不然早就把你吸成人干了”

    陈勾正色道:“虽然我并不介意被包养吃软饭,但你还养不起我”

    岳绮罗听了并不生气,一眨眼睛,惊奇道:“那你倒是说说谁养得起你,嗯?”

    陈勾左手捏着佛珠,笑道:“怎么也得是嫦娥这种级别的女神吧?”

    “哈哈哈……你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或是遭天打雷劈?”岳绮罗咯咯的大笑起来

    陈勾搓了搓脸,说道:“怕啊,所以把你杀了灭口怎样?”

    岳绮罗从半空落下,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踮在棺材前沿上,饶有兴致的低头看他:“你既然找到了这里,该不会不知道岳绮罗有多么可怕吧?”

    陈勾神情古怪,然后突然往后一蹦,像诈尸一样,惊恐道:“你……你……就是一百年前被青云观封印的邪魔岳绮罗?”

    “现在才知道太迟了,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没珍惜,所以我现在改变主意,直接把你的魂魄抽出来吞了”

    岳绮罗银铃似的笑了一串,然后从棺材上轻飘飘跃下,张开十指朝陈勾扑了过来

    这时,陈勾戴着狡狐项链,无论是用眼睛看,还是用神念感知都不强

    而鬼相如来也被挡在了门外,所以岳绮罗嘴角含笑,异常自信

    对于被封印了一百年后第一个吞噬的灵魂,她还是很期待的

    然后……

    笑容在最灿烂的时候戛然而止!

    一道烈阳之怒迎面轰在脸上,岳绮罗整个人像是被巨锤轰中

    先是秀气的脑袋先后仰起,接着整个人都被光柱按着向后飞了出去,狠狠撞在石墙上

    等她回过神来时,就已经是披头散发,脸上也乌漆墨黑,被雷火割裂和烧焦的伤痕密密麻麻

    如果说之前是我见犹怜,即便明知她心肠歹毒,也忍不住想要怜惜,那现在就算是把张显宗抓过来,他也不想多看一眼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岳绮罗被烈阳之怒随后召唤的烈阳巨人长老用雷霆锁链捆绑,又气又怒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现你有两个选择”

    陈勾也来到棺材沿上坐下,翘起二郎腿道:“第一,我把你直接炼化,灰飞烟灭……”

    不等他说完,岳绮罗就呵笑打断道:“我灵魂不死不灭,你就算抓住我也只能继续封印,杀不了我的”

    陈勾手掌平伸,凝结出一枚冥王之印,扬起下巴:“认识吗?”

    岳绮罗瞳孔猛然一缩,惊骇道:“这是……”

    三秒钟后……

    认真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你这么大反应,调戏我?

    陈勾走过去一指将冥王之印直接按在她眉心,就准备开始炼化,先让她尝尝厉害

    这时,岳绮罗眼眸深处寒光一闪,被绑在身侧的双臂袖笼中突然各飘出两张红色的纸人

    由于被封印前和青云观的人大战过,所以她身上根本没有预备的纸人,战力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

    而这两张用鲜血浸染过的血色纸人,是压箱底的最后两张了,贴身藏着才没被青云观的老祖搜出来

    纸人凌空飞起,而她同时念念有词,最后对着陈勾猛然吹了口气,大喝一声:“去!”

    两张纸人立刻化作人形,张牙舞爪扑向陈勾,身上萦绕着妖异血光,才靠近就让人感到心神不宁,有不祥的气息

    陈勾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突然两只符文到手同时从左右两侧凭空凝聚,凌空一抓就将两个纸人捏在手中,然后五指收紧,“嘭”的一声捏成粉碎,挫骨扬灰

    虽然两只符文大手也受到污染一般,随后就化作血色能量崩溃,但并没能伤到陈勾本体丝毫

    “怎么样,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还有没有其它手段?”

    陈勾手指按在岳绮罗眉心,冥王之印疯狂闪烁,已经抽出了她一缕魂力

    虽然速度的确比以往慢得多,但却证明她的巫魂在冥王之印面前是可以被破的!

    岳绮罗一脸焦黑,震惊之余问道:“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陈勾回道:“我这里还缺个使唤丫头,你意下如何?”

    “人家不想当丫鬟”

    岳绮罗连连摇头,可怜兮兮道:“我给你当夫人好不好,你这么厉害……除了你这世上没人配得上我,除了我这世上也没有其她女人配得上你!”

    她这话倒也不是完全被形势所迫,而是有几分真心的

    一直以来,她也承受着孤独的折磨,只不过她灵魂几乎不老不灭,发自内心的觉得没有哪个男人配得上她

    原剧情中之所以缠着无心,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认为肉身不死的无心和灵魂不灭的她完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无心是把岳绮罗从封印中救出来的人,所以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执念

    “不行”陈勾直接摇头拒绝

    “为什么?”岳绮罗不解

    “你不配,而且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长得不好看么?”

    “长相还行,就是太小了”

    “我一百多岁,你说我小?”岳绮罗不服气了,为了争辩,甚至不惜自爆年龄

    陈勾瞟了眼她的胸脯,叹道:“我不是很想伤害你,但你非要我解释清楚的话,我只能说……我喜欢抱起来有距离感的那种,懂了吗?”

    “……”

    岳绮罗足足沉默了几十分钟,好像受到了巨大打击一样

    最终,幽幽说道:“懂了,我答应你但你也记着……我岳绮罗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陈勾微微一笑:“世界这么大,你应该多去外面走走”

    “什么意思?”

    “滚!”

    由于岳绮罗本身就不是什么正经人,所以陈勾跟她说话也就完全没有顾忌

    用冥王印转化成冥将的过程很快,冥王印融入其脑海,然后直接烙印在巫魂上就算完成

    陈勾立刻感觉到与岳绮罗建立了一道神秘的灵魂感应,可以直接传递想法

    与此同时,陈勾赐予她的是大蛇八种力量中的死之力

    天国八杰集中掌握死之力的是薇思,招式主要以力量强大著称,并不像四大天王那样可以驱使风、雷、火等可以看得见的异力

    但理论上,既然都是象征八岐大蛇的头颅力量之一,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区别

    所以唯一的原因,就是薇思对死之力的掌握程度,不如四大天王

    如果她也掌握到极致,应该也是有可能激活死之异力的

    当然,陈勾没有想这么多,他只是觉得岳绮罗的技能属性和死之力比较契合一点

    死之力的融合有一个过程,岳绮罗被冥王之印转化后,就坐在那里,身上开始散发出浓郁的死亡气息

    这一步一定会成功,区别仅与死之力融合的深度和多少而已

    陈勾这看着岳绮罗陷入沉思

    他之所以给岳绮罗一个名额,最大的原因还是“巫”这个字

    巫阵、巫法!

    如果说乱葬岗下面的古墓和岳绮罗修炼的巫法完全没有关系,陈勾是绝对不信的

    他心中已经有了几个合理的推测

    譬如这个世界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小世界,而是和白蛇世界一样,与山海经世界这样的更高层次世界有联系

    而那古棺、饕餮和巫法,则全都是从山海经世界来的……

    只是不知道过来的原因

    以及岳绮罗是怎么得到巫法的?

    不过等岳绮罗醒来,应该就能直接问到答案了

    片刻后,水潭另一边的水道里忽然传来异响

    陈勾心头一动:无心下来抓鬼了?

    这个时候被无心撞倒可不是好事,他还等着从女鬼手里把顾玄武救出来,让他认爹呢

    好在这时,岳绮罗也融合成功了,并且死之力对她的提升超乎预料的惊人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品阶从著名级巫灵直接晋升到了史诗级巫灵!

    要知道,品阶代表着先天潜力,一般情况下是非常难提升的

    具体的实力提升方面,陈勾通过冥将之间的特殊感应可以直接查看

    让他再次惊叹的是,死之力与巫魂结合,居然直接诞生出了类似于荒狂之电或宿命之焰这样能够具现的异力——枉死之纹!

    作用神秘而繁多

    其中最强的一点就是死纹法力可以让岳绮罗召唤的鬼怪或纸人,吸收附近的死亡之力后在身上凝聚出枉死之纹,从而发生异变,战力成倍暴增

    “外面有个法师要过来抓鬼,让你的鬼仆去把他赶走”

    陈勾直接给岳绮罗传音,临了又目光幽幽的补充道:“把他收拾得惨一点,另外上面还有个军官,就是鼻子朝天的那个……狠狠吓他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