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通天教主上昆仑
    金灵圣母悄悄给通天教主传音:“若是西方二圣出现在昆仑,帮助阐教对付截教,请师父务必多拖延时间!”

    通天教主回头看了金灵圣母一眼,对她轻轻点头

    眼见通天教主和多宝道人离开,金灵圣母果断下令,道:“乌云仙,你速速带人离岛,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外出未归的弟子,全部带回来”

    “是!”乌云仙匆匆走了

    阐教,玉虚宫!

    “玉鼎,本座一直觉得你能力不错,可不成想,你也是个废物,这么简单的事,也能给我办砸”元始天尊一腔怒火全喷向了玉鼎真人

    玉鼎真人瑟瑟发抖中……

    清虚道德真君站出来道:“玉鼎师弟实力强横,却能被人跟踪、录影而不自知,说明算计他的人实力一定强横之极

    我怀疑是杨天佑,此人最近一直没有任何动静,定然是蛰伏在暗中,时刻准备着对我们捅刀子

    现在这一刀恰恰就捅在了我们的要害上”

    “幸亏这帮人没从影像中看出,我去的是一尊化身,否则非得把我活活打死”玉鼎真人心里暗暗庆幸

    他们本来的计划是,抢在胡雷杀死恶妖之前,偷偷在生机草里灌入一些本源魔气

    当时,玉鼎真人觉得这事很简单,化身气息弱,不引人注意,更好顺利完成任务

    却不曾想,他去晚了一步,只能往胡雷手中的生机草里灌入本源魔气,还被人给拍了个正着

    真特么的倒霉!

    自打与杨天佑对上之后,他似乎就没有过走运的时候

    “师父,截教都是一群未开化的野蛮兽类,他们纵使有了证据,也会傻乎乎的直扑界碑关,这事未必是坏事”文殊广法天尊脸上挂着淡然和煦的笑容

    其他人一想,都笑道:“对啊!”

    “元始,你门下孽徒玉鼎真人和广成子合谋害我徒孙火灵圣母,现在把这两个杀人凶手速速交出来,否则别怪本座强攻玉虚宫!”通天教主与多宝道人携裹漫天风雷而来,使昆仑山上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好不恐怖

    这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玉虚宫中,众人“唰”一下望向变成一张苦逼脸的文殊广法天尊,广成子更是不客气的质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未开化的野蛮兽类’?”

    文殊广法天尊呐呐无言

    他总感觉通天教主和多宝道人是专门来打他脸的

    “元始,你疯狂的收买、策反我截教教徒,看在同门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

    可你倒好,变本加厉,纵徒行凶,真当我截教好欺负不成”天空中的云气、雷电随着通天教主森然凌厉的气势,变成了一柄虚幻的剑影,引得三界所有剑器轻鸣

    元始天尊一直瞧不上通天教主,哪怕今日没理,也不愿意向这个他一直瞧不上的家伙低头

    唰!

    元始天尊出现在玉虚宫上空,一头白发,一身白衣,周身圣光普照,一副仁善和煦的姿态,好似自己是这世间唯一的圣者

    “凡间经常有人宰鸡杀羊,你见过哪只鸡、羊,敢找人类寻仇”元始天尊淡淡道

    这是在说截教是一群禽兽,而他们阐教是人,人宰禽兽,杀了也就杀了

    通天教主怒道:“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是一家,你我同源而生,你骂我是禽兽,你元始又是什么东西?”

    元始天尊避开这个问题,道:“黑市直播室的影像,乃是邪魔杨天佑变成玉鼎真人让人所录,目的就是为了引阐、截教内讧,达到他那卑劣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只要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能看透这其中的问题,没想到通天师弟却看不透”

    先是讽刺通天教主是禽兽,现在又嘲讽通天教主智商有问题

    这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姿态

    “如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还要证据干嘛啊,干脆大家都来互相扯皮得了

    我还说你元始的元神受了魔祖罗睺的魔念的污染,故意打开尸界,在人间制造杀戮,壮大你的魔念,企图来日毁灭三界”通天教主嘲讽道

    元始天尊发现通天教主变化越来越大,第一能够忍住怒火,不像以前那么冲动,受不得激,第二这嘴皮子也越来越利索了

    “元始,你若不是叽叽歪歪的娘们,就给个准话,你到底交不交出杀人凶手?”通天教主是步步紧逼

    元始天尊东拉西扯,胡搅蛮缠道:“那是杀人凶手吗?火灵圣母本体应该是一团奇火吧,什么时候灭一团火也都有罪了,那岂不天下人人有罪,你通天干脆把整个天下全杀光得了”

    通天教主也不再废话,祭出诛仙阵图

    这张阵图飞上穹空,无限变大,其上符文流转,光耀三界,普照八方,引来无数修士的关注

    轰——

    诛仙阵图落入阐教山门前,使群山颤动,地脉起伏变化,快速形成了诛仙格局

    地面之上黄雾涌动,金光艳艳,更有森森杀气,飒飒阴风呼啸,使阐教山门前有浓郁的毁灭杀伐之气滋生

    在那毁灭杀伐之气中,有四扇门户浮现

    通天教主一挥手,诛仙、戮仙、陷仙、绝仙四口宝剑飞去,挂在四扇门户之上

    诛仙阵正式布成!

    “元始,你一日不交出杀人凶手广成子和玉鼎真人,我就用诛仙阵堵你阐教一日”通天教主丢下这话,与多宝道人闪入诛仙阵

    元始天尊脸色变得比锅底还黑,扭头狠狠地瞪了玉鼎真人一眼

    都是这不成器的畜生,害得他现在如此被动

    若不是会坠了阐教的威名,真想把这畜生扔给通天教主

    元始天尊高声道:“你要我破此阵,却也不难,你且看好了”

    他坐在在九龙沉香辇上,周围万朵金莲照在空中,径直往进诛仙阵门而来

    轰隆隆!

    通天教主发一道掌心雷,震动诛仙剑,霎时剑光普照,剑气万千,森森而落

    元始顶上飘下一朵金莲来,登时加快速度,冲进诛仙门,里边又是一层,名为诛仙关

    元始从正东而入,往正南走,经过正南、正西,一直走到正北,将诛仙阵彻底看了一遍,作一歌以笑之,歌曰:“好笑通天有厚颜,空将四剑挂中间;枉劳用尽心机术,独我纵横任往还”

    歌罢,元始大笑着从东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