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监察如浪方可成(第六更)
    李易更清楚,这个时期的将领太能打了,一遇到战机,保证出动

    唐朝和吐蕃本来之前输的多,结果在开元时期,打谁都能打

    敌人打过来,不但能挡住,还能反杀

    敌人稍微有一点疏忽,直接就干过去

    正是因为如此,大唐朝堂才开始信任节度使,然后随着经济逐渐转差,节度使自己养的兵变厉害……

    这是军政集中于一人的后果,没分开,互相少了掣肘

    李易那个时候,军是军、书记是书记、行政一把手是行政一把手

    **避免不了,但想造反,做梦吧

    没有一个人说是可以把地方给统一的

    之前有各个军区,后来发现,只以军区而论,还是容易出问题,结果给变成了更大的战区

    “易弟,有此体系,朝廷与地方的联系将更加紧密,凡是有村子的地方就能同驿卒,你能想到什么?”

    李隆基一副我想到了你没想到事情的样子问

    “还请三哥指点”李易眼中露着茫然之色,其实想的是举报与上访

    他不知道大唐有没有用,反正他那个时候没用,他那个时候最有用的是找媒体

    媒体一暴光,地方就积极,事情闹大了,上面也会发声,不然就跟瞎子和聋子一样,还可以当哑巴

    “易弟你想,书信往来多,驿站独成一体,有人发现地方官员贪腐,是不是就能写信送过来?”

    李隆基把话说出来,一脸他已掌握全天下的神情

    “那地址写哪呢?村子里举报县令,给谁写信?给州府写信,万一州府跟县令关系好咋办?”李易说出第一个问题

    “给朝堂写信,抵制就是长安兴庆宫,然后是……内侍省”

    李隆基说出地点,他还是不放心别人

    李易点下头:“当地驿站的人是当地人还是别处的人?那些人中,会不会有人看到这个地址,跑去给县令报信?

    速度快的信需要加钱,没有那些钱,就要慢慢等,凑够了数量送一批

    给长安兴庆宫内侍省的信,有没有回信谁知道?送没送到谁知道?

    多少钱可以让驿站的人把那封信抽出来销毁?写信的人之后会不会死?”

    李隆基拿起个炸串默默地吃起来,吃一口,又拉托盘漂过来,蘸蘸酱

    “扇贝周围那一圈哪去了?”李隆基不想说防止**的事情了,他发现杜绝不了

    “裙边切下去了,里面可能会含有过敏的东西,你现在不能接触,不然还得慢慢养

    等你身体好了,我给你拌麻辣裙边,多放点香菜和葱油,那才好吃呢

    地方上的事情,想查就能查,一点不复杂,就看愿不愿意查”

    李易早已习惯,世界都是一样的,什么清廉指数高,都是扯淡

    比如排名第一,在疫情的时候侮辱他的国家的国旗

    还有排名前十的,发和平奖的,在国际上就给人家跪的

    李易明白,知道的越多,对这些清廉的说法越唾弃

    李隆基看出来李易的态度了,从表情上看出来的,他挺不高兴:“难道不该查?”

    “姚崇家贪那么多,他的儿子们……”李易就一句话

    “地方涉及到百姓”李隆基的声音小了

    “是查贪啊,还是查受贿?我还行贿呢,整个京兆府所有官员,哪个没拿李家庄子的好处?”

    “坑害百姓的总该查吧,至少京兆府的官员不敢欺负百姓,你盯着呢”

    “那就查呗,派人去暗访,不要明查”

    “派去的人万一也不行呢?”

    “派一拨去可能有问题,一个月派一拨呢,之前不是说了么,行贿都行贿不起,人太多”

    “今年就派,绝对不能姑息”

    “三哥喝汤吧,甲鱼汤凉了没发喝,太腥”李易不说了,该说的已经说完了

    “不喜欢吃甲鱼,肉太少”李隆基矫情上了

    “炖了四个多时辰了,把汤和银耳吃了,甲鱼拿回去给庄户吃,肉里的营养还是比汤多”

    李隆基喝了几口汤,吃掉两个大银耳:“易弟,若你到一州当刺史,会如何?”

    “三哥是问廉洁吧?我当然廉洁了,我有钱啊,别人想贿赂我,简直是开玩笑

    要说杀人,得看地方情况,地方百姓日子好过,我明知道官员捞了大量钱财,我也不会管

    当地百姓饿得面黄肌瘦,当地官员一钱不贪,我也收拾掉他,不让他当官了

    若当地百姓生活不好,而地方官员日子好过,必须杀,我亲自下手也没问题,我杀人如杀鸡”

    李易把半只甲鱼拿过来,看一看,吃肉,没有多少肉也吃

    “血呢?”李隆基突然想起重要的东西,甲鱼血哪去了?

    “给嫂嫂喝了,一盅高度白酒,就那么点,你不能喝,你一口酒下肚,得养多少天?”

    “哦,那就行”李隆基认为不浪费就好

    “晚上小家伙跟我睡,三哥你是胃阴虚,不是肾虚”李易指指甲鱼汤

    李隆基刚才还说不爱吃呢,这下把另外半只挪过去,仔细品尝,不给李易吃了

    李易又说:“最近不会有什么大事情,我给你出个议论的东西

    关于木轨在京兆府铺就线路的,你就不用上班了,扔出去给你手下的人讨论

    你好好睡一觉,长时间精神紧绷会让人内分泌失调了

    休息一天,就能调整过来,真有什么大事儿,我又没出去,我一直在”

    “明天我不用上班了?”李隆基像个孩子一样

    “就在骊山上呆着,你庄子那点小买卖别担心,实在不行,我写信给老毕,让他帮忙照看”

    李易点点头,休息吧,别人都有休沐呢,你有吗?

    李隆基瞬间精神状态就不一样了,跟一个小孩子得到大人的承诺,说明天不去上课,而是去游乐场一样

    李隆基等不得了,跑出去写,告诉群臣明天讨论什么,他知道李易已经有完整的规划了,就是叫别人有个事情做

    李易也写一封信,给毕构,写的并不是轨道的事情

    他让毕构梳理一下外来商人商品定位和税收取值的问题,要出三联账,不然会出事儿

    不给三联的话,里面有漏洞

    正好开春了,河运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