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目标北极!狩猎巨龙!
    粉色的壁障内

    众人看着火焰消失

    『潜灵奇袭加喷火,藏得还挺深』

    超梦皱着眉头,缓缓从地面飘起,眼中的蓝光亮起,无形的韵律像一张遮天蔽日的大网,朝四面八方散去

    攻击来的猝不及防

    听超梦意思,是袭击者用潜灵奇袭开了口子,再用喷火打人

    急冻鸟扇动翅膀飞向天空,一双血色的眼睛扫视着周围,白雾从它体表飘出来

    “李想!到这儿来!”

    阿芙罗拉对站在钢铠鸦后面的李想招招手,“别站太远!对方有幽灵属性的小精灵!”

    “嗯”

    李想将钢铠鸦收回,换上坚盾剑怪,压低身子,警惕地看着周围

    “你不是只剩一个了吗?”

    “之前告诉我的小精灵和俘虏,确实都说是只有十三个人,我们抓了十二个……可能是增援,但雪岭是没有信号的,他怎么对外交流……”

    阿芙罗拉沉思,和偷猎者斗智斗勇,一直是巡护员的必修课

    其中包括了如何封山,如何阻止他们瞬间移动等

    『找到了!』

    超梦忽然说了一句,旋即消失在了空气中

    又找到了?

    天上的急冻鸟根本没有发现对方在哪儿,它空有一身冰冻万物的力量,却在侦查方面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到超梦的话,不由得有些灰心丧气

    感觉自己咋样样都不如对方

    “啾啾”

    急冻鸟从天上落下来,冲两人叫了一下,又随意地扇了一下翅膀

    呼!

    风声一吹

    两只诅咒娃娃顿时变成了两颗冰块,啪叽掉落在地上

    这家伙下手知不知道轻重啊!

    李想看得头皮发麻,这种情况也就小精灵能活,人估计五分钟就窒息了

    “这家伙又说了啥……”

    他掏手机,试图让洛托姆翻译

    “它说让我俩待在原地不要动,它来保护我们”

    阿芙罗拉按住了李想的手

    急冻鸟点点头,又冲着两人挥了挥翅膀,示意他们闪开

    看样子是打算把那个中年男人也给封住

    但就在阿芙罗拉要拒绝的时候

    中年男人却是开口了,说的是诸夏语

    “别!放过我!让急冻鸟离我远一点!那个人也是来杀我的!保护好我!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

    这人如同癫狂了一般大吼着

    谁不怕变冰雕?变雪人也不好受啊

    可听到他的话

    李想和阿芙罗拉对视了一眼,“灭口?”

    “对,偷猎者之间内讧比较普遍,他们都是为利益聚集在一起的犯罪分子,为自保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阿芙罗拉摇摇头,又让急冻鸟稍安勿躁

    这人已经被制服了,没必要让他再受苦难,急冻鸟做出来的与其说是禁锢,不如说是刑罚

    小精灵大多没办法控制好攻击限度

    “啾啾”

    急冻鸟也不坚持,只是眼睛扫了李想一眼

    话题回到那台望远镜

    阿芙罗拉试用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我在巡护员学校里没见过”

    巡护员一直是科技前沿的代名词,如果不是巡护员出品,证明是其他地方出产的

    李想干脆直接问中年男子,“这个望远镜从哪里来的?”

    中年男人没想到第一个问题就如此要命,眼睛转了转,正打算随口敷衍一下,就看到了脑袋逐渐过来,张开鸟喙的急冻鸟

    “噫!让它离我远点!我说!我保证一字不漏!”

    他惊骇地大喊

    急冻鸟嫌弃地把脑袋撤回去

    “快说”

    李想把望远镜接过来,虽然他也不清楚这种赃物阿芙罗拉为什么会递还给他

    “黑市,我们在斯兰卡王国黑市买的!”

    中年男人高声回应,“三十万!售价三十万!”

    斯兰卡王国,是众城地区里的一个国家,不愿意加入联盟的国家之一

    “来历呢?卖你东西的人的来历”

    李想试图寻找线索,这种很明显超越民间科技水平的东西,要么来自研究所的内鬼

    要么,来自异界人!

    “我不清楚……”中年男人摇头,李想见状便对急冻鸟勾了勾手

    这人顿时急了,“等等!等等!我真不知道来历!但我知道卖东西的人来头很大!我无意间,见到过斯兰卡首相给他行礼!”

    首相行礼?

    李想眉头微皱,他想起了太阳教的教主,那个直到最后都是个傀儡的老头

    阿芙罗拉所知晓的情报明显没有李想这么多,听得一脸懵逼

    这时

    超梦归来

    它的身边是一个手脚歪曲的白种人,以及一只脱壳忍者、一只铁面忍者和一只鸭嘴炎兽

    无一例外,全都昏了过去

    『这是他自己摔的』

    超梦看到李想盯着那人,便随口解释了一句

    “不,我关心的不是这个——”

    李想摇摇头,靠了过去,抓住那人身后的银色背包,喜道:“我知道那群该死的人躲在哪儿了!”

    空间包!

    好家伙果然是那群异界人!

    他紧紧地抓着那人背上的包,自己就有一个同款,自然不可能认错

    那群异界人真是不怕死,这种标志性的东西都敢乱卖!

    『这是?』

    “空间包!就是你要找的那群人做的!马上通知墨老师!”

    李想没想到因祸得福,搜寻到了那群异界人的踪迹

    对于这种在别人世界搞事情的败类,能早一点把他们抓住,对这个世界的居民,都是一种福气!

    超梦点点头,把那人丢在地上

    “Авpopa!”

    有奇怪的喊声从他们的身后传来

    超梦眉头微皱,『还有?』

    “不!是列夫前辈!”阿芙罗拉面露喜色,转过身站起来,冲远处一个骑着冻原熊的棕发大汉挥手

    “Лeв!”

    棕发大汉由远至近,脸上的胡子像是矮人一样茂密,很高兴的样子,直至看到有两个被卡住的人表情才开始变化

    他翻身下熊,先看向超梦

    “您就是超梦阁下吧”

    流利的诸夏语从他嘴里说出来

    『你认识我?』

    超梦颇有些意外,李想并没有向阿芙罗拉解释过它是谁

    说明列夫从一开始就认识它

    “是的,您的名字在巡护员联盟并不是秘密,感谢您之前对北美支部的帮助”列夫很客气

    『小事,你们也帮过我』

    超梦挥挥手

    列夫又看向李想,诚恳地鞠躬,“李想同学,很抱歉急冻鸟给你造成了麻烦它所犯下的错误,我们巡护员联盟愿意承担,希望你消消气”

    “……哦”

    李想瞥了眼急冻鸟,见到它状若心虚地撇开,随口敷衍

    他现在已经懒得再纠结刚才的事情了,重要的是那群异界人

    把那些异界人全部抓起来才是正理

    “前辈,这是第十四个人”

    阿芙罗拉上前,在列夫的耳旁说了些什么,又指了指望远镜和背包

    列夫的面容一变再变,最后化作了严肃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了,必须上报了,超梦阁下,您能将他弄醒么?我需要知道他还有没有增援”

    『小事』

    超梦挥挥手,蓝光一闪,那个手脚都反了的男人顿时从昏迷中醒来

    “啊——”

    他刚要痛得大喊,就被超梦控制住了脚和手臂,强行扭转了回来

    大量激素分泌,暂时性减缓了他的痛感,却也让他汗如雨下

    “你们还有多少人?”

    列夫上前,抓着那人的衣领,用极北语大喊

    那人疲惫地看了列夫一眼,呵呵一笑,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想法

    超梦见状,眼中蓝光一闪,那人顿时痛得大叫起来

    列夫欲言又止,阿芙罗拉目光闪烁,看得出他们并不是很习惯超梦这一套

    但时间急迫,便没有制止

    严刑逼供啊这是

    李想在一旁冷眼看,又顺手揽过了急冻鸟,像好哥俩一样搭着它的肩

    急冻鸟瞅了这小孩儿一眼,没有抗拒

    在超梦的逼迫下,那人和列夫聊了起来,之后又说了一长串李想听不懂的语言

    列夫和阿芙罗拉越听越激动,最后前者甚至大吼了起来,双目赤红,一副要揍他的架势

    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你听得懂吗?翻译翻译?”李想看着急冻鸟,问道

    急冻鸟还给他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还是超梦够给力,告诉了李想他们在讲什么

    这群人来雪岭的主要目的不是捕获这里的小精灵,而是在重金雇佣下,前来捕获急冻鸟

    他们共有三个梯队,被抓到的这第一群是第一梯队,第二梯队就是这个试图灭口的人

    还有个收服急冻鸟的主力第三梯队,正在往雪岭这边赶

    捕获急冻鸟?

    那我岂不是提前截胡了?

    李想微怔,身旁的急冻鸟却是啾啾啾得大喊起来,一副非常烦躁的样子

    来这么多人馋它身子,可不烦躁么?

    然而

    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据那人所知,除了收服急冻鸟的三支队伍外,其实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队伍,正在赶往北极

    目的是——捕获龙的遗骸!

    正常人听到这个,可能都懵逼了,龙的遗骸是什么?快龙死掉后的**?

    唯独李想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卧槽!

    酋雷姆!

    特么的这世界酋雷姆不在北美在北极!

    而李想在听到雇佣者后,头皮都快要炸了!

    又是异界人!

    这才多久又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