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修水库河堤,这不可能
    “什么!要修河堤?乖乖,这次要征发多少劳役呀!”

    “是呀!完蛋了,新县令一上来就要劳师动众,劳民伤财修河堤!”

    “苦了我们这些小老百姓,那两条河有什么好修了,年年春头就发水,修修补补有啥用?”

    “没错,那片荒地,大水淹就让它淹吧……”

    一听到要修河堤,看热闹的百姓们就头皮发麻

    脸色发苦,心情糟糕

    要知道每当朝廷有大动作,征发劳役,大部分的百姓就得去干苦力

    而且这么劳役不光是免费的还得自己自代干粮

    每家每户每年都有一定的劳役服刑日数

    这是律法规定的,如果不去就是按律处置

    轻的罚钱粮,重的打一顿关起来

    本来秋收之后,一般劳役有两种去向

    一是打战,需要民夫运送物资

    二是修葺城池

    城池不可能年年修,战的话,与突厥之战提前结束

    也不能充当民夫了

    所以今年本算是一个好年,可以少服役

    结果现在南城县新立,上来就是大功程

    百姓们自然而然的想当然,遂叫苦不迭起来

    “咳咳,不得喧哗闹事”宣读布告的捕快咳嗽一声道:

    “听好了,此此修建水库跟河堤,不是强制征发劳役,而是自愿前往,县令有法,凡自愿前往者,一律管吃管住,每日只上工五至六个时辰,干满一月可得田十亩,干满二月可得田二十亩,干满三个月,可得田五十亩!干满四个月,得田一百亩!”

    丝!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

    所有人鼓大了眼睛,发直的盯着说话的捕快

    这捕快可是逍遥府卫兵出声,早见贯了大风大雨

    笑吟吟的继续说道:

    “县令还有法,凡会木匠、泥瓦匠、铁匠手艺者还另可获得其能力相匹配的钱、粮、房补助!”

    “什么?还有钱、粮、房补助?”

    众人惊叫而起

    简直不敢相信

    “自愿前往,不是征发劳役!天下还有这等好事?”

    “六殿下仁义呀,也只有六殿下有这等豪气,肯可怜我等穷苦百姓!”

    “补助什么的我是没希望了,就是田我也不在呼,主要是殿下愿意包吃包住,就冲殿下这一点,我叶小二跟他干了!”

    “没错,干活咱不怕,吃苦也不怕,只要管饱,我牛憨憨也去了!”

    “我去!我也去,算我一个!”

    很快就有不少人拍着胸脯表示愿意去修水库跟河堤

    无它,实惠呀!

    大冬天的,没有活干,待在家里闲着,一个壮劳力要吃掉不知道多少存粮

    如果能把这份口粮省下来,就是赚了

    县里包吃包住,一天只上工五至六个时辰,到也不是苛责人

    所以只要脑子还没有笨到死的人都一下子心思活络了起来

    就说万一,条件不好,还可以回来麻,反正这不是强制的劳役

    是自愿修水库跟河堤的

    在加上这是善事,这中给子孙后代谋富,以后走出去也是一笔淡资,可以自豪的跟小辈说,老子是干过大事的人

    “请问是到哪里报名,今日我张狗蛋话撩这了,我第一个报名……”

    “大家不要急,从明天开始我们会在各坊的南门出口,城外各亭各乡设点,一定让所有想去的人都有机会,大家可以放心我们南城县的财政很宽裕,今年只做一件大事,钱都会用在刀刃上……”

    四周百姓们闻言,这才稍安,纷纷鼓掌道:

    “好!太好了!南城县万年!南城县万年……”

    消息很快四散疯传

    修水库河堤还不征发劳役

    这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一时之间整个长安都在热议此事,一下子将前面所有消息给遮盖住

    而且此与事以前不同,以往的大消息,均与平民百姓关甚关联

    百姓大都抱着吃瓜的心态

    所谓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只有临到自己身上才会认真与密切的关注

    而且持续不断

    消息传入各方本就关注着叶庆动向的势力耳目之中

    着实也是让各方人马惊诧了一把

    然后是迷惑

    叶庆这回又玩什么把戏!

    逍遥府这么有钱了

    包吃包住,这要是去个十万八万,逍遥府有这个财力支持吗?

    就算是天天给他们喝粥吃糠,那也是一笔天文数字呀

    “胡闹!简直胡闹,他就非要标新立异吗?”听到消息的叶震直接在御书房拍了龙椅

    水库这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东西先不提,光是那河堤就够忙活好几年了

    而且一上来就是两条河

    怎么可能完成得了

    不征发劳役,那更是一个笑话

    就逍遥府那点家底,怎么可能支撑得下来

    “去,让叶庆将布告给朕撤了,别给大周丢脸!”叶震越想越气,这一次不得不出手干涉了

    要是在让叶庆这么搞下去,这个新建的新县恐怕没几个月就折腾黄了

    “诺!”自有人回话,然后下去传旨意

    人刚到殿门前,叶震又道:“等等,回来,先不用去,将柳不仁给朕召来!”

    傍晚时分,董白返回了董府

    早有管事恭候在门前

    “白少爷,家主说,你回来后去他书房”

    “爷爷找我!”

    董白似乎是联想到干什么,点了点头,然后收拾了一下衣带,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然后前去见董璜

    推门而入,里面的董璜正盯着挂在墙上的一副字画看着

    等董白关上后,董璜头也没有回的问道:

    “外面传的消息是真的!”

    董白躬身回道:“回爷爷,消息是真的,是孙儿亲耳听六殿下下的命令,还是孙儿亲自提笔记录的文书档案”

    “他想干什么?这没有道理!”董璜继续盯着那副字画,眉宇紧锁,仿佛有千斤重担压下来

    云山雾绕,始终走不出迷宫

    “孙儿也没能弄明白,听他的口吻,就是单纯的想修水库跟河堤”董白想了想又补充道:

    “我与那郭嘉相交到是甚欢,看得出来,逍遥府的众人并非作做,而是真心想干成此事,这一切的目的,好像真的是为了让南城外那一片荒地变成粮仓

    他们为此筹划以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我观其决心,是打算倾注一切来做此事”

    董璜转过身来,冷哼道:“才去了一两天,你就这么有把握,他们不是在你面前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