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我们一起面对
    夏竹来到了医院,才对这个病有了详细的了解,她今天可以做临时的检查,不过准确度不高,这种病的潜伏期还是很长的,一两个月,甚至更久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如果李佑晨真的被感染了,那么她被感染的风险的确很高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化验之后,伤口也处理好了,让她过两个月再来做一次检查

    夏竹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医院的长廊里,怎么会这样?

    她突然间开始莫名的期待自己的婚礼,原来当一个人失去什么的时候,才会发现它存在时的宝贵

    这段爱情太不容易了,夏竹舍不得放弃,可是如果她真的被感染了,即便不是那种不正当的途径,也还是觉得对不起白胤庭,他的身边不应该有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

    刹那间,夏竹想了很多很多,她甚至开始想如果自己死了,小毛豆该怎么办?白胤庭是否会为她再找一个新的妈妈

    因为做的是紧急检测,结果出来还是很快的,暂时她是安全的,可是并不代表以后没有危险性

    夏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即便医生跟她说了传染的途径,她还是不放心

    万一呢,万一不小心就让小毛豆也感染了怎么办?

    她还那么小,夏竹不敢冒险,她宁愿在这段时间里,一个人呆着

    走出医院的时候,一辆车从她的身边疾驰而过,幸好夏竹躲闪的及时,那辆车并没有真正的撞到她

    可是伴随着急刹车的声音,那辆车停了下来,紧接着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向她围拢了过来

    夏竹对这种场景再熟悉不过,没有多想,便开始拼命的奔跑

    这可是白天,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夏竹大声的呼救,那几个人却将她的呼救无视了

    有人向他们这边看过来,但是看到后面的人手里拿着枪之后,他们也不敢靠近,最多只能选择报警

    这时,另外一辆车停在了夏竹的身边,“快上车”

    夏竹只是看了一眼,甚至没有看清楚车里的人是谁,她就拉开了车门,还没将车门关好,这辆车就急速的离去

    她甚至听见了后面的那些人唾骂的声音

    夏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她惊魂未定,看向开车的人,竟然是芮丹妮,难怪刚才感觉声音那么熟悉

    “嫂子,今天不是你和胤庭哥的婚礼吗?你怎么在这里?那些人是什么人啊?”芮丹妮问

    “我也不知道”夏竹声音很轻,她太累了

    “你这是受伤了?”芮丹妮瞥了一眼,“要不要去医院啊?”

    “我已经去过了,没事”夏竹觉得自己至少暂时安全了,所以她闭着眼睛,只顾着喘息

    “那就好,我听说婚礼暂时取消了,是真的吗?为什么?因为你受伤了吗?”芮丹妮问

    夏竹没有回答,芮丹妮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害怕了,“你脸色特别难看,我还是给胤庭哥打电话吧”

    “不要”夏竹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

    “为什么?”芮丹妮不解

    “你听我的,我会亲自给他打电话的”夏竹有些虚弱

    “好吧,不过胤庭哥若是怪罪下来,你可要替我说话啊”芮丹妮有些犹豫的说

    夏竹点点头,过了一会儿,芮丹妮将她带到了一处公寓,“我暂时一个人住在这里,不然你去休息一下?”

    “好”夏竹没有多想,她现在真的累了,而且有些惊魂未定

    芮丹妮将她扶下车,看了看周围,这里也是她第一次来,莫名的也有些心虚

    将夏竹带上去,开门的时候竟然有些手抖,颜凝宣那个女人如果没有欺骗自己的话,这里应该是没有人的,可是芮丹妮却不敢信任她

    打开门之后,芮丹妮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这才松了口气

    将夏竹扶进房间,芮丹妮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让她休息,便退出了房间

    颜凝宣给她发信息过来的时候,她还被吓了一跳

    “给白胤庭打电话,让他过来将夏竹接走,你也算是得到他们的信任了,千万不要多话”

    “真是的,我凭什么听她的摆布啊?”芮丹妮虽然不满意,不过还是打了电话

    白胤庭听说夏竹在芮丹妮这边,也很惊讶,不过还是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到了这里以后,芮丹妮将她遇见夏竹的事情说了一遍,白胤庭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他走进房间,看着脸色苍白的女人,她睡着了,不过却紧皱着眉头

    “老婆?”白胤庭轻声的叫她

    夏竹突然惊醒,然后飞快的躲避了白胤庭伸过来的手,“你不要靠近我”

    “老婆,你没事吧?是我,我的白胤庭”白胤庭以为夏竹做噩梦了

    “我知道,所以才不要你靠近”夏竹红着眼睛说:“那个人真的是李佑晨,他说他患了艾滋病,你看到了,我手臂上的伤就是他用刀划伤的,而他在划伤我之前划伤了自己的手臂,我的身体很有可能已经有这种病毒存在了”

    “没关系,不管遇到了什么问题,我们都要一起面对”白胤庭此刻只想让夏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

    “你还没听懂吗?这种病毒是会传染的,在这段潜伏期里,你不要再来找我了,照顾好孩子,我就留在这里,你让丹妮也暂时搬出去吧”夏竹说

    “你说什么呢?我就算再无知,也知道这种病是不会通过空气传播的,我们还是可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面的啊?”白胤庭又往前靠近了一步

    夏竹吓得从床上跳下去,大声的说:“你离我远点,听我的话,不要靠近我”

    他们两个人在房间里不断的争吵着,而站在门口的芮丹妮却开始感觉浑身不舒服了,因为她之前并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她其实是有和夏竹有比较亲密的接触的

    比如她可是贴着夏竹将她扶上来的,并且还为了体现自己的体贴,给她盖被子,倒水,天啊,自己该不会已经中标了吧?

    芮丹妮愤恨的走进了洗手间,开始用洗手液不断的洗手,却有一种来不及的感觉

    夏竹,果然是阴险自私的女人,不让白胤庭靠近她,竟然不管她的死活?

    芮丹妮对夏竹的恨一下又增添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