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9章 ?妖孽一般的存在
    华河两岸,杨柳依依

    沿河数十家小店前,精致的桌椅摆在河边杨柳下,几盆颜色俏丽的花卉,既点缀了河岸,又把各店稍为间隔区分

    苏漫抱着个画板,炭笔划过,华河边美丽的景致,慢慢在画纸中呈现

    她从岳灵儿那里学会了简单的素描技法,结合自己以前水墨画的画法,慢慢形成了一种既带有素描特色、又兼具水墨写意风格的作画技法

    “漫姐这画,啧啧,真是漂亮!”

    苏漫侧头一看,笑道:“田秀,你今天休沐吗?”

    田秀二十五岁,是朝阳学堂里的女师,负责给学堂里的小女孩传授武功

    一个月前,苏漫来到朝阳,找住房的时候与她认识,在她帮助下,租了一间清净的小院子,苏漫请她吃饭,一来二去,就成为要好的朋友了

    “嗯,今天休沐”

    田秀不客气地坐在苏漫对面,招来店家,点了几个小吃

    “漫姐,我昨天得到消息,太华殿明道阁准备大规模招收女师,你要不要去试试看,凭你的条件,肯定可以进入很好的学堂任教”

    苏漫奇道:“太华?你怎么关心这个?”

    这里可是怒蛟的地盘,她田秀一个小小的学堂女师,每天和一群小娃娃在一起,居然知道几千里外的太华殿消息

    她这个四处游荡,很注意各处消息的人,反倒没听说过

    田秀眼里现出一丝小小的得意之色,四下看了看,低声说道:“哎,漫姐,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太华殿明道阁,要教化太华属下所有的妇人,让她们都识字、习武”

    苏漫一惊,放下手中的画板

    “这怎么可能,男子尚且无法都读书识字,何况女子?”

    田秀有些得意道:“太华属下,学堂开遍了所有村落,本来所有男童都是强制入学的,现在又加上了女童,但对妇人的教授,听说是另外进行,以免影响她们照料家务”

    “真的吗?怎么可能?”苏漫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田秀骄傲道:“听说是宁中则姑姑亲自主持这事,岂有作假!”

    “姑姑?”

    苏漫对这个称呼有些奇怪,她听过几次华山地界的人这样称呼,但并没有深究其意,不想从这个怒蛟地界的女师口中,也听到了这个称呼

    “嗯,我修炼的可是太华武功”

    田秀解释道:“我们都称呼宁姑姑为姑姑”

    苏漫摇摇头,自己也是学太华武功的,怎么没人教自己称呼宁中则为姑姑

    “你不知道宁中则姑姑吗?”田秀奇怪道

    苏漫说道:“知道呀!她是太华道君的妻子,听说修为很高”

    田秀骄傲道:“是呀,宁姑姑是天下修为最高的女人,也是最善良慈悲的姑姑”

    苏漫被引起了兴趣,问道:“你见过宁……宁姑姑吗?她比恒山派的几位师太修为还高?”

    田秀显然极为崇拜宁中则,巴拉巴拉把宁中则的事迹说了一遍,什么出战东方不败,管理太华庶务等等

    “宁姑姑辅助太华道君,把太华教发展得如日中天,又生育了岳易华、岳灵儿两个天之骄子,作为一个女人,已经做到极致了”

    苏漫想了想,却也是,一个女人做下了如此事业,委实不易,数遍天下,还真没几人能及

    田秀一脸憧憬:“姑姑和太华道君,自是神仙眷侣,就是一双儿女,也早早晋入化气期,资质之高,实力之强,在太华,甚至整个修炼界,也是屈指可数,这样的家庭……哎……”

    苏漫听田秀的语气有些异常,惊奇问道:“哦,田秀你见过太华道君一家,难道看上了那太华道君的公子?”

    田秀闻言脸庞一红,瞪了苏漫一样,语气有些惆怅

    “很久以前见过,不过,他们一家可都是站在云端的神仙人物,我等远远看着,就自惭形秽,如何敢奢想这些?”

    苏漫一听,还真见过,也来兴趣了,问道:“你还真见过太华道君一家,说来听听,他们都是怎样的?”

    在她的眼中,太华道君是天下最慈悲最无私的人,他赐予了太华地界人力量,太华儿郎才能力,驱逐野兽,重建家园

    天下各派,也都因为太华道君的做法,才不得不把武功传授民众

    可以说,是太华道君赐予了汉民力量

    她还没从汾阳出来的时候,以为太华道君是个白胡子老爷爷,仙风道骨,住在仙山上

    后来才知道,太华道君也是凡夫俗子,也娶妻生子,那种仙神一样的崇敬,也就慢慢消退了,但感恩依旧在,也愿意听人说太华道君的事

    但田秀似乎觉得太华道君和宁中则的事天下皆知,没什么好说的,却说起了他们的一双儿女

    “你知道吗?那岳灵儿,真是钟灵毓秀,天地精灵一般,人长得极其秀美,天资更是卓越,不过二十五岁,就晋入化气期,当真令人羡煞!”

    二十五岁!化气期!

    苏漫突然想起了宁灵,不过二十来岁,眉目秀美,清正雅丽,也早早晋入化气期

    宁中则,岳灵儿

    宁灵!

    苏漫突然觉得,自己恐怕是认识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但岳灵儿天资虽高,却依旧不如他哥哥岳易华”

    田秀的脸庞有些红润,眼睛在发光

    “岳易华更是妖孽一般的存在,你知道吗?苏姐,他二十一岁就晋入了化气期,修为进度之快,简直惊世骇俗,至今无人能及!”

    苏漫知道岳易华是太华道君的儿子,只知道他修为高,闻言不也大为咋舌:“二十一岁!啧啧,还真是妖怪呀!”

    天地大变后,各教弟子的实力迅猛增长,完全打破了各自内部的实力格局,有的弟子实力强过长老,有的徒弟实力高过师父,因此,那些年,各家都在积极调整,也对自家弟子的实力秘而不宣

    苏漫知道岳易华的名字,也知道他是化气期,曾战胜过少林高手,但却不知道他的年纪

    “是呀,岳师……岳易华就是妖怪,他还创造了《小华掷剑术》、《附灵术》,都是极其厉害的道法剑术,在太华大名鼎鼎”

    苏漫本来听到有些心旷神怡,但一听那名字,就觉得想笑,脸上神情有些古怪

    田秀一看苏漫的神情,就知道他想什么,哼了一声,说道:“这名字虽不响亮,但威能可吓死人”

    “一声‘去’,长剑瞬间越过数百丈,神鬼辟易,速度之快,威能之强,整个修炼界,少有人能挡”

    苏漫一呆,这个场景是如此的熟悉,深深地铭刻在她的心灵深处

    这不就是那个赠自己武功的青年,杀狼妖时的剑术吗?

    这是小华掷剑术?

    她一直在寻找那个青年,在太华地界厮混了好几年,也听说个岳易华的名字,但从来没有把他,与赠送自己武功的那个青年联系在一起

    岳易华,太华道君唯一的儿子,身份之尊贵,比之前朝的太子也不逊色

    在她想来,岳易华即便出个门,身边也必定有无数高手环绕护卫,与那个在山林里厮混,一脸青黑图纹,杀伐果断的青年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可今天,田秀的话,让她突然把两个本应不相关的人联系了起来

    “岳易华多大了?”苏漫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田秀显然陷入了回忆,并没有察觉,下意识回答道:“三十三了”

    苏漫心里又是一颤,那十一年前,岳易华就是二十一二岁,正好与那青年年龄相仿,会是他吗?

    一想到此,苏漫顿时归心似箭,想要回大陆,回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