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正文 第六十四章 不知好歹
    餐厅内的气氛其乐融融,三人有说有笑

    很快时间过去,宋南乔看了一眼时间,准备起身离开

    “南乔,你等等”

    奶奶叫住宋南乔

    随后她走进书房好一会

    待出来后,她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南乔,这个送给你”

    她将手上的盒子递过去

    宋南乔诧异,打开小盒子,里面是一个发着紫色蓝光的精美小物件

    她知道但凡是奶奶的收藏都是价值不菲,虽然手上的这个小物件不大,但工艺却十分剔透,细致

    “奶奶,这个我真的不能要,太贵重了”

    宋南乔推辞,无功不受禄,何况这么珍贵的礼物,她不敢收

    “你就收下吧,想来李维在公司肯定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让你费心了,再者说,当初若不是你,我这老太太早就扔在马路上无人问津了”

    “你人好,心善,奶奶喜欢你,这个小物件也是表达我对你的报答和歉意,这么长时间你忙里忙外的照顾李维和我,我很感动,没什么报答的,思来想去,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挺有意义的,所以就把她送给你”

    奶奶一番肺腑之言,宋南乔无法反驳

    “可是......”

    “乔姐,你就收下吧,这也是我和奶奶的一番心意,奶奶说的对,我也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你若是不收下的话,我和奶奶的心里也过不去的”

    李维在一旁附和

    一来二去,宋南乔只好收下这贵重的礼物

    “奶奶谢谢你,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李维他很聪明也很能干,况且我和您之间有缘,兴趣也相同,所以真的不用这么客气的”

    她一脸为难,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放进包包里

    李维和奶奶目送宋南乔离开

    此时外面天色已晚

    宋南乔开车回家,远远就看到别墅的灯还亮着

    推开家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压抑寒冷的气息

    唐竞泽正襟危坐的在沙发上,眸子犀利的锁定在宋南乔身上,浑身散发着一种红色警告

    “你还知道回来?”

    此时,午夜时钟正好敲响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我回来的时间相比你来说已经早了很多”

    宋南乔淡蔑的瞟了他一眼,冷冷回应

    唐竞泽每天回来不是后半夜要不就是夜不归宿,现在还有脸说自己

    还真是个大男子主义到骨子里的男人

    “别忘了你的身份,作为唐家夫人一点规矩都不懂,深夜回家满身酒气,你觉得你很有理?”

    唐竞泽起身,眼神阴戾的可怕

    “我的身份?”她冷哼,有意思么,时不时拿唐夫人身份压她

    “我的身份不是随着你的心情而定吗?现在是唐家夫人了,那明天呢?”

    心中的火苗逐渐燃烧

    总是这种态度来讽刺,真的当她没有自尊心么?

    她做什么都要请示一下

    那他呢?

    就可以为所欲为?

    何尝想过一点点她的心情?

    惦记过一点她的脸面?

    现在知道管起来了,之前的漠不关心呢?

    “不守妇道,大言不惭,若是传出去岂不是给我们唐家丢了脸面”

    “你们唐家,你的心中只有你们唐家,但是唐竞泽你别忘了,唐家的脸面早就让你给丢光了,现在却又赖在我头上,大言不惭的到底是谁?”

    两人剑拔弩张,争执不下

    “你是在说我吗?不知道谁的绯闻在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现在又半夜回家,难道不是和你所谓的助理在厮混?”

    他自从下班后回家等到现在,压抑的怒火终于得到释放

    宋南乔厉声纠正,一想起唐竞泽整天花团锦簇的模样,心中来了气

    “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他只是我助理,你和其他女人那才叫厮混,请你分分清楚,不要在我的头上乱扣帽子”

    唐竞泽听出端倪,眉峰微挑

    “哦?这么说你是在吃醋?吃醋我身边的那些女人?”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自己不觉得恶心我都替你恶心,我不像你来者不拒”

    宋南乔见他眼底藏不住的得意,心里顿觉窝火

    而他,每每看到她和李维在一起的画面就觉得格外的扎眼,心里说不出的堵

    “你当然会恶心,因为你吃醋我身边的女人不是你,所以找来李维,老牛吃嫩草?”

    宋南乔怒瞪眼前的唐竞泽,自己和李维清清白白,怎么到了唐竞泽的口中竟是这样的龌龊

    “你的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一点,我和李维之间什么都没有”

    “没有?你当我是瞎的吗?下班后不见人影,半夜才回来,怎么?**一度去了?”

    “啪!”

    宋南乔气急败坏,他可以讽刺自己,但绝对不能侮辱自己的人格

    狠狠的将手上的包摔在地上

    “叮叮叮....”

    伴随着清脆的声响,从宋南乔的包中滚落出一颗散发着耀眼蓝色光芒的小物件

    “矢车菊色蓝宝石?”

    两人的视线纷纷落在滚落地上的蓝宝石身上

    矢车菊色蓝宝石,唐竞泽再熟悉不过,那是曾经他母亲非常珍爱的一款蓝宝石,但却始终都没有得到,心心念念了很多年,如今出现在宋南乔的包里,这让他匪夷所思

    名贵的矢车菊蓝宝石,很多人听闻却很少有人见到,周身散发着微带紫色的靛蓝色,犹如天鹅绒状柔软的质感,这种浓烈深邃的丝绒质感,深沉如日暮时分的夜空,被誉为蓝宝石中的极品,任何人见到都会在心底产生无法释怀的感动

    蓝宝石名贵,不是有钱就能得到的珍品,可为何会出现在宋南乔那里

    唐竞泽眉头紧皱,嘴角冷冷的一撇

    “想不到你居然拥有矢车蓝宝石,看来刚刚我的确是误会了你和李维的关系......”

    话说一半,唐竞泽沉默半晌

    “想来李维那种人物是不可能送你这么名贵的蓝宝石,那么金主是谁?”

    金主?

    宋南乔被问的一愣一愣的

    这是在诽谤自己找了个金主?

    “唐竞泽你把话说清楚,什么金主,你以为我是艾琳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