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邪祟中的败类
    肖平话音刚出,气氛陡然间紧张起来,那面朝里蜷缩在床上的风尘女子紫娟,这时动了一动,竟是转过脸来了,

    虽为妓女,但紫绢在花舫可是头牌,花魁级别的存在,长相也是绝美,

    但是此刻,她一张俊俏的脸,完全变了颜色,却不是白里透红,而是灰里透紫,

    且一张原本光洁的脸也生满了疤瘌,疙疙瘩瘩,变得粗丑无比,在肖平的眼中完全就是一个青面厉鬼,在这个世界完全可以用邪祟来形容,

    不光是一张脸,这时她的气质表情乃至眼神都变了,她表情委屈痛苦,眼神中有恐惧和无助,还有对于生的渴望……

    看到紫绢的样子,肖平霍地站起,这时他已经确定这个紫绢,是被许广游给祸害了,准确来说,是被邪祟给祸害了,

    而眼前这个许广游,不是许广游,而是一个强大的邪祟

    左青峰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他下意识地后退,并提醒道“帮主小心”

    话音未落,那许广游已然站起,随之噗噗的声音响起,其一身的皮肉,陡然间炸了开来,从其皮囊当中,窜出一个黑色的狰狞可怖的怪物出来,那怪物青面獠牙,尖角四眼,浑身上下仿佛是无数黑色的蚯蚓在蠕动,裹挟着一股恶臭的气息,向着肖平扑了过来,

    许广游何等修为,生前据说是到了凝神一境,他的皮囊能被邪祟给利用,便能证明这邪祟的不凡,

    事实上能钻入人类皮囊在大白天像人类一样四处活动的邪祟都十分的强大,

    肖平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也不避闪,早已凝俱全力的一拳,向着那狰狞冲来的邪祟,猛地打出,

    拳上力量爆发,血气纵横,闪电噼啪,却是全力一拳,

    然后不料,那邪祟在冲来的过程中,陡然化作了虚影,然后一闪之下,竟是向着左青峰冲了过去,

    不知这邪祟是惧怕肖平拳力还是刻意为之,竟是改攻左青峰,声东击西之下,却也让左青峰猝不及防,情急之下他只能以体内真气抵抗,但最终还是慢了一拍,体内真气还未催持出,便被那邪祟给生生冲撞上,直接被撞飞出去,砸在舱壁上才跌落下来,

    而这时,那邪祟又再度化作了虚影,这时竟是从船窗窜了出去,速度奇快

    肖平眼疾身快,这时便也放开速度,施展猫影步身法追赶,破窗而出,向那邪祟追去,

    那邪祟出了画舫后便隐了形状,但它一身的恶臭气息,自然是逃不过肖平的鼻子,

    肖平白衣飘飘,踏波而行,每一脚落在水面上,都带起一道如莲花一般的水波,仿佛步步生莲,踏波而行之下仿佛是一尊神仙一般,

    实际上能做到踏波而行的只有化气境武者,体内真气贯注脚掌可以托举身体踏波而行,

    肖平现在还处在练精大成阶段,体内并无真气,他踏波而行完全靠的是腾空的天赋能力,此时他腾空天赋也已经一千多点,虽还不能飞翔,但已经可以飞檐走壁,

    踏波而行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是前方邪祟看到,不由大惊,肖平不光五识超强,可以捕捉他的存在,且还能踏波而行,

    而传说中他不过是练精境界,

    他,他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而关键是,肖平的速度,居然,比他还快

    要知道,与人类武者相比,邪祟飘忽诡异,强的是速度,

    一般来说,同等的实力之下,邪祟的速度要强过人类武者,而这个邪祟,其修为实力可与化气境武者相抗衡,其速度完全可以与凝神境的武者相媲美,

    但在速度上,居然还不如肖平,这对它来说是可怕且致命的

    何况这还是肖平踏波而行的情况下,要是在平坦的陆地上,肖平的速度不知道会有快

    就在那邪祟担忧之际,它已经逃出了河面,肖平也追出了河面,

    改水为陆后,肖平的奔行速度更快的快疾,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两千多的速度,连凝神境武者都不如,所以全速之下,在陆地上追了约五十米远,他便逼到了那邪祟的身后,此时他全识全开,紧紧锁定那邪祟,

    眼看摆脱无望,那邪祟发出声音,“肖平,你我之间并无仇怨,何必要苦苦相逼?”

    肖平声音平静冰冷,“邪祟与人类不共戴天,况你杀了我武者前辈许广游,我作为一县之令,有义务替百姓除害也有责任替许前辈报仇”

    那邪祟道“我们邪祟那么多,你杀得过来吗?还有,许广游不是我杀的,他的死是因为他的衰老,他在有生之年不能三花聚顶,延年无望,本该一死,我不过是借其皮囊一用,”

    “你顶着我人类的皮囊祸害我河阳县的百姓,今计绝不能饶”肖平言罢,双足一顿,猛地向前窜出,一拳向着那邪祟轰去,

    第二次向那邪祟出拳,仍然是全力一拳

    那邪祟知道摆脱不掉,且又无法说服,只有死战,听到拳风便回身一拳

    轰

    两拳相克,拳劲轰然炸开,那邪祟被打得向前跌飞出去

    邪祟中也有躯身强大者,比如眼前这个邪祟,就是专门修练躯身的,但它跟肖平比肉身力量,完全就是找死,

    这一拳之下,肖平的力量,气血,电能,对他形成压制,完败他的一拳,

    见肖平如传说中的一般强大,那邪祟心惊不已,一边借助跌飞之势向前逃窜,一边为自己辩护道,“我没有杀你们人类”

    “画舫的那个女子,不是你祸害的?”肖平疾言厉色,火速急追,邪祟道“那只是一个妓女”

    “妓女也是人”肖平急掠冲上,又是一拳轰出,

    那邪祟知不能抗,便身形化虚,躲过一拳

    “你对青丝咒法如此熟悉,要么是你修习了此咒,要么你与邪祟有所勾结,”肖平继续出拳,

    他只所以没有直接将这邪祟干死,还是想从它这里套点干货“邪祟不是不可以饶恕,但你是邪祟中的败类,叫我如何饶你……”

    那邪祟自忖力敌不过,又摆脱不掉,这时只能靠诡异身法闪避它一边开口道“败类?你们人类中就没有败类,方千秋,铁青山,哪一个不是败类,”

    肖平道“他们已经被我杀了”

    “你杀得净吗?不光他们,郡守叶鸿天,你也杀得掉吗?”这邪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如果不拿话拖住肖平,他下一刻就会被对方轰杀

    肖平:“我为什么要杀叶鸿天?”

    那邪祟道:“叶鸿天比方千秋好不到哪里去,他身为一郡之守,不为民造福,反鱼肉百姓,这还不算,他还有更大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