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草原上的日子
    “这位...大汗”

    那边李靖正在带人清剿突厥人的王庭,这边闲来无事的王霄就蹲在颉利身边消磨时间

    现代世界里的军队,指挥首脑被打掉,然后遭遇突袭也会陷入混乱更别说是现在了

    李靖那边很顺利,失去了首脑还被突袭的突厥人,根本就连像样的抵抗都组织不起来,接下来就是后期清场的事情

    王霄蹲在颉利身边,看着他那魁梧强壮的身躯,好奇的询问“请问,你钻过老鼠洞吗?”

    关于颉利的记载中,有说他逃跑的时候被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钻进了老鼠洞还是什么洞的逃亡

    看他这副魁梧的身形来说,鳄鱼洞也钻不进去啊

    颉利抬头看着他,目光之中流露出倾佩之色“你是个英雄”

    “这还用你说”一旁的刘波也蹲了下来“侯爷能从千军万马之中生擒你而来,当然是英雄”

    王霄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你懂突厥话?”

    他跟颉利说话的时候说的是突厥话,没想到刘波也能听得懂

    “哦我想起来了,你的确是会说之前在马邑的时候你也听得懂”

    “末将常年驻守这边,经常跟这些突厥人打交道”刘波恭敬的向王霄行礼

    孤身潜入敌营,然后将敌酋抓出来这种事情对于这些大唐军士们来说,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故事

    现在亲眼所见,一个个都是万分敬仰

    王霄拍了拍刘波的肩膀“你们才是大唐的基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在边疆负重前行,才有了大唐百姓们的安居乐业”

    刘波与四周看管颉利的唐军将士们,纷纷红了眼眶

    常年驻守边疆,顶风卧雪的谁愿意啊现在有了王霄的认同,顿时觉得这些年吃的苦都是值得的

    夸赞一番唐军将士,王霄的注意力重新落回颉利的身上

    “大汗,我们合作个事呗”

    明明怕的双腿都在颤抖,可颉利却还是昂着头想要维持自己可汗的尊严“何事?你要放了我?”

    “这种玩笑话就别说了咱们认真点,谈点生意”

    王霄笑呵呵的抬手拍了拍颉利那威武的脸,他感觉这张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与李二有点想象,所以又拍了几巴掌

    “你用你大汗的名义,号召草原上的部落投降我帮你向陛下求情留你一命,再给你个入股做生意的机会如何?”

    大唐百姓绝大部分都是文盲,可草原上的人更是连礼义廉耻什么都不知道的愚民

    颉利编的自己能拳打北海恶魔,脚踢南山怪兽

    唱歌能让狼群跪拜,怒吼能让苍鹰坠落

    抬手就能放翻草原上最烈的马,踹脚就能踢到草原上最强壮的公牛

    这种现代人一看就会笑到肚子疼的故事,草原上的人却是深信不疑

    所以颉利在草原上还是很有影响力与号召力的

    他如果能主动投降帮忙招降,起到的作用堪比数万大军

    别看颉利长相威猛,实际上内心却是一个敏感脆弱的男人

    他要是真的有骨气和勇气,那可以战死或者自尽怎么会到长安城去为李世民表演舞蹈还不是因为怕死啊

    不过此时的颉利,在王霄的面前还想要展现一下自己草原英雄的气概

    他挺起胸膛,做豪迈状“我是草原的苍鹰,当翱翔蓝天我是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投降的”

    “你这样的苍鹰,我可见得多了”王霄伸手握住颉利的一根手指“他们可比你有骨气的多”

    ‘咔!’

    “嗷呜~~~”

    之前还面不改色说自己是苍鹰的颉利,翻着白眼化身饿狼鬼叫起来

    “人要有自知之明”王霄握住了他的第二根手指“你得先认清楚你现在的身份”

    ‘咔!’

    ‘嗷呜~~~’

    “你看现在这是在打仗”王霄换了只手,在颉利惊恐的目光中握着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刀枪无眼啊,你若是死在了这里,只要首级其实也是可以的说不定功劳更大”

    “我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十指连心,痛彻心扉的颉利再也受不了了的

    ‘咔!’

    ‘嗷呜~~~’

    “我已经应下了啊!”颉利快气疯了,他明明已经同意了

    王霄笑容亲切的摊开手“抱歉,习惯了”

    有了颉利的帮忙,东突厥王庭的抵抗很快就平息下来

    原本李靖是准备拿了好处就撤兵的,可得知王霄说服了颉利帮忙收伏四周部落,当即就改变了主意

    派出快马向长安城飞奔报捷,同时命令驻守在马邑的唐军留下部分守军后,立刻全军开过来

    王霄把颉利交给李靖之后,他就跟着信使会到了马邑组织起自己带来的庞大商队,将马邑城中众多的物资装车,顶风冒雪的一路送去了定襄

    没有这些物资,李靖的大军在草原上可扛不过可怕的严寒

    大唐军队驻扎在城池里的时候,有房屋城墙可以遮挡寒风,还有木材可以烧火取暖

    可这大草原上寒风呼啸的,只有牛皮帐篷至于取暖什么的,那都是跟着牲口们住一块来取暖

    都说他们身上有味儿,这么生活怎么可能没有味道

    草原上只有少量的稀疏树木与灌木丛,这点东西哪里能撑住万余唐军一个冬天的取暖要求

    王霄带来的物资里有不少的火油,还把马邑城内的木头都给带上依旧是不够用

    李靖为了能够尽可能的打击东突厥,不愿意退兵想要继续扫荡四周部落

    虽然这么做会导致大量的冻伤,可比起战略来说他愿意去接受

    “将军”王霄带着商队再次过来颉利的王庭,他向李靖介绍自己带来的那些学医的小年轻们“这些人都懂得外科医术,军中伤病可以找他们治疗”

    说是高大上,外科医术什么的

    实际上就是最基础的清创用药缝合,外加治疗冻伤的截肢去疮肉什么的

    大唐军中的伤药是石灰粉,这玩意的效果在王霄看来,不比在随手抓把土强多少

    王霄去了一趟终南山,吓的满山野兽乱跑的同时也找到了孙思邈

    两人一起合计商议,然后动手调配了一款新的伤药

    伤药这东西也可以调配出上品来,效果很好的那种不过如果是想要作为军用,那就不行了主要是成本与原材料稀缺

    要从大众化的原材料里寻找调配,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现场观看了伤病救治,李靖当即把王霄带来的这些小年轻们都编入军中,成为了正式有编制的唐军

    李靖的大军不断出击,按照颉利以及俘虏们提供的情报扫荡着草原

    一个接一个的部落被打掉胆敢抵抗的部落直接灭,愿意听从颉利命令投降的则是带走安置整个东突厥都陷入了崩溃之中

    不过随着天气越来越冷,雪也越来越厚唐军的行动就越来越困难

    最重要的是缺少防寒避风的地方

    草原上冬天的寒风,那真的是跟刀子一样可怕

    唐军也不习惯与大牲口住一个帐篷里取暖,那味道真的是能熏死人

    忧心忡忡的李靖在营地里闲逛,心中默默计算着到了春天会损失多少人

    计算的结果让他难以接受,因为严寒而损失的人甚至要比战场上损失的还要多

    “这是什么?”

    心烦意乱的李靖看到了不远处的雪地里出现了一座座的雪包看着还挺整齐,不像是下雪落成的

    “这都是什么?”李靖疑惑的询问身边人

    “将军”刘波上前行礼说“这是长乐侯带人修的雪屋,里面不但干净还挺暖和的”

    李靖惊讶上前,走进一座雪屋里打量观望

    屋子面积不大,不过睡几个人没问题而且里面很干净,比起外面寒风呼啸的还真是能称得上是暖和

    没说的,李靖当即跑去找王霄

    此刻王霄正在带着那些商队的人,从唐军将士的手中收购各种战利品

    马匹不提,那些牛羊因为缺少草料不断掉膘,而且估计不大可能活到开春干脆都是直接宰了做肉干

    此外唐军将士们还缴获了很多的毛皮,药材,器皿等等各种财货

    东突厥卡着丝绸之路收税劫掠,不时还会跑去西域勒索洗劫那些西域小国部落里各种各样的物资数不胜数

    这些将士们还要继续驻守在北边,他们拿着那些毛皮药材什么的也没用

    王霄这边就带人过去收购,直接换成铜钱布帛这样的实惠东西

    而且王霄还承诺,将士们留下详细地址,他们回到关中的时候会把铜钱布帛直接送到家里去

    没什么可说的,唐军将士们热切的把自己的战利品换成财货,然后委托商队带回去

    这一招类似空手套白狼,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收购了堆积成山的货物

    如此之多的东西带回长安城发卖,赚上两倍的利润都是瞧不起这些各家商号派来的人手

    王霄组建的这支商队,这次可算是赚大了

    “这就是发战争财不过前提是你得打赢了才行”

    李靖也是很顺利的就得到了如何建造雪屋的技巧,这下算是彻底解决了唐军的一个大问题

    熙熙攘攘的在草原上渡过一个严寒的冬季,时间来到贞观三年开春

    大雪消融的时候,王霄带着装满了各种物资的商队,押解着白胖了不少的颉利南下返回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