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叶鸿天的阴谋
    “更大的阴谋?你知道的还蛮多的,如果不是你现出了原形,我都要怀疑你是邪修大佬了……”肖平一边说一边对那邪修发出攻击,

    那邪修要隐形也耗费道行,知道瞒不过肖平双眼,这时便也不再浪费力气,直接以真面目示人,

    他显出原形后,大致形状和人类的形体类似,也是有一颗脑袋,四肢和躯干,只不过要比人类高大许多,约有两米之高,且躯体的各个部位也自不同,总体来说比人类更加的粗糙丑陋,

    也不知它是怎么生成的,全身上下,漆黑如墨,无数条蚯蚓状的东西在其身上不断地蠕动钻进钻出,看一眼都让人恶心呕吐,

    何况肖平这等嗅觉,如果不是修为强大,精神力超凡,怕早就把肚里的东西给吐完了

    “我不是邪修大佬,我知道的东西多,是因为我这些消息,都是从许广游嘴里得到的”那邪修说道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好怀疑的,许广游活到**十岁的年纪,一生走南行北,闯荡江湖,的确是见多识广,且他和他的名子一样,交游广泛,知道的东西多也在情理当中,这邪修在杀他前必定会从他那里套些人类的信息出来,

    而且这邪祟所讲,都可与事实能相印证,料想不假,

    比如他讲到了叶鸿天,在肖平看来,叶鸿天不是什么好官,也断不是什么好人

    “行,你倒是说说,叶鸿天有阴谋是什么?”肖平突然停了手,

    这个邪祟他已经试探过了,不知何故,其真正实力比意想当中的要差上太多,

    本来想像中它应该是白骨级别甚至是地狱级,但不知为何,却还没有雾幽谷的那个邪祟强大,

    也许它借许广游的躯壳过了一段时间的人类生活后,遭到了反噬,比如强狎妓女紫娟,

    又可能是它本来就很弱,是许广游在临死虚弱之际,被他捡了便宜,当然也可能是肖平变强了,必竟在消灭那雾幽谷的白骨级邪祟后,在经过了几个月的苦修,肖平修为大涨,现已经是练精境大成,且他各项属性和天赋都大幅度的提升,

    我强敌弱,所以肖平的手上,这邪祟就那么强了,

    总之现在肖平完全可以控制拿捏这邪祟,让他无路可逃

    “你问其它的事情吧,这件事我不会说的,说出来你就会杀掉我”那邪祟倒是狡猾,知道逃不过,这时便也不逃了,知道肖平想得到什么,也洞悉了肖平的心理

    “你错了,叶鸿天的事我一点都不关心,我都是好奇你们邪祟是什么变的,你们的起源是什么?”肖平道,

    他的确是问出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一个比较玄奥的问题,一个生僻的问题,因为武者大众从来都不关心这个,就比如人类的起源一样,

    但肖平不同,他是穿越者,他对这个世界很好奇,他想解析邪祟的由来,也许这问题对来没有半分的帮助

    “我们是怎么来了?”那邪祟也迷茫了,“我特玛的哪里知道这些,我每天想的就是修练,变强……”

    对方的回答让肖平很是失望,不过他对邪祟真的好奇,能问出一点是一点,于是这时,便又问道“你们是不是人类死后变的?”

    “我真不知道这些,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些,我只关心我还能不能活?”那邪祟有些懊丧地道,它现在的确是没心情回答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肖平这时也不耐烦了,道“多你一个邪祟不多,少一个也不少,这样吧,你把叶鸿天的阴谋告诉我,我就放你一马”

    那邪祟道“这是我保命的本钱,我不能告诉你”

    “好吧,我不问了,”肖平说着,猛地向前冲出,一拳轰出,打在那邪祟身上,直接将他轰飞出去,

    然后不等那邪祟跌落,便闪电般地欺身而进,在他落地前又是一拳轰出,再一次将他砸飞,

    如此反复,

    那邪祟被打了两拳后,已经虚弱,油尽灯枯,这时便告饶起来,“你放过我,我把叶鸿天的阴谋告诉你,”

    “最后一次机会,说!”肖平一把抓住那邪祟,厉声喝道

    “叶鸿天要谋反”那邪祟大叫道

    “什么时候谋反?他一个小小的郡守,谋反的资本是什么?”

    肖平可没有被这消息给冲昏头脑,他非常理智地问出两个问题,

    他心里清楚,像这种以武力治天下的国度,谋反这种事情是极为罕见的,因为谋反成功的机率太小,而付出的代价太大

    即便有,在谋反之前,秘密是绝对保守的,哪有那么容易泄露出去,

    何况一个邪祟的话,也不能全信

    邪祟道“我只听到他要谋反,具体时间,细节,我不知道”

    肖平道“那你还知道什么?”

    邪祟道“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你就去死吧”肖平看到,这时周围有人已经朝这边望过来,所以将这邪祟拘起慢慢拷问明显不现实,于是便果断干脆地,一拳轰出,打在那邪祟的头部,

    轰地一下,直接将它的脑袋给轰爆

    那邪祟的生命力相当顽强,被轰爆了脑袋后,躯干仍然在扭动不休,肖平再度出拳,对着这的躯干,又是三拳砸出,

    轰轰轰……

    那邪祟的躯干在肖平的全力重拳之下,也是轰轰爆开,

    肖平没料到这邪祟这么脆,像是豆腐一样,居然被他的拳头给轰爆了,当下也是惊讶不已,

    而周围几个武者见状,都是喝彩赞叹不已,他们是来花舫的几名嫖客,从来没见过如此强大恶心的邪祟,都不敢靠近来,

    但也从来没见过有人如此强势霸道地虐杀邪祟,心下也不由自主地惊叹

    就在肖平惊讶,三名嫖客惊叹之际,那被轰爆的邪祟躯体中,一道肉眼不可查的灰烟飘飞,一卷之下,拧成了一股,然后向着远处急掠而去

    肖平视力再强,却也看不到那灰烟,但他听到了,也闻到了,而且他心里也正纳罕,也加了防范,

    所以一经发现,便大吼一声,双足一顿,在脚下地面崩碎之际,向着那灰烟急掠冲上,

    那灰烟似有灵性,见肖平追赶,加速飘飞,同时变换方向,折而向着那三名嫖客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