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阻止
    陈小木很快就已经跟着何主任到了里面了

    这里就是临时的帐篷,到了里面之后,就看到地上已经堆着不少的东西了,而且看起来特别杂乱

    没办法啊,现在就是挖掘时期啊,大家都是想着挖掘的,所以分类上自然不可能做到很好,能分到现在这个样子,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你们在这里等等啊……”何主任开口说,“陈教授还在墓穴下面呢,我把他叫上来,让他来看看行不行吧……”陈小木点了点头

    何主任刚刚离开,就看到那边已经有人进来了

    “师兄,就是他!”

    是个老熟人了,正是章娥跟齐乐章,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三十多岁的男人

    看到他们一来,石正阳心中一个格登

    虽然陈小木的技术确实是比他们都要好,但蔡修然在这里有名气啊,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但是陈小木可就不一样了

    “原来是章小姐啊……”石正阳赶紧就开口说,“真没想到竟然又在这里见面了啊……”“少在我们面前套近乎!”

    章娥双眼好像要喷火一样,“姓石的,我告诉你,你上次就已经把我们得罪了,要是你们店里以后还有破掉的古董,可不要再让我们过来了,我们也不会帮你修的”

    上次章娥叫了陈小木一声爸爸,石正阳作为证人,没有偏袒章娥,让章娥一直都怀恨在心

    石正阳原本是想做个和事佬的,但是一听她的话就冷笑了一声

    还真当我怕了你不成,真以为我石正阳好欺负啊

    “对不起啊章小姐……”石正阳不急不缓地说,“以后我们店就算是烂了古董了,也不会叫你来修的,我会叫你爸爸来修”

    说着他一指陈小木

    “你!”

    章娥气得都要吐血了

    “石老板,这是欺负我们湖水派没有人是吧?”

    那边三十多岁的男人冷冷地开口了

    石正阳听到湖水派三个字就是一惊,赶紧就看着男人

    “您是……胡大师的徒弟?”

    男人冷冷一笑,“原来你还知道我湖水派啊,我还以为你石方阁不把我们湖水派放在眼里呢,没错,胡大师正是家师,我叫任石”

    石正阳一听这名字就懵了

    妈的,竟然是任石!这个家伙可是最近几年声名鹊起的湖水派修复大师之一啊,也算是年纪最轻的那一批,是湖水派大师胡安邦的弟子

    这修复古董啊,也是一门技术活,也分很多门派的,在他们省内,就这个湖水派是最出名的了

    蔡修然就是湖水派的人,也算是他们瑞城的一号人物,但没想到任石他们这种人也来了

    任石的大名,可是很盛啊

    更重要的是,任石在的话,那胡安邦也有可能在这里啊

    这可是大人物啊,他可以不给蔡修然面子,可不能不给他面子啊

    想到这里,他就已经感觉到有些棘手了

    “你们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任石森然地看着陈小木说,“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在这里,我们在这里,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我这工不是你开玩笑的,你之前侮辱我们的章娥小师妹这件事情,我还会跟你算账的,你这就是在侮辱我们整个湖水派,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并没有完,但现在我放过你,因为这里不是我们算旧账的时候,现在给我滚蛋,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石正阳有些尴尬,这确实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要不然他不可能什么准备都不做的

    现在倒好,有些尴尬了啊

    “你凭什么让我出去?”

    陈小木呵呵一笑,“我侮辱你们湖水派了?

    当初她叫我爸爸,是因为她打赌输了的,兑现谎言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怎么着,你们湖水派都是输不起的人啊?”

    “你说谁输呢?”

    任石勃然大怒,指着陈小木说,“你他妈说话最好给我小心一些,要不然我撕破你的嘴!”

    陈小木也来火了,指着他的鼻子说,“来来来,你他妈有本事来试试撕破我的嘴,你今天不把我的嘴撕破,我就叫你哥,妈的,你他妈以为自己算哪根葱啊,这里是你的地方?

    还是你湖水派的地方?”

    陈小木就是这么一个暴脾气,任石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大家都得对他很客气,特别是圈内人,知道他的身份后都得对他客客气气的,从来都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所以陈小木这么一说话,他整个人都已经懵了

    这个家伙……“师兄,你快看看,他就是这种态度啊!”

    章娥跟齐乐章却已经乐开花了啊

    你现在越跳,我们就越开心啊

    “放肆!”

    便在这个时候,就看到那边已经来了两个人

    两个人看着都六十上下的年纪,但是右边那个戴着眼镜,一脸书生气

    左边那个人则看着就凶悍多了,而且不苟言笑的样子,板着一张脸,看起来还有些吓人呢

    说话的正是板着脸的人

    “师傅!”

    “师伯!”

    看到来人之后,他们赶紧就打招呼

    “陈教授……”身后何主任赶了过来,对着右边的男人说,“就是他了,陈先生,是石方阁石老板带过来的人,说在修复古董一方面有着独特的手艺”

    陈教授就是右边的那个人,看了一眼双方,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同行是冤家啊!没办法,这显然就是掐上了

    “你刚才说什么?

    这是我湖水派的地方?”

    左边的显然就是他们湖水派的胡安邦了,阴冷着脸看着陈小木

    要是别人,只怕早就已经噤若寒蝉了,但他遇上的是陈小木

    陈小木这个人,只看事情的对错,从来都不看你的身份

    “我说错了?”

    陈小木冷笑着反驳说,“请问我哪说错了啊……这里是你湖水派的地方吗?

    你们就可以随便赶人?

    有什么资格啊!我是跟着何主任进来的,你们凭什么赶我走?”

    何主任也皱起了眉头,这些人也太不会为人了吧,再怎么说都是自己请进来的人物,你们竟然敢私自赶他们走

    “你一个完全都不懂古董修复的人在这里,完全就是居心叵测吧?”

    任石给陈小木扣上了一顶大帽子,冷冷地说,“要不然,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