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机智如我又被打脸
    会场布置呈九宫八卦阵形

    中心主位是两位新晋真仙

    最近一圈是各宗势力派来的真仙代表以及青云宗本宗真仙

    中圈才是万象境核心长老以及各宗圣子圣女

    最外圈则是青云宗天骄,以及某些打着关系进来的少数人

    是以,刘平安的座位,是在中圈靠前的位置

    …

    “刘平安?果然是他!”

    隔着中心主位的侧对面,一袭青衣罗裙,青色面纱的妙曼女子低声轻喃,不是胡灵香却又是谁

    “妹妹,那位青云宗候补圣子莫不是就是你说的…”

    胡灵香身旁座位,一位身姿卓约的女子言而又止,清冷的秋水之眸中似乎闪烁着些许讶异

    她一身雪衣无暇,面遮白纱,只听她所言,便知是胡灵香的同胞姐姐胡灵霜

    两人容貌身姿几乎一致

    只是,胡灵香的气质是傲娇中透着一丝妖媚,她却是清冷如晨露,优雅知性

    因为身份原因,她们虽然是随同冰雪神殿而来,却是被安排在比较靠近主位的地方,恰好,又与刘平安这边遥遥对望!

    胡灵香微微一顿,才点点头道

    “确实是他!只是我不曾想到他竟会是青云宗圣子”

    “那倒是有趣得紧,堂堂青云宗圣子居然被派去咱们妖族之地当个送信人,偏偏又是这么凑巧”

    这话,胡灵霜是直接传音的,言语中似乎有些疑惑,或者说,是怀疑才对

    “姐姐多虑了,正因为他是青云宗圣子,才杜绝了这种可能!”

    胡灵香对此深信不疑

    若是有什么阴谋算计,根本不可能派他来执行,更何况算计狐妖一族也不符合青云宗及整个人族的利益

    她只是疑惑,刘平安如何能做得了青云宗圣子之位

    旁人或许不知,胡灵香却是再清楚不过,刘平安此人脑子奇葩,除了实力以外基本上没什么可点评的

    如果单凭实力就能做圣子,那么青云宗圣子之位怕是早就填满了

    然而,千年以来青云宗就出了两个候补圣子,前面一个还没了

    胡灵霜闻言微愣

    她与妹妹关系极好,之前的事情她都听妹妹灵香说了,自然也就知道刘平安此人的性情如何

    但是,都说人心难测,即便是善于操控**之力的狐妖,也难以看破人心

    刘平安是不是装傻充愣,谁也不知道

    事实是,刘平安是青云宗圣子

    谁会轻视他?

    谁敢轻视他?

    “罢了,既然妹妹已经相安无事了,我便暂且不追究,族内激进派那些混账东西,也确实该清理了!”

    胡灵霜心里想着,又微瞥了刘平安一眼,却是柳眉微蹙半分

    “这家伙,贼眉鼠眼的样子…”

    噗嗤!

    胡灵香闻言后不禁笑出,实在是没忍住,姐姐形容刘平安贼眉鼠眼确实挺形象的

    瞧瞧他,一身穿着极为普通,身形散漫地坐着,神色平淡而正经,眼睛却偷偷瞥向四处,大肆盯着别人尤其是一些美女俊男,目光流连,还当别人不知道似的

    要是人长得帅就不说了

    谁不喜欢被男神关注呢?

    关键是刘平安模样普通,气质普通,实在没什么吸引力

    要不是有个候补圣子的身份,估计丢在人群里也没人会看他一眼

    甚至,这么肆意打量别人,怕不是要挨揍

    对面,刘平安似有所觉,只是宴会场中关注他的人也不少,所以他也没有太在意,自然就没看到胡灵香

    不久后,会场忽然安静了下来

    按照惯例

    赵浮屠与夜间两位新晋真仙,会将自己的一些生平经历以及修行上的感悟,尤其是晋升真仙的感悟,说与众人分享

    这也是众多万象境修士聚集于此的主要原因之一

    宗门也有相关人员,专门负责记录此事,日后还会存入宗门档案

    听故事

    刘平安挺喜欢的

    只是,赵浮屠和夜间并没有在自身经历方面提及太多,论及功绩与过失也只是一笔带过,大多时间还是花在关于修行感悟方面的体会分享

    刘平安承认是自己想多了

    这又不是吹牛批大会或者是卖惨大会,都真仙了,谁还好意思拉着别人说,当年我如何如何

    总之,刘平安听得头大

    听修行感悟就跟听念经一样,根本听不进去,吵吵闹闹的,想睡又睡不着的那种感觉,有点难受

    好不容易撑了几个小时,终于是结束了

    这时,宗主羽化仙出面走了一个过场,便匆匆离去了

    宴会的气氛却由此一变

    夜间站起身来,朝着众人道,

    “诸位,今日虽是我与赵师弟晋升真仙的庆宴,可总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出面卖弄着实无趣,我提议,不如趁此机会,让我们看一看这些后辈们的表现!”

    “夜间老弟所言甚是!”

    “好!”

    “我同意!”

    “正该如此,咱们老一辈人还出什么风头,就该让他们年轻人展露展露头角才是!”

    “此言大善!”

    “如此甚好!”

    各宗势力真仙纷纷响应

    刘平安看了却嘴角微抽

    你们这演技,差评啊!

    谁不知道你们这是商量好的?

    商量好就商量好呗,结果就这么敷衍吗?

    行吧,反正该来的也躲不掉

    姑且看你们怎么搞!

    “那便由我先来出一题,权当是抛砖引玉吧!”夜间率先开口,其余人很有“默契”的没有抢先

    说着,夜间取出一物,静静悬浮于空中

    那是一株三寸金边火红灵草

    无花无果,有六片剑形叶

    叶无脉络,根须晶红短小

    “这株灵药是我偶然所得,当年我也不认识此物,后来巧合之下才得知此物根底

    在场各宗子弟,若有人能识得此物,这株灵药便归他所有”

    话音刚落,众人精神一振

    只是,即便是灵蝉子,也未能立即辨认出此灵药究竟为何物

    世间灵药种类数不胜数,甚至每时每刻都有新的灵药诞生

    且除了正常的灵药,还有数不清的变异灵药,以及众多相似度非常高的灵药

    若是非常偏门的灵药,或者已经绝迹的灵药,确实不好分辨

    这非常考究知识存储量以及推演分析的能力

    关键是,一众大佬当面,绝对不能给出似是而非的答案,不能胡乱猜测,这个时候丢面子可是大事

    刘平安脑袋一歪

    心想,这下凉了

    这鬼东西谁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反正他是不知道

    不过…

    “这里可是我的主场,天骄弟子七八十人,就算我不知道,总有人知道吧,其他宗门总共才十几人,怎么和我们争?”

    “到时候就说,区区小问题,其他弟子就能解决,何须我这个候补圣子出手!”

    “果然,机智如我呀!”

    刘平安心中稍稍安定

    “此物是…变异斩心草!”

    卧槽!

    刘平安循声望去,是灵蝉子那个帅气淡定的光头

    顿时,刘平安脸都黑了

    要不要这么打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