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兴周者庆
    董白年纪尚轻,很多东西只是看到表面而以

    “孙儿不是有把握,而是感觉,孙儿觉得逍遥府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还有一种生而为天下敢为的气氛,他们的胸怀好像是整个天下,而非大周而以”董白也是心情复杂的吐露道

    他是世家出身,从出生开始就有熏陶跟培养,这才有现在的眼界

    可是进了逍遥府,他才发现,自己所谓的优越感还有谈吐胸襟,竟然比不过一群百姓出身的庶民

    “哦!竟是如此,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叶庆一样,身上有着不屈之志?有着迷一样的身世?”董璜也是略感吃惊,自己的孙儿他太清楚了

    开始让他去逍遥府还不乐意,还看不上的表情,是勉为其难

    现在竟然这样夸逍遥府,可见那里确实是聚集了一群不一样的怪才

    “爷爷!确实像你说的一般,他们每一个人虽然各不相同,但是都有一股向心力,都有着不屈的志向,都有着让大周兴盛的豪情壮志!”董白问道:

    “爷爷,姑奶奶给我们的是什么旨意,不何你第二天就让我去逍遥府!”

    自己去了逍遥府,这就是站队了

    彻底打破了所有的格局

    叶庆有他们董家支持,不在是孤军奋战,不在是孤立无援

    岐山阁便是他的后盾之一了

    “你姑奶奶什么旨意也没有给,只是用竹简写了四个字给我”董璜缩在宽大袖口中的右手缓缓伸出,一支竹简赫然映入董白的眼帘

    董白看着这四个字瞪大了眼睛,最后轻声喃了出来:“兴周者庆!”

    “白儿,你姑奶奶是不会错的!”董璜将竹简丢进火盆之中,很快那片竹简就被烤焦最后化为火焰

    “叶庆可能是知道我们董家倒戈于他带来的后果,所以在各方势力出手之前提前下手,先插自己一刀,以免受人暗算,这一步是挺高名的”董璜长叹一声接着又道:

    “只是……不好收尾呀,这一刀扎得有点深,很难拔,一拔就死了,爷爷可能老喽,看不董这个世道了,你该自己擦亮眼睛,自己去看!”

    “是爷爷,孙儿记下了!”董白似懂非懂,心里空落落的

    …………

    第二天!

    南城县各坊南坊门处,皆有一队十人数的士兵蹲侯

    旁边一名文书,一张桌子

    然后开始登记造册

    报名者众,围聚而来

    报名者不光有南城县各坊的百姓还有万年县、长安县的百姓

    这两县百姓同样热切眼红,同样挤了进来

    南城县照单全收,并没有区别对待

    对于青壮劳力,自然多多益善

    这边在招收人手,叶庆在府内见到了风尘仆仆而回了李冰

    听完他的进一步汇报,还有可行性分析,叶庆拿出这几天学来的水利工程学知识,开始与他研讨

    “主公大才,原来这水库与河堤修建还有如此多的学问,真是让冰叹为观止”李冰听完,双目放光,欣喜若狂

    这个时代,知识真是太匮乏了

    能汲取新的盲点知识,都会不遗余力的学习吸收,并化为已用

    于下的几天,叶庆与李冰还在互相学习,并且绘制结构图纸,以方便施工,还有监督进程与质量

    每天报名的人数都在攀升,而各方势力也没有极于出手,一直静静的看着

    静静的等着

    城东杨府!

    弘农杨家家主解开布袋,拿出从弘农郡送来简牍书信

    “这……怎么可能会这样!”

    看完一遍之后,杨家家主还胆有些不可置信,又用目光快速扫了一遍

    结果依旧如次

    “爹!信里说了什么,为何你的神情……”厅内,与杨家家主眉宇间有丝相信的青年问道

    家杨家家微微一叹道:“信上说,太华山被一个叫华山派的门派挑衅了,太华山门下五个支派,十大帮派皆被华山派给摧毁;

    太华山的三长老被打伤,四长老被杀,掌门洪天霸与大长老亲正带队去追杀华山派的人凶匪,暂时没有精力入京,更没有时间与逍遥府对峙”

    “什么?太华山被人挑衅了,而且还死了一名长老!”青年惊骇无比

    太华山可是六大派之一呀

    虽然是垫底的存在,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惹的

    这个华山派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

    “是呀!这个华山派,从来没有听说过,区区四名弟子,竟然如此嚣张霸道,无法无天”杨家家主脑壳有些疼揉了揉道:

    “现在大家等不来太华山的怒火了,得从新找一个方法来遏制打压逍遥府”

    这十天半个月,长安城为什么安静,不就是在等着太华山方面的消息吗?

    现在太华山麻烦不断,自顾不暇,没精力跟逍遥府为难了

    “逍遥府真是走了狗屎运,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竟然还有人主动帮他们转移了太华山的注意力”青年愤愤说道:

    “那爹我们就这样算了,弟弟被贬斥回老家的仇就这样算了?”

    “算了,怎么可能!”杨家家主冷笑道:

    “叶庆先是打你弟弟,又害得他丢了官身,这辈子无缘官场,接着又帮叶震从户部将盐铁两项拿走,每一次都是冲着我们杨家来的,若不阻止,其必会得寸进尺,恐怕到时不光是我杨家受损,所有世家也会被他搅乱,此子必除!”

    “那爹,我们要从何处下手?”青年问道,其实他心中以经打算,只是想看看跟老爹是否不谋而合

    杨家家主抬头盯着房梁看了许久,脸上露出阴狠凶色:

    “下手的地方多了,逍遥府跟他叶庆本身的破绽数不胜数,如同一个筛子

    首先他们的钱粮就是一个至命弱点,他要招募百姓修水利,虽不用给工钱,但是要保证那群贱民们吃喝,就得花巨资购买粮食

    我们第一点就可以哄抬物价,加重其钱粮耗费的速度,咔死他的钱粮,让他一夜变成穷光蛋,哪怕他有诸多产业,也回血不来!”

    说到这里杨家家主停了一下,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青年依然

    世家别的不多,就是是钱粮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