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失败之理
    经此教训,霍单再也不敢随便逛什么青楼,所谓的红尘知己该断的全都断了,他家中的母老虎可不是吃素的,如若再遇到一次这种情况,很难保证不会在锦衣卫中胡闹,霍单可是爱面子的人,他丢不起这个人

    当然,这件事也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如果有事需要保密,千万别把这件事告知李旭!说起来李旭可是害他不浅,府内很长一段时间鸡犬不宁就是拜他所赐

    而李旭大嘴巴的称号也在锦衣卫中广为流传,那时候几乎人人见到李旭都以嘴哥相称,李旭自知做了亏心事,也不与他们计较,顶多笑骂两句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久而久知,嘴哥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难听了,他逐渐接受了这个称呼

    官职低于他者,便以百户大人或嘴哥唤之,而钟逸就没有那么不正经了,仅唤其名姓李旭

    而钟逸重提旧伤也不是为了嘲讽、鄙视李旭,仅仅是打趣一番,得到黄三石的保证后他心情很是畅快,言辞不免轻快些许,至于为何要存粮,这个原因并非什么秘密,对于忠心的手下,钟逸也很乐于解释一番

    钟逸抬头看着又躲藏在乌云身后的月亮,淡淡道:“这只是我未雨绸缪之举,我对白莲教不了解,他们所走每一步,我都难以猜到用意,不过......我却了解民心!”钟逸将民心二字咬得格外重,在他看来,没有比民心更为重要的东西一国的建立之初,得民心者得天下,而国家建成后,只有民心才能让这个国家长治久安,在大厦将倾之际,也只有民心才能将其挽回不仅国家,就连小小的城池也是如此,好比如今的海津城,若钟逸能够收买民心,不论其方式如何,那么任由白莲教翻江倒海,都掀不起什么大波浪

    “说到底咱们与白莲教的斗争便是民心相争,白莲教能有与朝廷对抗的底气就在于海津城中民心的积累而我们欲争夺民心,其一便是安定民心,若欲民心安定,粮食是绝不能少的,如果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口饱饭吃,不至于饿着肚子,谁愿意跟着这些外门邪教干掉脑袋的买卖古往今来,百姓最为逆来顺受,只要能活下去,他们便不会心生乱心,而民心一旦安定下来,白莲教如何能煽动?它能在海津城中享有这么多教众,也是从粮草动的手脚,隔三差五送些粮米,以小利诱之,在日渐积累下,便有了扎实的教徒基础”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钟逸便来气,他深深叹了口气,如今海津城中恶劣的局面全是拜这群毫无作为的官员所赐按理来讲,依海津城的富饶程度绝对能让每家每户都能活下去,可为什么白莲教这么受欢迎?还不是因为他们这些只顾自己利益的人不断克扣粮食,多加赋税导致,名不聊生才是反叛的关键之因!

    钟逸望着认真倾听的李旭,意味深长道:“今日的治国如烹小鲜,查反贼亦如烹小鲜,需要一步一步慢慢的布置,不可急于求成,从目前情形来看,做的越多错的便可能越多,动则破绽百出,不动则有奇效静观其变,见招拆招才是上策而粮草的重要性昭然若揭,古言之,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只有将想得到的每一颗有用无用棋子,先把它布置下来再说,只等将来火候一到,这颗看似无用的棋子兴许却发挥了大作用呢”

    李旭暗暗感叹,心中钦佩不已,诚心实意的恭维道:“大人明见万里!”

    钟逸恍然摇头,开口道:“无所谓明见,与白莲教无论斗勇还是斗智,说来都是我占了大便宜天时地利人和,我独占其二,因为我背后站着朝廷,站着陛下,我可兴举国之物力人力独战于一隅,在这方面,白莲教便吃亏多了,不过咱们也不可大意,与他们争斗不是什么轻松的营生,人和是三者中最为关键的因素凭此白莲教还可挣扎一番,再加上破釜沉舟、退无可退,哪怕他们悬崖勒马归降朝廷都只有一死,向死而生的人是十分可怕的,而我们却有很多顾虑,所以战斗很可能比想象中的更为激烈但最终结果不过落败一条道路,说起来我这也算胜之不武......”

    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只要钟逸保证好自己的安全,不被对方刺杀暗算,在一步步运营下,便是百分之百的胜算,大宁一国之力可不是开玩笑的,小小白莲教又无支撑,它用什么抗衡?

    海津城一行成了钟逸的镀金之旅,只要他能办好这件事,那么在官场中便如同大鹏一般扶摇直上,成为朝廷最年轻的栋梁

    当然,用的时间长短以及是否处理得一干二净都是皇上评判的标准,只有两者都及格甚至满分,钟逸才有可能如方才的设想一般平步青云

    李旭点点头道:“大人所言不错,虽然白莲教可以说毫无胜算,但也会挣扎很长时间,就连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陈帅都中了他们的陷阱,大人您可千万不能大意啊!”

    难得李旭能看到这些,不过他与陈达斌的处境却有很大不同,相较陈达斌而言,钟逸有了许多得天独厚的优势

    于是钟逸向他解释道:“陈帅所带随从寥寥无几,而海津城的锦衣卫也无人可用,能成功将霍单活着送回去,也是拼尽全力了,若是换一个人,怕是要全员折损在海津城中况且陈帅与我还有所不同,我是朝廷钦差,而陈帅只是锦衣卫指挥使当然,在咱们锦衣卫看来,指挥使便是最大的官职,可在海津城中不一样,仅有这一个衙署的人可用,而且这些人懒散惯了,不堪重用,难以与白莲教凶狠的白莲教对抗”

    “不过依我钦差的身份,便能得到许多便利,李旭你应当清楚大宁的钦差代表什么,其权势无出其右,甚至是可以代表陛下态度的人,所以我能调用的人或物,陈帅不一定调用得动,比如说我刚才要黄三石准备两千石粮米,换了陈帅与黄三石提同样的要求,你看黄三石会不会允诺陈帅?说到底他们并非锦衣卫,不必听任陈帅的调遣,更何况这些人的官职并不低,最次与陈帅同起同坐,陈帅也只能请求他们帮忙,不会像我这般有上下级的关系”

    “再说,陈帅太小瞧白莲教了,其实不仅只是陈帅,就连我来此之前都难以相信一个邪教能发展到如此壮大的地步,对敌人轻视,想不失败都难,所谓骄兵必败,陈帅堂堂锦衣卫指挥使,虽然嘴上不说,可心底里瞧不起这些终日的东躲西藏的白莲余孽,傲气是必然存在的,更何况陈帅在明白莲教在暗,陈帅一来海津卫便大明大亮地查白莲教,闹得满城人心惶惶,也激起了白莲教对陈帅的杀机,暗处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陈帅,一举一动都在这些人的掌握中,我不知敌,敌却知我,如此焉能不败?”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