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小阁老来了
    王岳也很好奇,这大明朝当真有清官吗?等到杨一清提出严嵩的时候,他差点喷了,可是袁宗皋也赞同此人,这下子王岳可真的喷了

    严嵩啊!

    整个明代头号的奸臣啊,无他才略,一意媚上就这位,还能得到两位大臣的看重?不是开玩笑吧?

    许是感觉到了王岳的诧异,杨一清道:“臭小子,你又听到了什么消息?莫非老夫说错了?”

    “没,没错……我就是偶尔听过,说,说严嵩,似乎有些圆滑……”王岳仔细斟酌用词,生怕让老狐狸看出异样

    只是当圆滑二字说出,竟然得到了杨一清的认可

    “没错,严嵩此人,的确有些圆滑,不过在那个时候,他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杨一清笑呵呵讲述了原委

    严嵩是弘治十八年中进士,二甲第二名,也就是说,人家是全国第五的傲人成绩,绝对的学神

    中进士之后,入选翰林院,只不过严嵩的命不算好

    他考中之后,孝宗驾崩,正德继位,八虎当朝

    那时候朝中的吏部尚书是焦芳,这个焦芳,也是个老不要脸的货,他巴结刘瑾,还打压南方士人,尤其是江西人,更是重点关照的对象

    在那个时候,严嵩又染了一场病

    他索性就辞官回家,闭门读书!

    一个全国第五的学神,继续读书,难不成还要读个三元及第出来吗?

    严嵩的举动,引来了朝野的侧目

    “那个时候,朝中士大夫有三等,其一,就是如焦芳之流,曲意逢迎,甘心当走狗其二,就是严嵩这般,不甘心同流合污,而退归林下,闭门读书算起来,已经是很难得了至于第三类,那就是王阳明一般,上书言事,直面阉竖,落了个被贬龙场,不过他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杨一清笑呵呵品评大臣,王岳不屑道:“部堂,您也是那时候过来的,但不知您老算是哪一类啊?”

    “哈哈哈!”杨一清朗声大笑,就等你问这句呢!

    “老夫跟他们都不一样,正是老夫用计,除掉了刘瑾,所以说老夫才是真正曲高和寡,不同凡响啊!”

    面对得意洋洋的杨一清,王岳真想骂出那句著名的台词……我从未……只可惜,没等他说话,袁宗皋已经抚掌大笑,“天官有胆色,也有手段,除掉刘瑾,保正德一朝平安如今陛下刚刚登基不久,袁某才略拙劣,资历不足,想要勉力维持,都难以做到以后该如何周旋,全靠天官了”

    说着,袁宗皋站起身,深深一躬,给足了杨一清面子

    老杨还能说什么,慌忙道:“袁阁老,你也太客气了,为了陛下,老夫就算拼了这条命,那也是理所当然啊!”

    袁宗皋呵呵道:“既然如此,袁某也就安心了”

    两位快七十的老头,上演了一出高山流水遇知音

    彼此畅谈,杨一清兴致来了,还准备了家乡小菜,又弄了一坛子山西汾酒,他跟袁宗皋推杯换盏,喝得酣畅淋漓

    至于王岳,就只剩下倒酒的份儿

    好不容易喝完了,王岳搀扶着袁宗皋离开杨府,上了马车,袁宗皋老脸通红,突然一张口,吐出了一块拇指大小的东西,立刻收进了袖子里

    王岳吃惊地瞧着,袁宗皋微微含笑

    “解酒用的,是胡太医给的,不然我哪是杨天官的对手”

    王岳一愣,“先生……是有备而来?”

    袁宗皋微微点头,“王岳啊,老夫也不瞒着你了,我只怕撑不了多久了”

    听袁宗皋这么说,王岳顿时变了脸色,他虽然跟老头敢情不深,但是他作为朱厚熜的启蒙老师,兴王府多年的长史,地位特殊,绝对是可以无条件信任之人

    老头若是有什么差池,不亚于折倒了一棵顶梁柱啊!

    “先生,您老人家身体不舒服?要不要请太医调理……”

    袁宗皋摇头,“老夫年近古稀,死不足惜陛下刚刚登基,内忧外患,只怕我不能继续替陛下遮风挡雨了”

    袁宗皋伸出手,抓紧了王岳的胳膊

    “富贵,你千万要和陛下相互扶持,你们君臣能亲密无间,我也就安心了”

    王岳急忙道:“先生信不过我?弟子可是陛下的人,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

    袁宗皋紧紧盯着王岳,片刻之后,怅然笑道:“我当然相信你,只是那些人的手段太高明了,他们能杀人于无形啊!”

    王岳眉头紧皱,老头说自己不行了,又说对方杀人于无形,莫非是在暗示什么?

    “先生,您老心中有话,如何不能告诉弟子,无论多大的难处,应该一起扛起来才对,弟子纵然力气小,筋骨嫩,可好歹也是个男子汉啊!”

    袁宗皋一脸慈祥的笑容,伸手按了按王岳的肩头,似乎想说什么,可最后只是一声叹息

    “行了,先生没有那么容易倒下去,这不,我已经把杨一清彻底拉住了,他的作用就是对付掉杨廷和!小富贵,你必须记住了,一旦杨廷和倒台,就要着手废掉杨一清,不然他必定会成为杨廷和第二……至于其他的事情,小富贵,你也不小了,老夫帮你说媒怎么样?”

    很难得,王岳脸红了

    “先生,陛下还没有大婚,我比陛下还小几个月,不,不着急的”

    袁宗皋呵呵一笑,“也好,明年陛下就要大婚,等陛下大婚,你也成婚,来个双喜临门!”袁宗皋满脸都是笑容,他在兴王府年头太多了,朱厚熜几乎就是他的儿子,能看着孩子成婚,是老人家最大的心愿

    上天多给老夫一点时间吧,让我看着陛下成婚,看着他们亲上加亲,相互扶持,纵然死了,也能瞑目啊!

    袁宗皋暗暗思量道,他并没有把自己说媒的对象告诉王岳,而王岳也不好意思问,这事情就放在了一边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朝局迅速变化,一切都源于罪己诏!

    虽然杨廷和阻挡了罪己诏,但是付出的代价太惨痛了

    袁宗皋以礼部尚书衔,加武英殿大学士,正式入阁

    空下来的礼部尚书,落到了贾咏的手上,朱厚熜的人马依旧死死抓着礼部,还多了个大学士

    袁宗皋正式上书,请求考察言官

    他这个机会把握的太好了,作为交换条件,他刚刚入阁,第一本就是整顿言官,杨廷和根本无法反对,否则就不是诚心妥协,万一朱厚熜再闹着下罪己诏,可就麻烦了

    所以杨廷和只有忍着,不过他也做了限制,从考察言官,变成了考察都察院,六科廊算是幸免于难

    杨一清从来就不是善类,他执掌御史们的生死,只能替这帮人默哀了

    而就在这种纷乱之中,有人一起进入了京城

    “快看啊,那就是当世第一大才子唐寅的马车,他进京了!”

    人头攒动,翘着脚巴望,脖子瞪得老长,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有人还大声唱起了唐寅的诗词,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之中,简直跟粉丝见面会似的

    而就在一片热闹当中,有一家人,显得格格不入

    为首一位高大的中年人,眉目舒朗,胡须飘洒,风度翩翩,只不过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形容略显憔悴在他的旁边,跟着一位略微矮胖的妇人,在妇人的手里,则是拉着一个愤愤不平的小胖子

    此刻的小胖子正怒视着另一边的热闹,嘴唇撅起老高

    “哼,不就是个才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父亲还是翰林学士呢!”

    高大的中年人听到苦笑,连忙摸着儿子的头,弯腰道:“庆儿别胡说,你爹是南京的翰林学士,不值钱的”

    小胖子翻了翻眼皮,“那爹爹为什么不当北京的?庆儿还想爹爹当侍郎,当尚书,入阁拜相哩!”

    小胖子鼓着腮帮,充满了希望,看着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