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希望你可以经得住组织考验
    第八十七章希望你可以经得住组织考验

    陆振华被付德豹用话拿捏住了,气愤的起身,转而离去

    陆文皓一脸冷静的望着付德豹,满脸讥讽之色

    陈爱华目光凌厉的盯着付德豹:“付书记,我希望你明白,陆文皓同志,是光明机械常务副总经理,重要的领导干部!”

    付德豹的目光,别有深味的望着陆文皓:“陆文皓同志,请回答我几个问题”

    陆文皓点点头:“请说”

    付德豹笑了笑:“你与罗士明同志有过激烈的冲突,对吗?”

    陆文皓点点头:“不错”

    这并没有什么好掩饰的,当初因为华冠一号项目部的原因,陆文皓与罗士明不仅有冲突,还动了板砖

    付德豹又问道:“你与李兴同志也有过激烈的冲突,对吗?”

    陆文皓点点头道:“不错”

    付德豹赶紧坐直身子,神色肃然道:“陈厂长,同志们,近来我们公司开除了罗士明,李兴,郭逵三名同志,其中,李兴与罗士明同志,都与陆文皓同志有私仇,我个人更倾向于陆文皓同志是公平公正的处理三位同志的违纪问题,但是,职工群众们会相信吗?我个人意见对于三位同志开除处分还需要慎重考虑”

    众干部闻言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陈爱华缓缓闭上眼睛,竭力掩饰着心中的愤怒

    付德豹一脸窃喜

    陆文皓冷冷的望着付德豹

    付德豹面对陆文皓凌厉的目光,他心虚的低头:“当然,我只是出于对公司负责任的态度考虑,对于一个有以权谋私,公报私仇的同志,我们不得不慎重考虑”

    陈爱华突然睁开眼睛,阴沉着脸:“陆副总经理对罗士明,李兴,郭逵三人的处理完全符合管理制度和组织原则,无需画蛇添足”

    付德豹压低声音:“陈厂长,我知道你是在爱护陆文皓同志,但你这么做,不是爱护他而是在害他”

    陈爱华眼睛中越来越冷:“你是在教我做事?”

    付德豹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没有!”

    陆文皓起身望着付德豹道:“这件事,你说得很对,我看很有必要慎重对待,要不然不足以服众!”

    如果是没有安装监控摄像镜头,如果没有留下现场录相,陆文皓确实是有公报私仇,以权谋私的嫌疑

    然而问道的关键是,现在他有证据

    陆文皓望着林雨莲道:“林主任,麻烦你一下,找一台投影仪,对了,把音箱也弄过来!”

    “这个,恐怕需要时间!”

    陆文皓抬起手腕,淡淡的道:“这样吧,我们暂时休会半个小时,林主任半个小时够用吗?”

    “够了,够了!”

    众干部离开会议室,陈爱华刚刚走出门,陆振华急步追上去:“陈厂长,你要相信文皓,他是清白的“

    陈爱华拍拍陆振华的肩膀:”老陆啊,别多想,陆文皓这个同志,我很看好他,不仅仅是我,还有工委会的陈主任”

    陆振华望着陈爱华:“老陈,你没有发现老付有点不对劲”

    每个人都有脾气,事实上,虽然说陆文皓与陆振华这对父子有很多不对付,但是陆文皓成为光明公司副总经理,父子二人同时进公司常委会,这给了付德豹极大的压力

    付德豹利用这一点来反击,陆振华感觉有必要敲打一下付德豹

    三把手要敲打二把手,恐怕也只有陆振华有这个底气!

    陈爱华点点头,目光搜索一圈,不知道付德豹去了哪里:“你也看出来了?”

    陆振华点点头:“我又不傻他太积极了,你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么积极过?”

    陈爱华冷冷的道:“他那点小九九,瞎子都能看出来”

    ……

    李兴与罗士明跟着李建民的身后,有些焦急的等着处理结果

    李建民非常清楚,这是一场赌博,如果认命了,一切都好说,可是一旦失败,他将会轮落为斗争的牺牲品

    不过,李建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他只有一个儿子,李兴被开除了,他还能怎么做呢?

    这是唯一的机会,他就像溺水的人,一定要抓住最后一根活命的稻草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会议室内的会议再次召开,此时的窗帘已经放下来,投影仪里正在播放着监控录相的一些画面

    在焊接车间内,李兴站在门口,向外面张望着

    众职工则在车间内有条不紊的工作着

    看到这里,付德豹一脸得意:“陆副总经理,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吧?”

    陆文皓并没有解释,这些被抽调出来的录相,当然有料

    果然,在画面快进过程中,陆文皓与李建民等督察大队的巡视到了焊接车间

    由于得到了李兴的警示,众职工人人严阵以待,装模作样的工作着很快,督察大队巡视过去

    罗士明望着督察大队巡视员的背影,狰狞的挥舞着拳头,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接着,他就扔在手中的焊枪,大大咧咧的坐在车间内抽烟

    一名职工正在焊接作业,罗士明过去一脚踢掉地线,然后朝着职工说道:“你干个屁,显你呢?多干少干,钱不会少一分……”

    监控录相播放在这里,陆文皓指着画面说道:“付书记,请问罗士明同志这种情况该不该开除?”

    付德豹其实并非不知道监控录相的事情,只不过当时观看黄崎与姜若云偷情,根本就没有录音

    其实,录相机确实是不带录音功能,关键是陆文皓太了解罗士明这些职工了,在开出第一次罚单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发牢骚

    所以,陆文皓将录音放进焊接车间内,然后经过画面剪辑的过程,再把录音加进去事实上,这份录相根本由于后期剪辑,就算送到法院,都不能够作为证据

    可是,光明公司不是法院

    果然,这个时候罗士明开始口吐芬芳,不仅仅臭骂陆文皓为陆扒皮,还问候陈爱华的女性亲属,痛骂领导干部生个儿子没**之类的事情

    此时,在厂的领导干部脸上都不好看了,罗士明也把他们骂进去了

    这个时候,付德豹的脸色挂不住了

    其中脾气相对比较火爆的第四分厂厂长王春杰一脸怒气的望着付德豹道:“付书记,这样的职工为什么不能开除?”

    挨骂最多的其实不是陈爱华与陆文皓,而是罗士明的直属分厂厂长王春杰,在喝骂的话语中,不仅仅是骂,还爆出了王春杰收受车间主任贿赂

    当然,罗士明只是普通职工,他手中没有直接证据,指桑骂槐居多

    付德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解释这个问题

    投影仪的画面一转,开始播放着付德豹拉着李建民,异常热情的走进办公室

    众干部顿时恍然大悟

    陈爱华指着付德豹道:“付书记,你身为纪、检委副书记,应该向组织交待一下你自己的问题……”

    “我……”

    付德豹此时也明白什么叫做引火烧身

    最初陆文皓开除罗士明的时候,陈爱华确实是有些顾忌职工情绪,不情愿的签字的,关键是他也不知道职工在背地里骂他

    现在,因为付德豹的原因,迫使陆文皓不得已拿出证据,结果,陈爱华的脸也挂不住了

    陈爱华可是兼任纪、检高官,可是有权直接审查付德豹的当然,作为高级干部,这样的审查,需要上级部门的审批

    现在陈爱华恨死了付德豹,这个申请纪检介入的报告,肯定不能过夜!

    陆文皓望着付德豹道:“希望付书记可以经得住组织考验,没有个人问题!”

    这句话也等于给付德豹判刑了,陈爱华愤怒的下令散会,让林主任准备纪检报告

    当然,陆文皓不知道的是,陈爱华不仅仅是纪检申请调查付德豹,他同时还向反贪局也打了申请,申请调查付德豹

    这下轮到付德豹坐蜡了!

    ps:五更,由于没有存稿,只能现写现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