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沉稳圣皇,一事三改(求订阅)
    荒兽和人族的战争持续了太多年

    杂血、遗种的侵犯一刻都没听过,而往昔,人族之北,四凶更是把人族看做自家的血食圈养

    多少年来,人族只能依靠守护大阵自保,那也是一代圣皇留下的大阵

    而如今,原来的圣武皇朝覆灭,魏龙履极,开辟古华皇朝,将人族传承,从血脉传递,变成了族运传承

    荒兽和人族的矛盾,所为从来都是界域之尊,能够族群享用偌大界域

    若是溯本逐源,阴极界还是妖魔山的底蕴之地,是其传承重地

    无数故事,交织在了一起,已经不是寻常仇恨,而是有关于资源空间的争夺

    轰!!!

    天地中传来一阵轰鸣,领头老龙全身金甲,挡住了燕昊的一剑,而只是剑气余威,就让下方大地出现一道深有千丈的裂痕

    “我敬你是人族圣皇,而我荒兽一族已经让出千万里疆域,为何还要苦苦相逼?”领头老龙没了往日的跋扈

    往日纵使安寒还在,那个女疯子让其头疼,死去的强者,让其心疼,但依然有底气在

    即使死绝,领头老龙,也可以大喊一句:你们定然会付出代价,我还会回来的!

    因为背后有妖魔山,有一尊能够为其复仇的强大族群

    妖魔山历练传承者,向来和人族不同,即使领悟大道,参悟玄奇,但妖魔山本质是荒兽一族,纵使化形,内在不会改变

    所以以力著称,而界域外的探索,更没有什么分身可用

    一来本性在此,荒兽一族残暴血腥,就连纯血荒兽内在也是如此,而第二点也是荒兽本身肉身强悍,不同于人族,制作分身,难度很大

    领头老龙一行人也是如此,死去了就是死去了,不似人族那些名门的传承者

    而一旦失去了妖魔山的支援,心中总觉得少了一些东西

    领头老龙所言,也是通过传音手段

    燕昊也听到了,目光只是微微一闪,手中长剑再次击出,随着血祭不朽宝骨,纳入阴极界的运转规则,燕昊逐渐破而后立,原本锐不可当的圣皇之剑,剑气纵横也无法让他受创

    “荒兽和人族之战,由来已久,直到另一方彻底依附,才能终止”燕昊挥剑之余,沉声说道

    领头老龙面色不变,“我荒兽一族若是奋起一搏,人族也有灭族之忧!”

    没了妖魔山的支援,荒兽一族实力也不可小觑,领头老龙自觉妖魔山发生了变化,他将荒兽的实力,做了更为细致的梳理

    没了外援,只能自救

    荒兽一族若论势力,纵使如今,也要比人族强大不少,唯一让领头暗恨的,是丝毫没有法度

    以往的荒兽共主,也就是死于魏龙手中的老龙,为了界域自救,想要催发两种本源,等待时机之余,也是自信压制人族,四灵不出,五龙隐世,仅仅是四凶就足以让人族焦头烂额

    也正是如此,在这个以血脉论的世界,几乎一个荒兽生下就决定了未来的实力,杂血的种,依然是杂血

    更没什么异兽一说,如妖魔山虽然血脉高贵者,实力也是强大,但因为领悟道韵,也有能够重新洗练自己血脉,走上仙人之路的存在

    那些能够以寻常血脉,成就仙人的强者,几乎可以说另外立了一个强族

    反观阴极界,杂血、遗种、凶悍遗种、纯血,彼此之间,没有什么用来,更没有什么规矩

    当然,这一点也和杂血荒兽没有多少智慧有关,但遗种往往能够有基本的判断,却也是一个个无法统筹

    而人族一方,那就正好相反,即使也有诸多弊端,但荒兽一族可以看做原始部落,而人族至少能够视作封建时代,彼此的洞天,就是旧时的门阀

    也有不入洞天,无法得到高远传承的缺点,但总归比荒兽一族强大

    若有强援,荒兽一族自然可以保持天性,因为久远之前,阴极界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磨炼血脉,越是凶残,最后锻造的荒兽之躯,越是强大

    可此时恰恰相反,领头老龙只有阴极界内的力量可用,他也暗恨了

    无论如此,如今的荒兽一族和人族还保留着交战的潜规则,那就是强者对强者,弱者对弱者

    领头老龙的话,也是一个可以做到的威胁,若是荒兽一族强者,不顾生死,袭击人族弱小存在,即使有守护大阵守护,也会死伤无算

    魏龙也是无言,他不是不相信领头老龙的话,而是如今的荒兽一族还没被逼到尽头

    “如今阴极界还有一半疆域在荒兽一族,若是你自觉前路无望,大可以杀戮一番只是那时候,进入了守护大阵,你们如同把后背交给人族,杀死人族千万,能够抵上纯血荒兽一只么?”

    燕昊早已习惯了领头老龙的威胁

    燕昊知道这些古老纯血不会在乎普通杂血的死活,这就是荒兽一族传承的特殊性,而人族却不能坐看普通人被杀戮

    这也许就是荒兽一族的落后优势吧

    若是人族被屠戮千万里,杀死民众亿万,一定会引得人心惶惶,因为如今的强者,纵使燕昊出身燕国王族,但追溯以往,也是从一个普通人走出的

    这就是人族的传承

    荒兽一族只要纯血不死绝,普通杂血就不在乎了

    燕昊在意却不会如此说,而是说,若是纯血荒兽破坏了规矩,杀入了守护大阵,那就放任你们杀戮,只是在大阵中,人族强者也能杀戮纯血、古老纯血

    纯血荒兽可以不在乎杂血,但不能不在乎自己

    果然,领头老龙不再多言

    领头老龙和燕昊大战了三天,等到两人停手,其他人族强者和荒兽一族的强者,也是各自脱战

    “没了安寒,然而燕昊心智更为沉稳,没有丝毫冒进”领头老龙看到脱身的燕昊,彼此都奈何不了对方,燕昊有最强的剑,而他金甲,则是最强的盾

    自从安寒超脱,这样的战事不止发生过一次了,领头老龙也用语言刺激过很多次,但燕昊从来不应

    不到万不得已,领头老龙自然不会抛弃潜规则,不是因为他高尚,不愿屠戮普通人族,而正如燕昊所说,进入守护大阵,那真是进入容易,出去难

    “燕昊挑起战争,也只是磨炼强者罢了”领头老龙望着井然有序退去的人族金身强者们,又看了看身边,血气汹涌,无法压制的手下,有些无奈

    领头老龙感受到了燕昊的成长,不是实力的成长,而是做事越来越大势滂沱

    “若不能做些什么,时间越长,人族越强啊!”领头老龙心中叹息

    随后,领头老龙身躯一震,大吼一声,“人族逃窜,不要再追,否则容易被围攻,还是尽快消化所得”

    领头老龙心中所想,和言语恰恰相反,无比激昂,语带讽刺道:“人族圣皇恋战,人族距离覆灭不远了!”

    一众纯血、古老纯血:w(?Д?)w

    其中不乏一些阴极界土著,自从第一代真龙族长超脱之后,这支援从来不是快了快了,就是马上马上

    这马有多大,到现在都下不来!

    ******

    ******

    荒兽一族受困于阴极界,而在无尽虚空之外,妖魔山还有事务商议

    吞星妖主、裂天妖主皆是异兽出身,还是空间、虚空有关领域的强者,实力强悍,就是在仙人之中,也是强者存在

    两人在前,镇压一切,而在其后,则是栖凤山的山主火凤大尊

    相比于两位妖主,火凤妖尊气息衰落,他可是实实在在被魏龙斩杀了一次,还是自身的天赋强悍,能够浴火重生,才能逃过一劫

    然而浴火重生只是关于凤凰一族的传言罢了

    只是凤凰一族生机强悍,有生机不灭之能,而这又是凤凰最为核心的秘密,久而久之,传言之下,就成为了浴火重生

    火凤大尊就是凭着生机不灭,又是遭遇魏龙分身,才能逃过一劫

    侥幸活下来,已经是气运有加,想要快速恢复,那就是做梦了

    “我看火凤大尊气息衰落,恐怕根基有损,需要静养”无尽罡风之中,裂天妖主看着勉强支撑的火凤大尊,手一挥,劈开了身前空间,为之遮挡

    “火凤一族亦是妖魔山大族,镇守北冥洲,如今魏龙异常崛起,迷雾重重,某又何惜自身!”火凤大尊神色稍稍有所缓解,但还是铿锵有力

    他们如今三人,领了九龙首的命令,前往北冥洲,也得知了魏龙窥探到了巅峰之路的讯息

    和羽化神朝的态度差不多,拿下是不可能拿下了,只能守住一方水土,不能让魏龙得寸进尺

    听到火凤大尊的话,无论是出言关心的裂天妖主,还是一旁沉默不言的吞星妖主,如水的面色,也是有所放松

    火凤大尊身为栖凤山山主,和北修联、诸神会三者联合,不仅被魏龙反杀,连带着朱雀一族的族长也殒命

    寻常时候,火凤大尊虽然只是妖尊,但因为地位问题,不逊色于他们两人,就算实力达不到,名分也有加持

    从前,火凤大尊可没如今的态度,栖凤山一度有超脱妖魔山之外的意思

    而去往协助的朱雀族长,奋力抵抗,死在了魏龙手中

    火凤大尊身为地主,却匆匆逃走

    裂天妖主、吞星妖主对他的态度能好才怪

    好在火凤大尊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你能由此一言就好!”吞星妖主闷闷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阴冷

    火凤微微色变,还是道:“此行必当用尽心力,纵使身死也要办成!”

    有了这一番表态,两位妖主暂时接纳了火凤大尊,但气氛也不算太好

    栖凤山说是一座山,实际上则是北冥洲蛮荒地带延绵数千万里的山脉,之上岩浆喷涌,有一座座奇异火属圣地,最为特殊的还是最高山峰,隐隐能听到鸾鸟鸣叫,那是和凤凰有所联系的珍兽,有时还能看到火凤飞天,那山峰高有几万丈,直入九天,不同于寻常气象,上面一颗颗巨树参天,那些树木气息不凡,乃是火凤栖居的梧桐宝树

    这座山脉的主人,就是凤凰的分支,火凤一族

    只是栖凤山之上早早有大阵开启,火凤出动,百鸟朝圣,无数鸟属的荒兽强者,纷纷坐镇一方,皆是因为火凤大尊迟迟未归,并且有音信传来,似乎遭遇大厄

    火凤大尊活命之后,第一反应也是前往妖魔山,面见九龙首之后,一刻不得闲,之后还遭遇魏龙虚空对战界域之地、九大道宗不可谓不刺激

    火凤大尊归来,栖凤山惊恐的氛围一边,变得欢声鼓舞起来,也没有人关心死去的朱雀一族的族长

    “随山主而去的长老们呢?”有人等了一会,却没见到随同出征的长老,“还有山中的其余人呢?”

    “统统下去,守住山门!”火凤大尊面色一沉,呵斥了族人

    火凤一族血脉强大,族人不过百,至于其他依附族群,他也只是让其镇守自家山门

    火凤大尊不仅是栖凤山山主,还是火凤一族如今的族长,寻常族人看不到吞星妖主、裂天妖主,但他能够看到还一直跟随他的两位强者

    “把最近北冥洲的情报,拿过来!”火凤大尊来到了自家的宫殿,也不停息,直接叫来了族人

    挥斥了满心疑窦的族人们,火凤大尊对一路隐藏的两位妖主道谢,“多谢两位大人护我威严”

    “方便办事罢了”裂天妖主淡淡道

    要真是他们两位妖主现身,剥夺火凤大尊权势一点都不难,还能直接压服火凤一族,但没必要

    “不要耽误时间”吞星妖主道:“如今北冥洲如何,魏龙有何动向,我要是他,定然会快速侵占北冥洲”

    “有传言北修联大肆搜集资源,这和之前的道门有点类似,应当是魏龙攻陷了北修联”火凤大尊经营栖凤山几千年,执掌北冥洲蛮荒地带亿万疆域,对于北冥洲的掌控也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没有战斗消息传来,或是北冥洲没有反抗,或者是一触即溃”火凤大尊也知道这种博弈中,他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掺和,唯一的用处就情报,若是连这个作用也无,那才可能有危险,“只是拿下北修联之后,便没了下一步动作”

    “他是在修炼了”吞星妖主道:“九龙首有言,他还未到潜力极限,从下层界域超脱,还没走完阳极界的炼魂之路”

    吞星妖主也是暗暗惊诧,魏龙到此刻,还是心思沉稳

    遥想初闻魏龙之名,只是看做变数,对待魏龙和阴极界分开处理,就连吞星妖主都有强硬姿态

    之后,火凤大尊一行人溃败,界域公敌斩杀,九龙首断言其人未死

    最后,还在商议日后应对之法,又恰逢魏龙登位巅峰之路,在虚空深处力战九大道宗以及界域公敌

    到了第二次,其实魏龙就非比寻常,就是死于界域公敌之手也没人敢小觑

    直到此刻,可谓一事三改,态度次次不同

    既然魏龙拿下了北修联,还在修炼,实力只会更强

    裂天妖主道:“他大势已成,即使初登巅峰,那也是巅峰之路,能不战,还是不要战,打打杀杀不是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