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万须血葵
    在雷磁刀射到宁希眼前时,他心脏中的造化之种,陡然爆发出惊人的吞噬力,瞬间就将雷磁刀上的磁力吞噬殆尽

    吧嗒!

    雷磁刀变成一团废铁掉在地上

    天蛇娘娘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可是她耗费五百年苦功,炼制出来的法宝啊

    宁希却露出狂喜之色

    自从神通之种蜕变成造化之种后,它不吸魔气、仙力和五行风雷之力

    宁希甚至连阴阳之力也试过,始终也没发现与造化之种契合的力量

    现在却发现原来与造化之种契合的力量是磁力

    “哈哈哈……”宁希心情大好,看到天蛇娘娘苦着一张脸,“不就是一件后天百纹至宝,我送你三件后天千纹至宝”

    随着宁希一挥手,碧水剑、幻音铃和捆妖绳飞到天蛇娘娘面前,散发着五彩宝光

    这些都是张奎的收藏品,宁希觉得品阶太低,威力更是差强人意,全送给天蛇娘娘

    “以后别叫什么天蛇娘娘了,我给你起一个名字,就叫白素贞吧”张奎道

    天蛇娘娘从得到三件后天千纹至宝的惊喜中回过神开,忙道:“多谢将军赐名!”

    “你修炼的法门太差劲,我赐你一部《九天化龙诀》,助你早日化龙,登临大罗金仙之位”宁希屈指一弹,一抹流光射入白素贞眉心,“以后你便是我张奎的部属,好生潜心修行,若遇麻烦,可到渑池县来寻本将军”

    “多谢将军厚爱,小女子一定好好修行,以报答将军提携之恩”天蛇娘娘白素贞惊喜道

    现在妖族没落,身为一介小妖,没有啥靠山,想要好好的活着,实在太难了

    这些年,她一直都是东躲西藏,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现在有了一位大巫做靠山,终于可以放心在此修行

    宁希点点头,仰天长啸一声,只见一阵乌烟飞云掣电而来,正是独角乌烟兽

    他似笑非笑的看了那猪妖朱二一眼,一拍独角乌烟兽的兽角,一阵烟儿似的去了

    猪妖朱二从张奎出现之后,一直都是随意、淡定的姿态,现在却因为张奎离开时的一个眼神而勃然变色

    “他竟然早就发现了我的身份,巫族大巫果然不简单”朱二很郁闷很憋屈

    他无意间遇到天蛇娘娘,发现她血脉不凡,这些年一直偷偷调教她

    想等她成为天仙后,再收了她,顺便利用她的初夜,来打破自己现在瓶颈

    既得了美人,还提升了修为,一举两得

    张奎这狗东西居然要摘他的桃子,特么的,实在是欺人太甚,好想打死那王八蛋

    可他生性惫懒,武艺稀松平常,法术全学了个半吊子

    之前,他以为张奎是金仙修为,自己身怀先天灵宝,倘若真斗起来,自以为可以压制张奎

    可经过这些天在一旁观察,他发现张奎竟然已经成了大罗金仙,若是真打起来,哪怕他有先天灵宝,也扛不住那杀星一刀

    不过没关系,殷商的将领基本上都是上封神榜的命,自己只需等待几年,这个美人还是他的

    哎,就怕到时成了二手货

    朱二一想到此,心情愈发不好了,闪身消失

    “这个朱二有如此能耐,却伪装成一个小妖,潜伏到我身边来,定有所图,幸好张将军将我收入麾下,才吓走了他,否则我将来只怕难逃他的算计”白素贞感受到了张奎的威势,也感受到了被人保护的滋味

    对于常年没有安全感的白素贞而言,这种被人保护滋味简直比du品还让人迷醉

    却说宁希离开渑池县附近的密林后,并没有回家,而是收起坐骑,化为天魔魅女去见大梵天

    “以后,光明教的主要任务就是在红尘俗世里黑阐教,记住,要黑的有根据,黑的不留痕迹,能做到吗?”“天魔魅女”背着手霸气侧漏的望着大梵天

    大梵天信誓旦旦的道:“能!”

    “一旦留下痕迹,就会引来阐教的报复,下场如何,你自己肯定清楚,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天魔魅女”拿出从阐教金光洞、紫阳洞和飞云洞里搜刮的仙贝,“这些钱全部给你,拿去招兵买马,一心一意的黑阐教,事情办好了,重重有赏,若是办砸了……”

    “请转告主上,若是事情办砸了,属下提头来见”大梵天立下了军令状

    “嗯,很好,我很欣赏你这份自信”

    “我还有另外一条消息,希望你能转告主上”

    “说!”

    大梵天低声道:“万须血洞中有一无上奇珍,叫做‘万须血葵’,它结出的血葵瓜子,一颗里的血气可堪比百分之一的幽冥血海

    玉鼎真人能够将武仙流修到准圣层次,正是因为他曾经得到过一颗血葵瓜子”

    “不错,很不错,你真是个人才啊

    若是这条消息属实,以主上的性子,一旦他进入万须血洞,抢到了血葵瓜子,肯定会赏赐你一颗……”“天魔魅女”正说着,忽然感到怀中的传信符震动

    这枚传信符是他给麾下将领郑椿的,若是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是不能动用的

    “就这样吧!”“天魔魅女”急匆匆的离开

    他在无人地方,取出传信符,上面有郑椿的声音传出:“总兵大人,大事不好了,洪锦前往三山关就任总兵之职,路过渑池县时,到张府拜访总兵大人

    尊夫人念其与她师出同门,设宴款待,谁知洪锦这厮见尊夫人国色天香,竟起了色心,逼尊夫人侍寝……”

    要知道,宁希继承了张奎的肉身、记忆,自然也继承了张奎对高兰英的一腔深情

    一个人跑到他家里,居然要在他家里玷污他妻子

    这是何等的嚣张跋扈

    这是何等的目中无人

    怒,无尽的愤怒充斥了宁希的胸腔

    “洪锦,不用你背后是谁,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今日若不将你碎尸万段,我如何对得起张奎,对得起九凤……”宁希一拍独角乌烟兽的兽角,化为一阵乌烟,奔渑池县全力赶去

    宁希身上的杀意在不停提升,所过之处,百姓惊惧,万兽震惶,甚至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