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师出无名
    “凡坠入魔道者,人人得而诛之,这是你们师祖鸿钧道人的谕旨,你谨记你们师祖的教诲,除魔卫道,何错之有”通天教主面上是无喜无悲

    “多谢师叔!”广成子扭头对金灵圣母道,“听说金灵师姐这段时间在整顿截教,看来师姐能力有限,连火灵圣母这等大魔居然都没有揪出来”

    金灵圣母也不着恼,道:“我纵使能力再强,终究只是一人,架不住这世上卑劣、肮脏、无耻、下三滥的人渣太多,你说对吗?”

    广成子笑道:“师姐的意思是说,截教的人渣太多,你使出浑身解数都清理不干净”

    “不,我的意思是阐教的人渣太多,不想着清理自己内部的人渣,总喜欢把手伸向截教,小心被剁掉手”

    “师姐,说话可要讲证据”广成子脸色一沉

    金灵圣母道:“我记得杨天佑曾用弑神枪刺中了玉鼎真人,不知道他身上的本源魔气清理干净了吗,这可算人渣?”

    “玉鼎真人身上的本源魔气,早被我们掌教以大神通驱除掉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真不好意思,我错怪你们了,你们都不是人渣”

    金灵圣母的语气太怪了,明明嘴里说“不是人渣”,可听着就像是骂广成子是人渣

    广成子还欲开口说些什么

    通天教主挥挥手,道:“你且去吧!”

    “弟子告退!”广成子退出碧游宫

    却说胡雷在外听到通天教主说广成子“何错之有”,心里本就极为不忿,又听见广成子挑衅金灵圣母,心里已是怒火翻涌

    现在看到广成子出了碧游宫后,满天笑容,大摇大摆的往金鳌岛外走去,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发

    “你这个卑劣无耻的畜生,将我师父栽赃为魔修后,以此为借口杀了她

    今儿说什么请罪、还尸体,明明是欺蔑我教,故意羞辱我等!”胡雷招呼众弟子围攻广成子

    广成子见众人重重围来,迅速逃进碧游宫

    通天教主不悦道:“广成子,你刚已离去,又来作甚?”

    广成子躬身拜道:“师叔,那胡雷纠集许多门人来为火灵圣母复仇,弟子无路可走,只能回来拜求师叔!”

    这厮是故意挑弄是非

    金灵圣母见状,起身道:“师父,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胡雷亲眼看到火灵圣母被广成子打死,心里难以承受,并非他不分是非,护佑魔修,还请师父开恩”

    通天教主点点头

    “不是人渣的广成子师弟,我来送你离开截教吧”金灵圣母对广成子道

    广成子暗骂:“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这贱人如此不简单,看来今儿是没办法把截教弟子的怒火挑拨起来了”

    等出了碧游宫之后,就看见胡雷一帮人堵在门口

    “大师姐,今日绝不能放这个杀人凶手离开,否则世人岂不笑我截教无能”胡雷恨恨道

    “杀了他,杀了他……”很多弟子杀气腾腾的道

    金灵圣母凤目一瞪,众人乖乖闭嘴了,她才道:“这世间万事万物都讲规则,不能是你们说广成子用本源魔气谋害火灵圣母,那就是他谋害了,说不定还是玉鼎真人干的呢

    这事得讲证据

    只要有证据,不用你们在这儿瞎嚷嚷,我第一个把这人渣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可你们有证据吗,没有的话,全给我退开

    省得让这不是人渣的广成子,来回折返,向掌教告状,惹得掌教一怒,最后倒霉的就是你们”

    胡雷等人无奈退开

    广成子背着手,在截教众弟子的怒视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大师姐,既然阐教可以利用本源魔气杀我师父火灵圣母,那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杀玉鼎真人”高兰英大声道

    她不久前死了丈夫,现在又死了师父,面容憔悴,形容枯槁,可见这两个人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

    “你能想到这一点很难得,只可惜本源魔气有法子驱除,我从广成子的神色判断出,玉鼎真人十有**已经驱除了本源魔气,正等着我们用这个借口去对付他,届时肯定会被搞得灰头土脸”金灵圣母非常郑重的道,“只要你们除恶扬善,修功德,走正道,不管谁敢伤害你们,截教一定会百倍奉还

    你们且都看着,看截教如何为火灵圣母和龟灵圣母报仇”

    众人看到金灵圣母坚毅而凌厉的目光,终于感受到了一种叫归属感的东西

    金灵圣母掉头返回碧游宫,发现多宝道人和无当圣母在向通天教主进言,希望通天教主出面对付阐教

    通天教主沉默不语

    金灵圣母进来后,坐在一旁,也沉默不语

    “金灵师妹,阐教如此欺辱我教,残害我们的门人,如果不报复回来,截教还有何颜面立于三界,你劝劝师父吧”多宝道人道

    金灵圣母道:“劝,我为什么要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多宝道人皱眉道:“此话何意?”

    “不管与谁斗,最忌师出无名

    现在去对付阐教,你要打着什么名义去

    若说为龟灵师妹报仇

    可凶手杀龟灵师妹时,遮掩了天机,杀人之后,又抹掉了一切痕迹

    现在我们手里连一点证据都没有,凭什么说凶手是阐教中人

    靠猜测吗?

    若说为火灵圣母报仇,可广成子打的是除魔卫道的名义,人家完全占着正理

    倘若师出无名,一旦两个教派厮杀起来,诸天震荡,势必会引来鸿钧祖师

    到那时,鸿钧祖师要惩治的必定是师父”

    金灵圣母平视多宝道人,继续道:“大师兄,恕我直言,你若是没有堂堂正正的名义,就让师父出手,那就是坑师父、坑截教,这你认同吗?”

    多宝道人自然找不到正经的名义,冷笑道:“那依师妹之见,阐教杀我们两个人,我们就只能忍着”

    “若真能以我之见,阐教连出手的机会都不会有,龟灵圣母和火灵圣母现在都好好的活着”金灵圣母冷声道

    金箍仙马遂看不惯金灵圣母的强势霸道,忍不住插嘴道:“同意放门人离岛的乃是掌教,你这是怨怪掌教没有听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