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宴非好宴
    月色当空

    柳明志小宴了一帮兄弟,在府中饮酒赏月

    直至苏柏青回军中大营疗伤,石怀也没有露面,来王府面前柳大少

    柳明志听亲卫回话说,石怀去了城外大营视察麒麟卫弟兄们安营扎寨的情况去了,今夜很有可能不回来了,明天再行登门向并肩王请罪

    柳明志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与石怀见面也不差明日一天的功夫

    柳明志与宋清等人告罪了一声,称还有一些公务尚且没有处置完,便自罚三杯退出了酒场

    回廊之上,柳明志脸色微醺,手中挑着灯笼望着演武场上还在喝酒划拳的一干弟兄无奈的笑了笑

    戏骂了一声一群酒鬼,挑着灯笼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柳明志的书房之中,柳松手中端着一盆,柳明志正将头埋在水盆之中醒着酒意

    良久之后,柳明志一边擦着脸一边坐到了椅子上,望着将水盆搁置木架上的柳松

    “老头子有没有让你带什么东西给我啊”

    柳松嘿嘿一笑,从怀里取出两封书信递到了柳大少面前:“少爷果然慧眼,老爷让小的给你带了两封书信回来”

    柳明志接过书信,挑了一下烛火的灯芯,书房登时明亮了不少

    “你在京城有没有听到嫣儿的消息?她的安危没问题吧!”

    “少爷放心,小的听说少夫人安然无恙的呆在后宫之中陪着太皇太后,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就是...........”

    “就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听说少夫人好像被禁足了,不能离开后宫,至于真假小的就不知道了”

    “没有危险就好,你有没有听说一些宫里的消息?”

    “这个倒没有,小松急着寻找姜大人将少爷的书信交给他,并没有太过关注宫里面有什么消息”

    柳明志默默的点点头,研墨润笔片刻提笔书写了起来,良久之后柳明志将三封书信交到了柳松的手里

    “传给老头子一封,另一封让老头子想办法找打睿宗身边的大总管周飞,让他将书信传给他,最后一封让老头子想想办法,送到太皇太后跟嫣儿的手里”

    “小的明白,小的告退!”

    柳松走后,柳明志拿起两封柳之安让柳松捎来的书信迎着灯火翻看了起来

    柳明志看着书信上的内容,时而苦笑,时而眉头紧皱,时而陷入了深思,短短时间犹豫脸谱一般变化多端

    柳明志看完两封书信,沉默了半天,打开窗户打了个手势,朱雀英姿飒爽却媚骨天成的娇躯飞落书房之中

    “朱雀参见少爷!”

    “免礼,石怀这个家伙的踪迹查清楚了吗?”

    朱雀从怀中取出一叠宣纸递到了柳明志的手中,柳明志接过来观看了片刻,嘴角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

    “有钱,比本少爷都有钱,短短几天时间,北疆大小将领的府门被其登了个遍!”

    “你说,这得送出去多少银子啊”

    朱雀耸了耸薄纱下裸露的香肩:“雀儿也不知道,有的送出去了,有的没送出去,虽知道礼盒中装的多少金子,又有多少银票”

    柳明志思索了片刻,迟疑了一会终于是将手里的纸条对着烛火点燃丢到了火盆之中

    “那么多将领府上都去了,唯独本少爷这个一字并肩王兵中路兵马大元帅的府上不来看看”

    “雀儿啊,你说这家伙是不是看不起本少爷,觉得本少爷没有资格让他登门拜访啊!”

    “少爷,雀儿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想的什么”

    “呵呵......也是,不过既然瞧不起本少爷,这样的人依我看呢,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朱雀妩媚的俏目寒光一闪:“雀儿明白了,雀儿马上传令让弟兄们除去此人”

    “哎,别激动,这件事用不着你们动手,弄死他也得明着来,让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因为什么原因死的”

    “这件事你们就别管了,本少爷明天自有安排,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朱雀不情愿的望着柳大少,娇躯一转斜躺在书房之中的简易床榻之上,葱白玉指轻轻地划过光洁的下巴,俏目中的妩媚之意妖娆迷人

    “雀儿累了,不想走,夜色已深,夫人们也都安歇了,雀儿看少爷你不如陪雀儿一起在书房安歇一晚好了!”

    柳明志脸色窘迫的望着娇媚诱人的朱雀,下意识的揉了揉腰,酒意瞬间清醒过来,取出钥匙丢给朱雀便慌不择路的跑出了书房

    “锁上门,乖乖回去休息,其他的事情等本少爷神功大成之后再说吧!”

    朱雀嗔怒的跺了跺脚,对于柳大少的不解风情幽怨不已,气鼓鼓的锁起了房门,施展轻功离开了书房

    翌日,日上三竿、

    王府门前停下了一匹匹熊健的战马,一个个动作伶俐的汉子提着简易的礼盒,在下人的带领下朝着府内演武场走去

    正是北疆之中大大小小有资格接到柳明志名帖的将领

    约莫一个时辰左右,王府前才没有了来人的意思

    王府演武场之上,柳明志望着台阶下一百多将领抱拳轻笑了起来

    “本王多谢诸位将军赏脸赴宴,请入座”

    “多谢王爷,恭贺王爷身体痊愈”

    柳明志跪坐在矮桌面前轻轻地拍了拍手掌:“来人,上酒,奏乐”

    “遵命!”

    在柳松的带领下,一群王府的下人捧着一坛坛陈年佳酿摆放在一群将领的桌案之上,不远处的凉亭之中,十二个姿色一等一的妙龄佳人,轻纱遮面,手中各种各样的乐器开始演奏着一曲充满豪迈之意的曲子

    这十二个姿色上乘妙龄佳人正是昔年江南剿匪之时,柳大少收入麾下的敦煌十二飞仙

    曲子不时地透露出些许的杀伐之音,听得云阳,张狂,南宫晔等人下意识的眉头皱了几下

    几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眸中的意味

    这场酒宴不能说是宴无好宴,更说不上是什么鸿门宴

    但是这场宴席只怕也没有那么简单,怕是要见血啊

    想通这些,几个老狐狸的目光下意识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石怀,苏柏青,还有青年将领一眼,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并肩王因为两国敌军逃出包围圈的事情,气的怒火攻心吐血而出

    这其中固然有很多因素,三十万新兵无法来得及及时合并也是其中的因素之一

    云阳轻抚着雪白的胡须,轻咳了一声,给张狂,云冲他们几个使了个眼色,眼观鼻,鼻观心的看着桌案之上香味浓郁的食物静默了下来

    齐韵的贴身丫鬟玉儿跪坐柳大少身边,俏脸之上挂着淡笑为柳明志斟满酒水

    周围的一些舞姬也开始给将领们斟满了酒杯

    “诸位能赏光登门,本王心中甚慰,都是粗人一个,本王就不说些文绉绉的开场词了!”

    柳明志淡笑着端起酒杯:“本王先干为敬,多谢诸位前辈,兄弟赏光!”

    “吾等敬王爷一杯”

    “好,我等痛饮一杯”

    柳明志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酒杯重重的放在桌案之上,瞄了一眼左侧苏柏青身边几个陌生面孔的大将军幽幽一笑,转头朝着凉亭中的敦煌十二飞仙望去!

    “美人们,这曲子听着不尽兴,换一曲”

    “奴婢敢问王爷要听什么曲目?”

    “《广—陵—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