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独闯龙潭2
    洪涛除了跪坐之外,真不太习惯这种坐姿可总不能老给人家跪着吧,幸亏穿的是运动裤,比较宽松,勉强还能凑合一会儿,但愿时间别太长

    “尽管抽,我这里平时也经常来人!”见到洪涛这么老实,抱着膝盖坐在对面和个受气包似的,刘若霜的态度反倒好点了,主动把烟灰缸和香烟递了过来

    “哦,没事儿,我烟瘾不大……”可惜洪涛不敢抽,他打算用抽烟当借口起来活动活动腰腿,现在必须忍着

    “听若愚说洪先生很是见多识广,这一点我也略有感触,怎么今天突然变得这么拘束了呢?”见到洪涛还是抱着膝盖一副委屈样子,刘若霜真有点纳闷,但又不想绕着圈子试探,干脆直接问吧

    “呃……我是不太习惯这么坐着,天生的”洪涛也觉得再这么忍下去对自己的身心健康都没好处,干脆也实话实说了

    “……如果我不问,你打算怎么办?”这个回答太出乎刘若霜意料了,不太敢信之前洪涛表现出来的全是狡黠、滑头、随机应变,突然成了木讷、腼腆的风格,反差有点大

    “我可以坚持十分钟就出去抽根烟,咱们不用讨论太长时间吧?”洪涛还真不是刻意装孙子,他这个人就这样,没太固定的性格,处于什么环境下就跟着改变

    跟着于亚楠出去泡吧、吃饭、打球算是应酬,必须符合当时的场景和身份,还得时刻算计和反算计,不把锋芒露出来不成这里的环境让人提不起斗心眼的兴致,也没必要摆架子充能人,精神上一放松整个人就全松了

    “……那你习惯躺着吗?”这个回答让刘若霜再度失算了一次,连提前想好的谈话节奏都乱了,愣了几秒钟才说话

    “……”洪涛也愣了,不带这么暗示的吧,自打进了小院就没发现第三个人,孤男寡女的,你和我说躺着,啥意思啊?

    “靠着它,我平时也愿意这么待着……躺啊,下面又没刀子,你看我做什么?”至此为止,刘若霜的耐心算是全消磨光了,淑女也不装了,一手一个两个靠垫就飞了过来,然后又抓过来一个巨大的布艺鳄鱼,率先倒了下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您还挺会享受……要不也来一根?”既然主人都倒下了,洪涛也抛开顾虑跟着躺了下去

    古人说的真没错,舒服不如倒着后背刚刚放平、双腿刚刚伸直,浑身就那么的舒坦,要是再能伸个懒腰,三分钟之后就敢打呼噜

    可美中不足的是手里还缺点东西,比如一根缓缓燃烧的香烟不用抽,就用手指夹着,让烟雾缓缓升起,再被缕缕阳光撕碎,看着看着……也睡着了

    “我抽这个……”看到洪涛的样子刘若霜终于放心了,没错,就是这个德性于是也侧身换了个姿势,拿起一根软管嘬了起来,吐出来的烟雾带着淡淡的水果糖味道

    洪涛婉拒了刘若霜递过来的另一根软管,水烟这玩意烟草含量有点低,嘬起来满嘴香料味道,抽不惯而且吧,不管是否经过消毒或者更换,自己总会觉得烟嘴已经被别人嘬过了,想一想就恶心

    两人就这么隔着茶海躺着,你吧嗒一口她噗噗两声,谁也没说话,仿佛香烟和水烟里有死敌,晚烧死一秒钟都会单细胞分裂

    “呃……大妹子,关于旅游的事情,刘总让我来和你交涉,你看……”

    还是洪涛先绷不住了,自己这副尊荣真没法带给刘若霜太多压力,可对面这副躯体对自己的诱惑力就有点大了

    刘若霜和于亚楠都属于运动型身材,虽然小了一号,却更符合国人的审美同时她又比于亚楠多了一丝成熟女人的魅力,尤其是像现在这样懒洋洋的侧躺着,总让人浮想翩翩

    “我先声明两件事儿,第一,我不是你大妹子,平时大家都叫我霜姐,至于你嘛……反正能不能不叫大妹子?”其实洪涛这次有些妄自菲薄了,要是能再坚持坚持,刘若霜就先忍不住了

    这个男人的眯缝眼里好像长着一双灵巧的手,看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衣服就不见了,还让人身体里热乎乎的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个老男人用眼光调戏,刘若霜就想冲过去飞起一脚

    “嗨,反正就是个称呼,干脆我也叫霜姐得了霜姐,您看旅游的事儿……”洪涛一听,得,啥都没谈呢先挑上毛病了,路数不太对啊降一辈就降一辈吧,如何称呼真无所谓

    “第二,这次的行程若愚已经委托给我全权办理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经常会组织一些朋友出去玩玩,在这方面经验比较丰富,你没意见吧?”对于洪涛的态度刘若霜比较满意,主要是那双眯缝眼从自己身上挪开了,外面的阳光好像都明媚了起来

    “那当然好,只要亚楠同意,我去哪儿都成”有关刘若霜的大致情况洪涛也听乐悦说过,这方面情况应该属实让她安排的话效果更好,尤其是和这些二代们出去,毛病多能力低太难伺候,自己没必要背黑锅

    “我这边正好接了个活儿,要拍一套照片,俱乐部也有个穿越无人区的计划,已经筹备快一年了,你和亚楠敢不敢和我们跑一趟?”

    洪涛答应的痛快,刘若霜回答的也痛快,起身走到书架旁,抽出个文件夹扔到了茶几上咣的一声,很坐实,听声音少说也得五六斤重

    “……不去,我不想给国家添麻烦,更不想英年早逝,我还没活够呢!”洪涛是越躺越舒服,主要是身下的蒲草垫厚度合适,既不太软又不太硬

    正琢磨着走之前抽空问问是从哪儿买的,听到刘若霜的计划,马上像被蜂蛰了一样,扭头先看看对方的眼睛,确定不是逗着玩之后,才把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为了更明显一点,干脆坐起来摇,免得误会

    “我说你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胆小呢,再说了,只有你怕死我们都活够了?先看看资料再拒绝不迟……你看不看?不看就算了啊,赌注全免,谁也不欠谁的而且我很讨厌胆小的人,保不齐会对亚楠的公司下手,折腾不黄捣捣乱总是成的”

    刘若霜还是懒洋洋的侧卧着吞云吐雾,只是又曲起了一条腿,样子不是太雅观,言语间还有了明晃晃的威胁

    “这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是科学无人区不是那么好穿越的,也不是说有几辆车好就能过去长途越野除了车之外还要有足够经验和驾驶技术,但最重要的是运气你这么搞不光是对自己不负责,还会拖累队友的”

    就算她不提洪涛也知道拒绝的后果是什么,但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给于世达做局的成败就真不算什么了顶多损失几十万,哪怕把手里这一百多万都扔进去也没啥

    “哦,合算你是看不起我对吧?怎么着,家里有钱就能证明我不如你?317、318、丙察察、217独库、墨脱公路我都走过,雪崩、泥石流、冰雹我都遇上过,陷车、爆胎、各种故障我也赶上过,那时候你在干嘛呢?”

    听到洪涛话里有嘲讽开好车都是废物的意思,刘若霜立马坐了起来,她好像对这种言论特别敏感,为了证明自己除了钱之外还有别的本事,如数家珍一般讲起了自驾史还真别说,去的地方确实比洪涛多,如果没撒谎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