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慧兰哽咽点头,“我答应你”

    “不要给希哥留太多东西,让他自己去奋斗吧,他太小了,留不住宝贝的,还容易惹祸上身”

    “好,听你的”

    “相信我,我会找到你的,下辈子我只要你一个,再也没有其他女人届时我可以和你一起云游四海,去追寻长生大道”

    李承泽躺在承乾宫的龙床上,虚弱的一字一句的交代着后事

    慧兰泪流满面的点头应下

    夜里一代帝星陨落了,天边坠落一颗星辰,预示着新的时代来临了

    慧兰抱着丈夫的遗体久久不能言语

    李承泽因为早就宣布了驾崩,所以这次是悄悄下葬了,但宗亲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来送他一程

    慧兰大病了一场,拖了快一个月才略微好些,此时她头发也花白了,比预想中衰老的要更快

    小娅和徐慧还有珺珺一直在身边尽心尽力的照顾她

    希哥也回来了,得知祖父去世哭的一塌糊涂,一夜之间孩子也长大了

    有孩子们陪伴慧兰她慢慢的才开怀一些

    病好后乾哥送她去了皇庄修养,在那自在些,她心情能好一些

    慧兰经常忘事,精神头也不好了,去了皇庄后,徐慧和珺珺就留在皇庄照顾她,小娅经常去看她陪她说话,给她梳头说些外面的趣事

    她趁着自己还清醒,叫来所有的子女和孩子们

    “希哥,祖母老了,时日不多了,趁着我还清醒,有些事要交代你,你要记在心里”

    “是”

    希哥跪在地上哽咽点头

    “我走后不必为我守孝,也不要插手皇朝事务,你答应我的云游四海要做到

    你是天灵根修士,不许用筑基丹筑基,我要你自己筑基这是我给你留下的筑基灵物,还有一些是我手抄的道经和手札,包括一些雷系的阵法

    我走后你就没有雷泉淬体了,你可以改用雷符和阵法进行淬体,效果也是一样的,只是略微麻烦些,淬体的药方和药膏,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些,够你用到筑基以后了,剩下的要靠你自己去争取了”

    “是”

    “记住修为不是最主要的,道心才是最要紧的,切勿杀孽太多”

    慧兰趁着自己还清醒,把该交代的事都交代清楚,免得走后遗漏些什么

    “我在手札中留下了一些记录,等你能突破紫府期的时候在看吧,若有那个机缘也是你的福气”

    “是,孙儿听祖母的”

    “好孩子去吧,把你爹娘叫进来”

    慧兰盘膝坐在床榻上,看上去老态龙钟,却难得祥和平静

    涟哥和珺珺进屋,跪在地上听母亲的交代

    “珺珺我观你根基已经很牢靠了,我走后你就准备筑基吧,不用为我守孝,人死如灯灭,生前孝顺我已经足够,死后做得再好也不过是给别人看罢了

    若你们能结丹就去上届寻丁家吧,这个令牌和印鉴是我的,你们拿着去丁家寻我或者寻求暂时的依靠,也未尝不是权宜之计,至于其他的还要靠机缘”

    “是”

    “我没有什么宝贝了,能给的都给你们了这份是筑基的灵物,珺珺筑基不能吃筑基丹,这样才走得远剩下的是我多年的手札和道经也留给你们吧”

    “多谢母亲”

    “我走后将我和你父亲合葬,涟哥记住不要管皇朝的闲事,你已经不是凡人了,切记”

    “儿子记住了”

    “不必为我难过,我很快就能回家见我的亲人了,若有缘我们还能再见”

    慧兰神情怔忡,嘴角含笑挥挥手让他们下去了

    能做的该做的,她毫无保留全都做到了

    慢慢的躺下,握着丁香秋云的手,做最后的交代,“丁香你去照顾欣姐吧,秋云去照顾小娅,小源子,慧儿府里还缺个有经验的人,我和慧儿濯哥说过了,你去濯哥府邸帮慧儿一把

    她可能要和濯哥去福建守卫呢,家里只有孩子掌不住的,你去了能替我帮衬一把,我也能放心”

    “好,奴才听您的”

    小源子别过头去偷偷的擦干眼泪

    “至于其他的老人,有人养老就让他们跟家人去吧,多给些银钱,隔上一二年让人问一句,别让家人霍害了,宫里的人苦啊,所有的劫难都印在了亲人身上

    若是没有地方去就把他们都安排在这个皇庄里吧,慧儿和珺珺会帮我照顾大家的他们跟了我一场不能没有了下场”

    “是,您别担心我们,这都不是事”

    “丁香,我要走了,咱们做了一辈子姐妹,希望下辈子还能做姐妹”

    “好”

    丁香哆嗦着嘴唇扶着她睡下,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慧兰沉沉的睡了,梦中听见有人不停地在呼唤她

    “九儿,该回家了,九儿……”

    那声音熟悉又陌生,对了,那是爹爹的声音,很久很久都没有听到了

    “爹!”

    慧兰抬起手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九儿,跟爹回家了……”

    慧兰露出幸福安详的微笑,抬起的手重重的垂落

    清晨丁香来看慧兰,发现她已经去世了

    “娘娘……”

    丁香撕裂般的嚎嚎大哭

    众人听到哭声闯了进来,发现她躺在床上面带笑容就这么走了

    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呜咽痛哭

    这几日慧兰状况非常差,徐太医说她时日无多了,就连乾哥和小娅都一直留在庄子上守着她,生怕有个万一

    四个儿女跪在床前,好好痛哭,他们的母亲也走了

    丧仪按照慧兰的意思低调举行,在皇庄上举办了丧仪,能来参加的只有宗亲,其他人都没通知,也没让来,她不喜欢这么多人在自己灵堂前假哭一通,像唱戏似的

    慧兰和李承泽被合葬在一起,陵墓是早就修建好的

    在慧兰去世的当晚,东方一处早就废旧的森林中传来明亮的宝光,众人前去查看,发现是一处废弃的传送阵,大家在反复侦查后,断定这事通往上届的传送阵,但需要修复

    与此同时修真界也知道了慧兰去世的消息,大家更加认定了这事她给大家做得最后的提示,有阵法师已经前往传送阵进行修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