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聒噪
    “后面好像有人在追我们”于浩阳从倒车镜里看到后面好像有个女人在朝着这边招手

    “谁啊?”李冰直接转头趴在后边窗户往外看

    方艺晨也瞄了眼后视镜

    “哎,好像是萧寒”李冰指着后面喊道,“真是她,真是她”

    于浩阳一听是认识的人,踩油门的脚就没用力,转头看向副驾驶的方艺晨

    “不用管她,不熟悉的人”方艺晨不在意的收回了视线

    “对对对,小弟弟赶紧走,可别让她追上”李冰也赶紧催促,她可是还记得丫丫的警告呢,要是让萧寒赖上,她也是要被扫地出门的

    于浩阳瞪了后视镜里的李冰一眼,然后猛踩油门,车子就窜了出去

    而后面追着车子跑了几十米的萧寒挥舞着手臂,大喊:“等等我!”

    她就不明白了,刚刚车子里的人好像看到她了,车子速度明显慢下来,结果她刚追到一半,车子又莫名其妙加速开走了,难道整这一下就是为了耍她玩吗?

    萧寒看到车已经没了影子,终于放弃了追赶,踩着小高跟拎着行李箱追跑了几十米,真的把她累坏了

    她也是可怜,在火车上的第一天因为没钱补软卧,只能和李冰分开,半夜的时候原本想去找软卧的李冰挤挤,结果车厢门锁了,她过不去只能回到硬座去,那一晚上罪让她遭的,基本上就是睁着眼睛硬挺了一晚上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她再次尝试去软卧找李冰,这次她到是如愿走进了硬卧车厢,结果硬卧和软卧车厢的门还是锁的她不放弃,特意去找了列车员,想问问那扇门啥时候开结果人家列车员告诉她,在车没到达终点之前,那扇门都是关闭状态,是不准许普通乘客到那边去的

    萧寒没办法,因为找了列车员,硬卧她都呆不了,只能再次回到硬座直到下午,她才想了另一个办法,等下午火车到站,她就从硬座车厢下来,在站台上走到软卧那边去,这样就不用过那扇门了

    她这办法到是挺好? 也成功的走到了软卧车厢处? 只是那边每个开着的车门口都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列车员,每位上车的乘客都要求出示车票? 不是本车厢的乘客是不准许进入的

    萧寒这个恨啊? 蒙混不过去,她就只能又回到硬卧想着在坚持一晚上? 下车前她一定要抓住李冰,怎么也不能让她把自己甩了

    就秉持着这种信念? 她在硬座又坐了一宿

    今早火车到站后? 她到是想抢在前面下车,好去出站口堵李冰奈何硬座车厢人太多,过道上挤满准备下车的人,她就是想快点下车都不行

    就这么的? 她下车后就一路狂奔到出站口? 然后就看到了李冰的背影,等她追到路边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出去老远

    她不放弃的在后面拉着行李箱狂追,结果前面的车子就像是耍她一样,先是慢了下来? 眼看着她要追上后,它又加速开跑了? 就留给她一脸车尾气

    萧寒弯身双手拄着膝盖狂喘,嘴里不断的在大声咒骂李冰和方艺晨两个人她已经把自己的悲惨都算到了她们头上

    喘了一会儿? 她也知道再骂也无济于事,于是站直身? 四周打量了下? 然后就拉着行李箱又走回了火车站好在她在社会上混的那两年还认识了几个朋友? 其中一个现在好像就在成都,她要打电话过去问问,要是真的在的话,她就暂时有地方住了至于别的,那就以后再说吧

    再说绝尘而去的车里,李冰叽叽喳喳的讲述着她在车上的经历

    “我跟你们说啊,火车上的饭才难吃呢,还死贵死贵的,我吃了第一口就后悔了,丫丫,别说没有你的手艺好了,就连我妈的手艺它也赶不上你说说它们想啥呢,居然敢拿出来卖钱这也就是我现在脾气好了,要不肯定得找他们列车长理论理论”

    于浩阳忍不住侧头看了方艺晨一眼,方艺晨正好也看过去,然后成功接收到了他眼里表达的意思

    她忍住笑咳嗽了一声,“行了,你消停会儿吧,都下车了你还说那些干啥,好像你多厉害一样,还管到人家铁路口去了”

    “我这不是为普通老百姓鸣不平吗”李冰不服气

    “拉倒吧,老百姓可用不着你,老百姓觉得在长途旅行中,有口热水有口热饭吃就满足了,可不像你这个大小姐,走到哪挑到哪我看你这样的,最好以后多挣点钱,想去哪的时候就自己开火车去,那样的话就啥啥都你做主了”方艺晨说道

    于浩阳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心想这女人可真能瞎掰,在华国就是再有钱也买不到火车的,铁路系统归国家所有,个人不得买卖

    “切,我还不惜的做主呢”李冰嘴硬的说道,“哎,对了,小于弟弟,刚刚说你是大学生,你是哪个大学的啊?今年大几?”她聪明的转移了话题

    于浩阳再次皱眉,心里已经把方艺晨这个朋友归类为最不喜欢的那类人里面了,就因为一个称呼,从小弟弟道小于弟弟,他哪个都不喜欢

    自然,他不开心,肯定是不会勉强自己和后面那个聒噪的女人说话的

    一时间车厢里,从李冰问完话后就陷入了一片寂静

    李冰这个粗线条在半分钟后也感受到了车里尴尬的气氛,对于司机小于她不算熟,所以只能对副驾驶的丫丫求助了

    方艺晨抽回自己被拉住的袖子,当不认识她心想就她这情商,多亏是在学校单位,相对还比较单纯,这要是放到社会上,估计就是有对厉害的爸妈也不管用吧非得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几个来回不可

    “呵呵,我这还挺饿的,丫丫,咱们啥时候能到家啊”李冰感觉出驾驶员小于弟弟跟自己不是一路人,她胆子不是很大,所以干脆就当他不存在,直接跟丫丫说话

    “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