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葛家屯,亲血泪(上)
    快若闪电的一刀,直接将夏遂良的性命终结

    宋行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夏遂良的尸体重重地摔在城墙下的地上,无奈地摇了摇头

    夏遂良的剑法,独树一帜,否则的话,这个步武境四层的剑客,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杀,但却都没能杀掉

    但是,夏遂良也正是因为自己研究出了这独树一帜的剑法,而导致他之后在剑道之上,一直都没有更进一步

    这便是他最可惜的地方

    原本,以夏遂良的天赋,可以走出一条自己的剑道

    可他刚刚迈上了第一个台阶,就沾沾自喜

    也许一时之间,你的确可以成为无人能当的剑客

    可这世界上,有剑招,就有破招

    若你唯一的一招被人破了,那等待你的,便只有死亡

    这也是为何宋行当初经过考虑,不愿意加入北魏军中的原因

    在北魏军中,不仅仅是自己得到的修炼资源和行动受到限制,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在北魏军中无法让自己学会更多

    而随着你境界与实力的不断提升,你会的东西如果不能随之增加的话,那么结果便是,一败涂地

    宋行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这一次的三个任务目标,夏遂良是第一个,但还有第二个和第三个在等待着自己

    夜色之中,宋行离开了小梁城,前往下一个地方,葛家屯

    葛家屯乃是远近闻名的穷乡僻壤

    就算是有人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也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生活

    因为这里的生活条件,实在是太苦了

    可在去年开始,葛家屯这样的穷乡僻壤,却是来了很多人,而且全部都是江湖中人

    这些人来到了葛家屯,就是为了等待一个人——葛楠

    葛楠是曾经江湖之中很出名的杀手,初入步武境,便能击杀步武境三层的武者,威震江湖

    甚至曾经登上了俊豪榜,一时之间,得到很多门派的招揽

    但可惜,葛楠是一个散修,加上是杀手出身,很多大门派都不要他,而小门派对于这样的人也仅仅是利用

    葛楠兜兜转转,最终没有被任何门派所容纳,相反还耽误了自己的修炼

    后来,终于因为接任务杀了文家的一名重要子弟,被文家追杀,加上身为杀手,身上的人命太多,最终不得不亡命江湖

    但为了生存,葛楠又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在自己被追杀的同时,接受悬赏,杀死其他人

    两个月前,黄龙道的人开始重现江湖

    虽然大家都知道,现在的黄龙道远不如当初的太平道,没什么好担心的

    可就算如此,还是有一些人担心黄龙道会再次崛起,成为为祸天下的胖大势力

    于是,有人出钱雇佣葛楠下手

    短短三天之间,黄龙道在江湖之中的七个人被葛楠袭杀

    最强者步武境四层,最弱者只有步武境一层

    虽然都不是什么高境界的步武境,但也比较是黄龙道培养多年的心血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黄龙道的态度

    有人雇佣杀手对他们动手,纵然不知道背后是谁,也必须让杀手付出代价,否则大家都雇佣杀手来对付黄龙道的人,黄龙道内部也必然人心惶惶

    可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黄龙道虽然派出不少人想要找到葛楠,却一无所获

    内部对于葛楠的悬赏一提再提

    甚至一个步武境三层的葛楠的悬赏,已然达到了和步金荣差不多

    足以见黄龙道对于葛楠的重视

    这也是宋行接受葛楠这个任务的原因

    最终,江湖中人打听到,葛楠虽然四处流亡,但葛楠是一个孝子,而葛楠年迈的母亲,就在葛家屯之中

    因此,这些人齐聚在此,只是为了等候葛楠的出现

    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

    虽然背地里,不少人都做了灭人满门的事情,可表面上,大家还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因此,这些江湖中人也不敢用葛楠的母亲来威胁葛楠,只能在附近守着,等候葛楠回来,或者葛楠托人回来,从而好调查到一些有关于葛楠的蛛丝马迹

    等到宋行到了葛家屯的时候,天已然亮了

    宋行牵着马刚刚走进葛家屯,就被不少江湖势力的人注意到

    毕竟想要杀葛楠的,可不是一家两家

    见到又有人来,不少人都得到了消息,派人出来看一眼

    毕竟来的人有可能是要杀葛楠的,也有可能是葛楠的朋友

    宋行看了一眼,这些人一个个衣着破旧,乍一看像是庄稼汉,可实际上,一个个身上的皮肤却是十分干净,脚底的布鞋就算不够干净,但也都是完好无损

    这样的穷乡僻壤,恐怕都没几个人穿得起鞋,就更不要说这么完整的鞋了

    显然,这些人都是各方江湖势力派来这里,等候葛楠的

    宋行也不理会他们,找到一个真正是本地的人,打听了一个葛楠的家在什么地方

    然后从对方的家里买了几个鸡蛋和一只老母鸡,朝着葛楠的家里走去

    “这是什么人?葛楠的朋友吗?似乎是步武境的武者,但收敛了气息,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境界”

    有人趴着墙头上朝着宋行的背影看过去

    “是不是蠢?若是葛楠的朋友,这么大摇大摆地打听那老东西的住所,还拎着东西去看?找死吗?”

    有人觉得,宋行的行为太招摇了,怎么看都不像是葛楠的朋友

    “可他这模样,的确像是葛楠的朋友呀!”

    不少人的心中,也满是疑惑

    “去附近打听一下,如果打听不到,等会儿就去将那小子抓来,好好盘问一番”

    “是!”

    几方势力,都派人去盯着葛楠家里的,想要打听清楚这个一大清早忽然到来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

    而宋行来到了葛楠家里的大门口,两扇门有一扇从门框上掉下来,在不远处的地方,显然已经很旧了

    再看一眼葛楠家里的情况,整个院子里除了一些小青菜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当当当

    宋行拍了拍仅剩下的一扇门,朝着里面问道:“此处,可是葛楠的家?”

    过了一会儿,一名老妪从茅草房里推门走了出来

    “是那不孝子的家你也是来找他的?”

    宋行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人家,我是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