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会如何变化
    等了很久,唐静芫和宁染才回来了

    两人虽然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眼神却是再也恢复不到正常状态

    她们都很小心,担心让唐天策和荣蓉发现她们已经知道了那个秘密

    内心的惶恐程度,好像有秘密的是她们自己,而不是唐天策和荣蓉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状态

    大家勉强应付着聊了几句,宁染提出回去了

    唐静芫则提出再找个酒吧坐一会,时间还早

    其实是想为唐天策和荣蓉再找创造些共处的时间

    不过唐天策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酒吧,他拒绝了

    唐静芫和荣蓉两人上了宁染的车回客栈,一路上各自心照不宣,竟一路无话

    到了客栈后,也是各怀心事回了房间

    宁染躺在床上,一直难于入睡

    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关于南辰,关于阮安西,关于唐天策和荣蓉

    很多事情她能想明白,很多完全想不明白

    感觉真是世事无常,不可琢磨

    熬到很晚,这才勉强睡去

    *    第二天是被唐静芫叫醒的,唐静芫说她要回花城,公司让中层以上的管理人员回去开会

    只要不是在国外回不来的,在国内的都要尽可能赶回去参加

    这应该是公司有大事发生

    宁染开车送唐静芫去机场后,直接去了南辰的住处

    南氏有大事发生,南辰不可能不知道

    不过让宁染意外的是,南辰竟然还在睡觉

    看来大总裁现在真是变懒了,以前的这个点,他早就完成早锻炼,开始工作了

    今天是怎么回事,这个点竟然还在昏睡

    于是去厨房做了碗清汤面,然后再去南辰卧室叫他起床

    进了卧室,发现南辰已经起来了,正站在卧室的窗边与人通电话

    宁染退出了卧室,轻轻掩上门

    过了一会,南辰出来了,看到宁染做的面,端起来就吃

    “你洗漱了吗?”

    宁染忍不住问

    “凌晨才洗过,没多久”

    南辰一边说一边大口吃着

    他看起来很饿,应该是昨晚熬到很晚

    “我有一件八卦想跟你说,但又不知道该不该说”

    宁染道

    “那就不说”

    南辰道

    “可是我又想说”

    “还是别说了,犹豫着要不要说的事,肯定事关别人的秘密,说出来不好”

    南辰道

    宁染竟无言以对,是这么一个理

    “我听静芫说,公司让她回去开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最近南氏股价大跌,各公司的业绩也开始出现明显下坡趋势,股东们质疑现任管理层的能力,要求提前召开股东大会”

    南辰说

    果然是大事!    “那些股东的目的是什么?

    是想让你回去吧?”

    宁染问

    “这我不确定,也有可能他们单纯只是想要管理层调整经营思路”

    “那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条件,这个股东大会才能召开成功呢?”

    “按照公司章程,只要提议招开股东会的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就可以召开了,现在已经达到了”

    宁染点头,“那你也要回去参加吧?

    你也是股东啊,而且是大股东”

    “对,你也要去,你代表孩子去参加”

    “我?

    我去会不会被那些股东给活活打死?”

    宁染笑道

    “不会,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冷静期,他们大多数人已经想明白了,他们不会为难你

    再说了,现场有保安,没人敢动你”

    南辰说话间已经把一碗面吃得干干净净

    看着宁染,“还有吗?”

    宁染一愣,还不够?

    “没有了,还要再来吗?”

    南辰想了想,“不用了,将就吧”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花城参加股东大会?”

    宁染问

    “就这两天,骆逸之告诉我,她最近发现海外有一笔大资金在国外二级市场不断买进南氏的股票,应该是有人想要变成南氏的大股东参加此次股东大会

    她在沪城开会,让我过去和她会合,我得去一趟,了解一下情况”

    南辰说得很坦荡,并没有因为约他的人是骆逸之而遮遮掩掩

    但宁染听了,依然是很不舒服

    骆逸之对南辰有想法,而且还是南辰的白月光,这件事是事实,宁染不可能装着没事一样

    “你和我一起去,然后我们一起参加股东大会”

    南辰补充道

    这一下宁染高兴了,“真的?”

    南辰看了她一眼,“你认为我是说假的?”

    宁染难掩笑意,“你为什么会同意让我陪你去?

    你不怕被记者拍到,说你和杀你妈妈的嫌疑人在一起?”

    南辰眼神突然一黯

    宁染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阮安西已经说了,他不是白桦的亲生儿子

    自己当然不是故意要揭他的伤疤,只是这随口一说,还是说到他的痛处了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宁染抱歉地说

    “没事,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南辰淡声道

    然后突然反问宁染,“如果我不姓南,根本不是南家的人,你怎么办?”

    宁染一愣,没想到南辰会这样问

    其实第一反应是,你要不是南家人,那不是正好?

    没有世仇,没有恩怨,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在一起了,多美好的事!    可是这话又不能这么说,南辰当了这么多年的南家少爷,要是突然爆出他不是南家人,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可是太大了

    虽然南辰是人中龙凤,就算不是南家的人,也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可一个人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份一但被否定,这恐怕不仅仅是财富和社会地位变化的问题,而是更复杂和沉重的自我认识问题

    南辰也是人,他一样有介意的东西,一样会因为失去一些东西而难过

    “不会的,你肯定是南家的人,不然你不会这么优秀”

    宁染笑着安慰

    “可是我妈妈不是亲妈,我爸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亲爸,那我自然也有可能不是南家人”

    南辰说得很平静,他应该昨晚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也或许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宁染突然有慌,万一南辰真不是南家人,那他会是谁?

    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如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