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第十人
    众人目光所及之处,只见一群护卫,簇拥着一个官员以及一个老者走了过来

    那官员正是直隶府的中丞孟珏髯,在整个直隶府中,都是仅次于直隶大人的存在

    这文星会,就连直隶府也非常重视,所以,直接派出了这等要员前来统筹全场

    而与他一起的老者,赫然便是扬州学馆的馆长,连如海

    毕竟,只有这等真正的才学大儒,才能够评点诸多才子的佳作

    两人直接走到了临湖一个亭子中,那亭子乃是整个瘦西湖的中心,正好能个兼顾四周

    “诸位青年俊彦,孟某受直隶大人所托,特来主持此次文星会,众所周知,凡每年的文星会,必有‘十大文星’之说,今年,依旧如此!”

    闻言,周围的人都是热议起来

    “今年的十文星名单,不知是那十位!”

    “直隶府会先草拟出十个人选,而在场的任何一个才子,若是对其中的谁不服,就可以现场比拼才学,这,也是文星会的**所在!”

    “嘿嘿,最喜欢看的,便是诸多高手比拼了,没有真才实学的人,根本在十大文星名单上待不下去!”

    “一旦进入十大文星,必然会被城中的诸多势力青睐,就算是今年乡试不慎名落孙山,也会被供养起来以待下一次!”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李凡也大致明白了

    直隶府会根据扬州城中诸多才子的声名,选出十个人,作为最初的“十大文星”

    但,并不是确定了,这十个人,相当于只是守擂者

    任何一个人对文星人选不服,都可以现场比拼才学

    最终确定的十大文星,将会得尽城中青睐,甚至,堪称解元候选人!历年来,几乎每一次的扬州解元,都是在十大文星内部产生的

    经过这场文星会,各大世家,也可以最轻松地确定种子选手,从而提前交好收买

    所以,对所有青年来说,这都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机会

    孟珏髯扫了四周一眼,看到了周围青年眼中的热切,他微微一笑,便道:“好!现在,我就公布十大文星名单!”

    “第一人,扬州学馆王天腾!年纪轻轻出版诗集两部,刊印文章多篇,曾得到扬州学馆杨馆长等人大力赞许,城中誉为‘解元之姿’!”

    他高声开口!瞬间,场中无数人都是热议

    “果然是他啊,此人太厉害了,据说,教导过他的每一个老师,几乎都是乡试前三甲的人,其中不乏进士!”

    “哎,理所当然,他第一,谁还敢去质疑?”

    “太厉害了……”众人都是纷纷开口,他们的目光,更是在寻找着王天腾

    假山上的亭子中,王天腾微微一笑,一股天然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进入文星会第一人,而感觉到激动,只是起身,远远道:“多谢直隶府厚爱,天腾在此,期待与场中诸多同仁切磋!”

    所有人都是看了过来,一时间,羡慕、敬佩等各种目光齐聚在他身上

    就连湖心之中的绣船,这一刻,都有不少俏佳人揭开了窗帘,悄然打量着王家的这位嫡长子!很显然,如果可以的话,王天腾,绝对是湖心那些贵女最好的选择!王天腾微笑着,有意无意地朝着李凡所在的那一桌看了一眼,目光中的一抹轻蔑,毫不掩饰!“第二人,朱家朱冲齐,自由饱读诗书,八岁能文,十岁能诗,曾被誉为神通……”“第三人,周灵运,书香世家,五代三进士,家学渊源,曾以五绝二首,风靡扬州学馆……”“第四人,雷超铨……”“第五人……”一个接着一个名字,引发了阵阵讨论!每一个人选,都是重量级的!无论是其背景,还是其天赋,还是其在扬州城中的名声,过往,都无可指摘

    “天啊,这一此十大文星都太强了吧?”

    “谁敢挑战?”

    “真是可怕,前六人,都是扬州学馆中的天之骄子,平日里,就已经被誉为解元的有力竞争者,这次没人会不开眼的!”

    众人纷纷开口

    “呵呵,王兄,您的才学,能够位列十大文星之首,世人无不心悦诚服,和您相比,有的人简直连给你提鞋都不配啊!”

    秦从云一边笑着,一边不住地朝着李凡看

    与王天腾相比,李凡真是一文不值啊……“第七人,新安郡馆试案首唐博笏……”“第八人,会稽郡馆试案首黄亭建……”“第九人,南川郡馆试案首郑半乔……”孟珏髯一一开口,终于,只剩下最后一人!第十名,会是谁?

    所有人都在等待,场中一时间,都是安静下来!孟珏髯感受到众人期待紧张的气氛,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了,他一字一句道:“十大文星第十人,东林郡案首李凡!”

    李凡!话语一出,场中不少人都是一惊

    “李凡?

    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是印象没那么深刻啊……”“当然不深刻,此人的名字,在文章一道,我只听过一次,就是那篇《劝学》!”

    “居然是此人,似乎也说得过去,据说,他可是得到了当今天子亲自赐笔啊!”

    众人议论纷纷!“李凡,一篇《劝学》名满扬州,得当今天子赞许,故名列第十人!”

    孟珏髯继续开口!场中都是一片哗然!“真的得到了天子赏赐!”

    “这就怪不得了!”

    “我就说嘛,原来是他!前几日,城中轰传他骗睡了余司丞的千金,后来证实,是他孤身救出了余嫣然!”

    关于李凡的各种消息,纷纷被人热议!天子赐笔!救下余嫣然!这两件事,城中都轰动一时!众人都四处扫视,在人群中寻找,乃至前九人中除王天腾外的人,也都在关注!因为得到天子赏赐,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他们虽然位列李凡之前,但李凡文章的位格,却都是在他们之上!就连扬州学馆副馆长连如海,此刻都是不禁神色微微一动,在找寻这个叫李凡的人!他对这个名字,印象太深刻了,虽然十大文星,每一个都有不凡的著作,但那篇《劝学》,却当真是一骑绝尘!在普通人看来,李凡只有一篇文章出名,比起几乎堪称“著作等身”的其他才子,逊色不少,但他这等大家却深深知道,李凡堪称孤篇压扬州!况且,前几日他才和杨步蟾去找过那位曹公,而嗅到了蛛丝马迹,那曹公恐怕与这李凡,有些许牵扯……所以,容不得他不关注!此刻,李凡听着名单中自己的名字,却是心中一沉!这特么的坑爹啊!——整个扬州一州,扬州郡扬州学馆,就占据了六人!这也就算了,可,自己排名偏偏是第十人!如果世人要攻擂台,绝对是从这最后一人开始挑战起!自己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

    哪怕默默无闻,也比上这个劳什子的十大文星名单要好……奸计啊!李凡不禁心中一叹,但事已至此,只能起身,道:“多谢直隶府抬爱,李凡受之有愧!”

    他起身开口!瞬间,无数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他的身上!诸多青年的目光,都是在上上下下的打量,意外、疑惑、惊讶……目光复杂!湖心中央,船头立着“赫连”二字彩旗的豪华绣船之上,船舱二楼,一个靠窗而坐的美艳女子,这一刻,忽然轻轻将手中捧着的《石头记》放下,掀开了帘子,目光朝着岸上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