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飞檐走壁
    雷牧淡淡一笑,将话转移到了正题上,禀报说贺总兵的儿子跟着父亲母亲去皇宫参加宴会的路上被人行刺用火铳行刺,当场死亡被行刺的同样是朝廷命官的孩子,这让锦衣卫立刻就意识到很可能是同一个凶手所为因此雷牧便带着人找到了秋无痕禀报了这件事,于是秋无痕他们就紧急赶到了现场

    秋无痕和雷牧急匆匆的赶到了现场,先期到达的锦衣卫已经从五城兵马司手中接管现场雷牧虽然已经知道五城兵马司的士兵对附近都进行了搜索,没有什么结果,但是他还是让自己的兵士再次搜索了附近所有的大街小巷

    与此同时,秋无痕来到了现场总兵夫人说看见凶手黑巾蒙面,手握火铳的这间房子离左邻右舍距离都比较远,大概有一两尺,要想跳跃过来对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爬上去,他绕着周围走了一圈,对跟在自己身边的猩大猩二说道:“你们二个爬上去,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飞索割过的痕迹?”

    如果是飞索扔上来勾住横梁或者山墙之类的,一般会留下痕迹的

    猩大猩二上了房顶,四周寻找了一圈,下来禀报没有发现

    秋无痕说道:“你们带我上去”

    猩大猩二配合极其默契,跟一个人似的,一边一个抓住了修复痕的腋下,将他提了起来如同猿猴一般迅速的到房顶,比飞索还要快

    到了房顶,秋无痕赞叹道:“我不知道你们两这个算不算轻功高手?但这飞檐走壁的本事当真了得”

    接着秋无痕查看了总兵所说的杀手埋伏的位置,检查之后又发现了几枚指纹,经过比对跟前面两次完全吻合,说明是同一个人所为这个人使用火铳连续杀了三个朝廷高官的子弟,这人十分谨慎,除了他并不知道的可能会留下线索的指纹,之外现场再没有留下任何其他东西

    对猩大猩二说道:“你们带我下去吧”

    猩大猩二一边一个抓着秋无痕,又像猿猴一样攀爬了下来忽然秋无痕说停住,你们提着我的脚,我要检查一下你们攀爬的路径“

    因为秋无痕还没发现猩大猩儿爬上去和退下来的路是同一条路,事实上也是攀爬这座屋子当然这是对攀爬高手而言,如果只是对一般的人是根本爬不上去的,因为他落脚和手抓的地方都非常的微小的缝隙和突出点,普通人根本够不着这让秋无痕想起了攀岩高手,在普通人看来根本没办法踩踏攀爬的地方,在攀岩高手中都是可以轻松用来落脚的位置所在,所以攀岩高手能够在光滑如镜面一般的地方攀爬上去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这房子就是这样的,一边一个一手抓着他的腰绳,一手用于攀爬,让他悬在空中

    他们慢慢的沿着刚才攀爬上来的路径重新下去,秋无痕用手一路的触碰,很快便提取到了指纹就在他们先前攀爬过的地方相应的其他的一些突起,比如墙壁缝隙之类的,从上面也找到了若干指纹

    他的脑海中已经储存了猩大猩二的指纹,马上与提取到的指纹进行比对,排出了先前猩大猩二留下的指纹之外,留下来有几枚指纹是新鲜的,而且跟脑海中记忆都不吻合的新的指纹

    但是跟房顶上的凶手指纹吻合,证明是凶手留下的这种指纹留在了立柱的上方以及攀爬上去的攀爬点上,这些点刚好都是攀爬高手可以做到的秋无痕若有所思,如此看来,先前自己以为是两个人采用叠罗汉的形式架起来射击的这种想法是错的

    对于一个攀岩高手,攀上围墙并支撑住开枪再退回下来,墙上不需要留下踩踏痕迹他甚至可以用膝盖做支撑,又或者他根本不需要踩墙面,而在自己根本不注意的一些位置上去在这一次的行刺中,凶手是在房顶之上,而在这个位置他不可能再使用叠罗汉的形式上到房顶因为就算叠罗汉,两个人的高度也远远够不着房梁,这房子还是比较高的

    凶手是一个攀岩高手,能够独立攀爬上房顶,当然要把他称为轻功高手也未尝不可

    回到了现场,雷牧赶紧过来忙询问结果怎么样,秋无痕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我不会武功,所以我也只是猜测凶手可能轻功很高,或者说他擅长攀爬,跟猿猴一样你现在对神器营的官兵进行一下调查,看看有没有擅长攀爬的人或者说轻功很高的人,要能够独立攀爬上房顶的”

    雷牧想了想,说道:“如果发现了呢?是抓起来吗?”

    “暂时不用,先提取他们的指纹送给我,我要检查一下再说”

    秋无痕来到现场,蹲下身查看了一下尸体后背的枪口说道:“贺大人,我可以看看令公子的伤口吗?”

    总兵见他穿着便装,但是跟着雷牧他们在一起,不认识他是谁,可是见他是和锦衣卫的人在一起,也不敢擅自上前,只是用询问的目光望向雷牧雷牧只是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做介绍,总兵便点头说道:“可以”

    秋无痕叫猩大把箱子拿过来,打开箱子取出了镊子,用镊子探入死者的后背的那处伤口一番找寻,终于找到了那枚圆圆的铅弹弹丸,取出来查看之后是火铳的枪膛留下的

    经过痕迹比对,跟先前的两枚弹丸吻合,证明是同一支火铳发射的

    秋无痕还是照例询问了他有没有仇人,事实上他已经开始怀疑这桩案子并不是仇杀,因为同时跟三位高官,而且相互不搭调的三个高官的孩子有仇的,这种人太少了,应该是别有原因

    总兵倒是说出了好几个自己家的仇人,他是武官,领兵打仗,肯定杀过不少人,得罪不少仇家这种打仗既有对外的也有内部的,所以他本人也曾经受过敌方的行刺,但最终都躲了过去,没想到敌人却向自己的儿子下手

    再问他的儿子是否和谁结仇的时候,他却是听着他义愤填膺的诉说,说自己的儿子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既没有相熟的友人,自然也不会有愁人,秋无痕听贺总兵说完,又看了看已经死去的贺敛,却没有想到一个男孩子居然活得跟一个深闺大院的闺阁女子一样,还真是想不到

    对雷牧说把这些人记下来,派锦衣卫去核查

    反正现在有锦衣卫可以指挥,虽然他并不认为这些线索能有什么突破,但是叫他们去忙总是好的

    雷牧带着锦衣卫去忙去了,秋无痕也没有多做停留,则带着猩大猩二返回了家里,等待进一步的消息

    这次的排查就没那么简单了,因为这个可不是说一句话,问几个问题就能知道的,必须要明察暗访因为有一些人他的轻功高手并不是挂在嘴上的,需要了解和暗中观察

    而随后这几天,京城里整个开了锅一个大臣的孩子被枪杀,在京城的文武百官中造成了巨大的震动尤其是高官,约束自己的孩子不许上街,在家里也要躲到屋里,派侍从户外严加保护,有的还花重金从镖局请了镖师来做看家护院

    雷牧每天都会派兵士来向秋无痕通报进展,当然都是没有进展

    有进展的话,他自己就会亲自上门来禀报了

    结果他总觉得自己什么地方弄错了,昨天早上户部尚书带着女儿女婿夫人来秋家登门拜访因为马上要过年了,不过他不敢带礼物了,因为秋无痕家原先贴到门上的那张纸已经换成了一块木牌挂在门上了,木牌把这几个字刻得清清楚楚跟块牌匾似的,带了东西来是进不了门的

    因为秋无痕的门房是两个来自南洋的土著,身强力壮,而且汉话也不怎么流畅只要看到带了礼物的人就交给两个土著,而土著不管是谁应该不让进,跟他们俩根本说不通,这样一来门神把关,还真是带了礼物就进不了秋家

    此刻,秋无痕正和苏劲松在自己院子里说话,年关下,两个人正商量着给刘府和王府送什么礼物去,恰在此时,就看见雪花进门来禀报,说是尚书大人全家过来了,还说带了好些礼物,因为门房不让进,所以就让人过来问怎么办?

    两口子再大的架子也不敢将人家户部尚书一家人放在门口不管,听见这话,秋无痕让自己赶紧换衣梳妆,自己则披了一件大氅快步出门迎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在下怠慢了,大人和夫人赶紧进门来说话”秋无痕一边说着,一边拱手赔礼

    付天源自从秋无痕救了自己的女儿,而且让女儿在他们家养了十几天的伤之后,对秋无痕的印象那可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加之女儿和妾室回来对秋无痕以及他的妻子满口夸赞,更是觉得这个年轻后生日后一定了不得,便有了深交的意思

    见秋无痕过来,付天源也上前一步,拱手笑道:“我们若是进去,你是不是让我们带的这些个吃的用的就放在门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