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曹操与赤兔
    %¥#%*&#%¥%

    陈一鸣的脑海中纷繁的思绪就像是乱码,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想啥

    就像一桶用蒸笼蒸得颗粒分明,软硬刚好的米饭,猛地被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再也分不清楚什么是什么

    好像应该高兴?

    出名要趁早,这够早了吧,想当网红的话现在都可以出道了

    好像应该愤怒?

    他们瞒着我,直接做了一个专题,原本我只是一个学校宣传片的一部分,怎么就成了大学生创业的开拓者了,还有没有尊重,还有没有人权了!

    好像应该忧虑?

    名声忽然出得这么大,万一有别的资本瞧见了肉涌进来,将自己的计划完全打乱怎么办?

    坑别人可不像坑福德这么心安理得

    ......

    最后陈一鸣做出了选择,应该睡觉

    为了防止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叫醒,陈一鸣扯了一张纸,贴在床头,上面写着两个字——勿扰!

    将电脑合上,陈一鸣把衣服脱了躺进被子,手机一关,万事不管,两腿一蹬,与世无争

    这一觉睡到了晚上九点

    当陈一鸣睁开双眼,望着黑漆漆的宿舍,听不见半点人声,在一刹那就体会到了网上说的那句话,“永远不要在下午四五点的时候睡午觉”

    一种睡了一个世纪,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感铺天盖地地涌了上来,像潮水般将陈一鸣吞没

    但,陈一鸣毕竟是海王

    他很快轻松地挣脱了出来,喝了瓶水,将被子一抖,裹在背上,靠着墙壁,怔怔出神

    其实他真不想搞这么大的声势,这对目前的他坏处大过好处,但是别人不知道啊,甚至就连“坑”了他的老狐狸刘校长可能也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陈一鸣想象着朋友们热情地祝贺,自己还要强颜欢笑的样子,一阵头大

    再不愿意,终究是要面对的,陈一鸣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未接来电很多,所以他选择先看起了短信

    苏莱、楚夏、宁昱、李嫣然、刘嘉义、汪旭豪、姜凯、沈惊羽、单勇......

    许多人都发来了短信,甚至还有些短信受限于收件箱容量都进不来

    陈一鸣看到一半,那由衷为他高兴的语气,那夸张的祝贺,都让他觉得心有点痛,抽了根烟才缓过劲来,继续看完

    挑了些必须要回的回了,然后开始回拨电话

    第一、第二个电话必须是打给苏莱和楚夏的,苏莱在得知他睡了一觉时笑着调侃陈一鸣有个性,这事儿可以记下来,未来在传记里必然是光彩一笔

    而楚夏只是憨憨地问他是不是感冒了,上次的药吃完了没

    在挂电话的时候才敢悄悄提一句,你担不担心竞争对手呀

    陈一鸣笑着告诉她一切都在计划中,楚夏才放松了起来

    第三个电话打给杨志宏的电话说得最久,杨志宏说了今天杨家家宴的收获,陈一鸣立刻道那我们手段就稍微激进一点,时不我待了,二人隔着电话琢磨了半天才心满意足地挂断

    第四个电话回给了宁昱,例行的恭喜之后,陈一鸣主动说其实这个事情也有隐患,那就是会引来竞争对手宁昱跟着紧张起来,问他有对策没,陈一鸣胸有成竹地表示曹操快送完全不怕,有对付竞争对手的能力,而且现在有学校做后盾,也不怕对方搞盘外招,对方总不能直接把他买了

    接下来就是柴明、熊保安、高志国、王成龙这些领导,以及李嫣然、关枫之类的朋友

    令陈一鸣诧异的是,就连林丽娟都发了短信恭贺,让陈一鸣不得不回了个电话,再听了一遍预料之中的好好复习不要挂科

    这就是所谓的县官不如现管么......

    惆怅的陈一鸣没有再管那些看起来不是那么重要的电话,他们如果真有事就还会给自己打的,他直接给沈惊羽和姜凯回了电话,约着去南门吃个宵夜

    姜凯正在外面和几个朋友吃饭,听到陈一鸣的邀请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在学校,一顿饭吃两个场子是常有的事

    甚至在一些脑子缺根弦的二货看来,一顿饭能吃几个场子,那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对此陈一鸣嗤之以鼻,乞丐一顿饭能吃几十个地方呢

    跟沈惊羽在小南门汇合,姜凯已经在万州烤鱼等着了

    摆明车马,两人一起举杯朝陈一鸣说着恭喜,陈一鸣强笑着碰了杯,有一种被人在伤口上撒盐,还反复揉搓的感觉

    与此同时,理工大学的校园内,一个空的商铺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

    招牌已经在旁边做好就等着挂上去了

    跟曹操快送蓝底白字的招牌和logo不同,这块招牌红底黑字,四个醒目的大字赫然正是【赤兔快送】

    你是瞬移小能手,人妻狂魔曹操,我就是一日行千里,良驹代言赤兔

    黄智飞看着门店里整整齐齐的一叠红色制服,和房间内的十台电瓶车,对讲机等,豪情满怀

    他开口吩咐,将负责招聘的,负责培训的,负责后勤的,负责管账的,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然后道:“明天,老徐和我一起去跟各个商家签协议,曹操快送抽百分之十,我们抽百分之九,他们没道理不转向我们,少赚点看远点,尽快把摊子支起来”

    众人轰然称是,神情激动

    这是创业团队的常态,每次开了一个会,就感觉像是赚了一两个亿

    效果将持续到下一次失败的反馈

    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有个学生掏出电话,“老大,确认了,就是那帮最近偷偷想挖我们合作商家的人,他们做了个赤兔快送”

    赵鸿飞坐在门店里,点头说了声辛苦便挂断了电话

    这些日子,他们这些运营稳定的分部正在着手招聘人员进行培训,准备切入到换班模式

    因为早先总部那边的提示,这帮人在跟合作商家接触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知晓了,立刻跟陈一鸣汇报过

    今天下午,忽然得到消息说有人租下了校门边上的一个门店,他一边立刻派人去打听消息,一边拨打了陈一鸣的电话,可惜无人接听

    然后在刷电脑的时候又看到了那段专访的视频,兴奋不已地他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还是无人接听

    此刻看着手里的电话,他想了想,算了吧,不要打扰他庆祝了,这点小事我能搞定的

    赵鸿飞打开通讯录,决定按照既定的方针行动

    ......

    第二天中午,黄智飞坐在门店里,一脸地颓丧

    他和老徐一上午跑了十几家,这些当初口口声声答应着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的店铺都坚定地拒绝了他们

    怎么了?怎么能突然就集体变卦了呢!

    辣么多的店家,怎么就全部都拒绝了呢!

    听了黄智飞和老徐的反馈,其余四人也顾不上自己的活儿了,没有商家什么都是扯淡,赶紧围了过来,陪着二人一起颓丧

    这才叫一个团队嘛

    黄智飞猛地一捶桌子,“我知道了!”

    他看着仍旧一脸懵懂的众人,“还记得我们之前对曹操快送的研究吗?”

    众人还是有些茫然

    黄智飞理顺了思路,越说越顺畅,“我们都以为曹操快送的模式是,顾客点单,餐厅接单,曹操快送代为送达,对吧?”

    其余几人面面相觑,“难道不是?”

    黄智飞叹了口气,“这就是我们失败的主要原因我们在设想的竞争过程中,一直忽略了一些操作层面上的事情!”

    他看着众人,伸出一根手指,“比如,钱呢?”

    一个伙伴脱口而出,“钱肯定由曹操快送代收,然后再拿给商家啊!”

    “我明白了!老黄说的是账期对不对!”有一个人惊呼出口

    黄智飞点点头,“对啊,账期,这就是曹操快送最大的护城河”

    每个商家假设一天就二十单,每单三十就是六百,一周就是将近四千块钱的款项压在曹操快送手里

    曹操快送肯定做不到当天结算,最合理的办法就是按照一个周期结算,一周或者半个月之类

    “而曹操快送一定在合同约定中有类似的违约处理办法,让商家不敢轻举妄动”

    听了黄智飞的分析,众人恍然大悟,这就是说破天了,也不好使啊,商家肯定不可能为了降那点佣金去损失那么大一笔钱

    又有人疑惑道:“那他们可以不违约啊,只是在跟曹操快送合作的同时又跟我们合作吧!”

    黄智飞想了想,“这还是我们刚才说的,因为行业经验不足,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设想和实际操作对不上,现在都是拿着对讲机喊,难道商家还要自己来划分哪个外卖给哪家吗?肯定是先到先得,咱们跟曹操快送抢外卖然后打起来吗?那不搞得一团糟?”

    “老黄,要不我们帮那些商家把违约金付了!一家三四千,四十来家一共也就十几二十万,按照理工曹操快送的盈利,每个月都有五万左右的利润,四个月咱们赚回来了!”

    “没毛病!”黄智飞竖起大拇指,然后看着他,“但是你当曹操快送是死人啊!就任由我们把他们干死?”

    那人面色一滞,黄智飞继续道:“比烧钱,我们就着六十来万,怎么比得过曹操快送?”

    比没有希望更痛苦的是给你希望然后再亲手砸碎

    众人刚刚燃起的满腔热情被冰冷的现实无情浇灭,呆呆的坐着,感觉比之前还颓丧

    “就没办法了么?”

    一个人终于问出了这句话,让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看向黄智飞

    黄智飞想了想,“办法倒不是完全没有,只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