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以权谋私
    第八十六章以权谋私

    李建民一脸苦涩,他此时的样子,让人看上去有些心疼

    李建民其实心中非常难受,李兴虽然有些不着调,准确的说,他并不算是一个坏人,除了偶尔与别人打打架,干活的时候偷奸耍滑,这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

    李兴还没有说上媳妇,他没有陆文皓的学历,陆文皓这样优秀的人,哪怕到了四十,也一样不愁找一个媳妇

    可是,李兴却没有这个先天条件,拥有光明公司职工这个身份,无形中可以加点分,失去这个鲜亮的外衣,李兴的个人问题就会更加头疼

    想到这里,李建民心乱如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居然不知不觉走到了办公楼三楼的角落里,李建民调头往回走,就在这时,他迎面碰上了书记付德豹

    “唉,老李,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来,到我办公室里坐坐!”

    付德豹一脸堆笑,让李建民感觉如沐春风

    ……

    寒风呼啸,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

    随着下岗职工越来越多,摆地摊的人也越来越多,无论是卖针头线脑,或者袜子内衣,再或者小吃摊,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生意,是下岗职工最乐意干的

    罗士明与李兴这难兄难弟来到一个冷清的地摊前,要了一碗卤肉,一盘花生米,还有两瓶苞谷烧

    罗士明拿起白酒瓶给李兴倒酒,刚刚倒了一碗底,酒瓶里就倒不出酒了

    罗士明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发现酒瓶里已经没酒了

    罗士明一脸阴狠的将酒瓶摔在地上—哗啦一声,酒瓶摔得粉碎

    众食客不约而同的望向罗士明

    罗士明红着眼睛望向周围的食客咆哮道:“看什么看!”

    众食客自顾的吃饭喝酒,没有理会罗士明

    李兴淡淡笑着,又拿起一瓶白酒,一边打开酒一边压低声音道:“罗哥,别生气”

    罗士明一拍桌子:“能不生气吗!这狗日的陆文皓,就是报复!你也是,当初怎么不打死他!”

    李兴悠然笑道:“咱们跟他有仇,反而因祸得福”

    罗士明一脸疑惑:“啥?”

    李兴笑道:“罗哥,你就等着吧,歇息几天,咱们就能回去上班了”

    ……

    陆文皓看了看办公室的日程表,有些无奈一个会议,接着一个会议

    他记得在后世网络上有人编排了一个段子:“开会又开会,不开怎么会?本来有点会,开了变不会,小事开大会,大事开小会有事协调会,没事通气会周前办公会,周末报告会今天动员会,明天现场会成事庆功会,败事总结会指标督导会,预防分析会过节茶话会,过年团拜会上班就开会,下班夜总会……”

    当然,这个段子其实也是体制内的企业基本的工作形势

    也是缺乏认知的普通**丝的逆反心态

    某些人认为无能的上司喜欢用开会来刷存在感

    一个领导想刷存在感就开小会,领导们集体要刷存在感就开大会越无能的上司越会拖延会议时间,比如要求大家做不必要的报告,问没有意义的问题,假装自己在用心工作

    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上司不会再会议上讨论实质的问题他们只会提出一些没有什么意义的问题或意见,为了讨论而讨论,最后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讨论

    其实,怎么说呢会议与会议是不同的,召开会议的时候,有着明确的目的性比如,光明公司,周一上午召开公司例行会议,各部门汇报得失,陆文皓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带着耳朵去的,只是在听……听着各种汇报

    或许会有人认为,这种会议完全没有举行的必要,直接一个报告交上去,不就完了吗?

    陆文皓反而感觉这种会议有可取之处,如果只需要报告,不需要参加会议,各个部门长甚至连报告都不会看,他们会让助理随便写一个报告交上去

    至少有了例行会议的存,领导能看出一个下属对自己的工作有没有用心,工作能力如何

    一个普通的工作汇报,不时的看着稿子,而且错漏百出,这样的干部肯定会有问题,可是在报告上怎么体现?

    一号会议室内,主席台上,陆振华与陆文皓等人纷纷落座

    众干部在会议室里窃窃私语

    一名干部笑道:“这老子和儿子并排坐一起”

    另外一名干部一脸玩味的笑道:“这是儿子听老子的,还是老子听儿子的?

    “在家老子说了算,在外儿子说了算”

    这些干部的故意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着,恰好让陆文皓能够听到

    陆文皓凌厉的目光望去众干部赶紧坐直身子,一脸严肃

    陈爱华拿着话筒:“同志们,今天……”

    付德豹望着陈爱华打断道:“老陈,我跟你商量点事,是关于陆文皓同志……”

    陆振华转头望着付德豹:“付书记,陆文皓怎么了?”

    付德豹欲言又止的道:“这个……事情……事关陆文皓同志的名誉,在真相未调查清楚之前,不方便公开”

    陆振华也是一个父亲,虽然他对陆文皓态度恶劣,非打既骂,要求严苛,然而他却容不得别人说他儿子

    陆振华知道付德豹的儿子付明泽因为男女关系问题,前途尽毁,那是付明泽自作自受,能够怨谁?

    付德豹明显有些想针对陆文皓,陆振华就爆炸了:“付书记,我们老陆家的人,行的正坐得直,没有见不得人的勾当,有什么直说……”

    陆文皓目光咄咄的望着付德豹:“付书记,按照组织原则,我是不是要回避?”

    陈爱华转而望着众干部:“现在大家去休息一下,半个小时后继续回来开会”

    陆振华顿时急了,付德豹露出一脸得意的样子,如果真让他如意了,陆文皓恐怕会更加被动

    “陈厂长,等会儿,付书记,你现在说”

    付德豹似笑非笑的望着陆振华:“这个不好吧……”

    陈爱华目光凌厉的看了一眼付德豹,起身准备离开主席台

    陆振华一把抓住陈爱华的手:“不行,必须现在说清楚”

    付德豹清清嗓子:“那我可就说了”

    陈爱华皱起眉头,目光死死地盯在付德豹脸上

    付德豹心虚的不敢正视陈爱华的目光:“同志们,我作为光明机械股份有限的党高官,还兼任纪检委副书记,主抓党风廉政建设,我们纪检委接到职工群众匿名举报,光明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兼第六分厂厂长陆文皓同志涉嫌公报私仇,以权谋私……”

    众干部一片哗然

    陆振华听到这话就急了,勃然大怒,伸手指向付德豹:“付书记,你可不能没凭没据,冤枉好人呐”

    陆文皓突然抓住陆振华的手,用力的将他按在座位上

    陆文皓转身冷冷的望着付德豹:“请继续!”

    付德豹望着陆振华一本正经的道:“老陆同志,你先别着急,你要相信组织,按照组织程序,在这件事上,现在开始,你要回避”

    陆振华愤愤的一拳砸在主席台上

    付德豹笑眯眯的道:“老陆同志,作为一个老党员,这点党性,你还是有的吧”

    ps:第四更,等会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