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红妆》正文 33.嫉妒
    “璃儿,这里也无其他人,不用多礼了”

    “臣妾多谢皇上”夏璃缓缓走到凤墨羽一侧,柔声道,“皇上这几日脸色可不好,可不要因为前朝战事伤了龙体”

    “朕心里有数,只怕璃儿回宫不如这里这般自在”凤墨羽拉着夏璃坐在了自己身侧,大手抚摸着她平坦的小腹,笑着说

    夏璃柔和一笑,道,“皇上不用担心臣妾,臣妾身边得力的下人多,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今日朕那番对云昭仪,璃儿可是有些不悦?”凤墨羽问道

    夏璃轻轻的摇了摇头,看着凤墨羽的双眸,道,“皇上心系百姓,心系前朝,是个仁君,此番做法,是为了能安抚前朝骁勇大将军的心,若是这时候惩罚了云昭仪,恐怕前朝会有所动静”

    凤墨羽赞许的看着夏璃,拉着她的小手,拍了拍,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朕得此知己,此生足矣了!”

    夏璃小脸闪过一阵绯红,羞涩的垂眸,“皇上莫要笑话臣妾了”

    “璃儿啊璃儿,只有你才是最得朕心啊!”凤墨羽又是一阵感动

    翌日晌午刚过,凤墨羽便下旨起驾回宫,夏璃坐着的马车是经过特意改装的,里面铺着层层软垫,窗户四通,坐在里面不但不会颠簸不会闷热,反而还有阵阵冷风吹来,凤墨羽更是吩咐内务府每隔半个时辰,就给夏璃送来些冰块祛热,如此待遇让人眼红

    本来要三日的路程,两日便回到了宫中,夏璃回到了自己的流水宫,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自己的宫里和平日里有些个不同,回到宫里的夏璃果然在自己的院子里见到了卫无殇,两人眼神交汇,卫无殇面上松了口气的表情,让夏璃倍感安慰

    入夜,宫中点起了宫灯,各个寝殿也早早的关了宫门,凤墨羽传了话,说今夜要连夜召见几个重臣,就不来夏璃的流水宫,于是夏璃也早早的就关上了宫门,靠在窗口,等着侍卫子时换班的那一会儿功夫,和卫无殇说上几句话

    子时一道,宫中侍卫正是换班的时候,夏璃连忙靠在窗子旁,凝视着院中的动静,良久不见卫无殇的影子,夏璃开始有些担心,直到子时换班的侍卫都到位了,也不见卫无殇来她窗前,夏璃心中开始疑惑

    不一会儿,落儿推门而入,看到窗前的夏璃,低声说道,“娘娘,早些休息吧,免得累着了身子”

    说话间,落儿走到夏璃跟前,塞给她一张纸条,还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夏璃连忙点了点头,走到内殿,趁着灯光,打开了纸条,只见上面的自己刚劲有力,书写中似乎有些着急,自己有些飞舞

    纸条上赫然写着:有眼线,当心

    只是这简短的五个字,就让夏璃心里顿时紧张起来,连忙将纸条放在蜡烛下烧了,又让落儿将灰烬混入泥土中,才安心,难怪她总觉得此番回宫有些奇怪的地方,原来是自己宫中没有同去避暑行宫的几个下人都被换了,还多了几个新面孔

    遣落儿去问了内务府才知道,自己宫中的几个下人,入宫十年,上月已经出宫,夏璃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接受内务府新安排来的几个下人,好在自己身边还有落儿和枣儿,小明子也是非常尽责,不然,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翌日清晨,夏璃闲暇无事,走到院中散步,只见卫无殇一身劲装的守在宫门口,夏璃秀眉微微挑起,转身回到内殿,吩咐落儿做了一碗莲子汤,才出了内殿,站在院中,看到卫无殇和另一个侍卫在说什么,便大声开口道,“卫统领,劳烦卫统领将这碗莲子汤送去皇上的行云殿”

    “微臣这就去”卫无殇接过夏璃手中的托盘,转身快步离去,待走到御花园中,卫无殇闪身入了假山之后,果然,瓷碗底下放着一张纸条

    卫无殇连忙打开,纸条上的自己娟秀工整,只短短的一句话:见机行事,勿忧

    心里一阵暖意划过,卫无殇将纸条撕碎,偷偷的投入了锦鲤池中,才快步朝凤墨羽的宫殿走去,路上遇见了几个小太监,听的是八百里加急的奏折,想必是边关战事又有了新的进展,如今,夏璃想要调查兰贵妃之死,怕是要暂时放一下了

    傍晚,夏璃静静的坐在树下,恬静的面容透着一丝疲惫,回宫已经五日了,凤墨羽只来过一次,听说前朝战事紧张,后宫也跟着人心惶惶,皇上自从上次罚了云昭仪之后,并没有因此不去云昭仪的寝宫,反而有两夜在那边睡了,夏璃也知道凤墨羽的意图,为了边关战事,只能宠幸云昭仪,只不过,皇后最近因为云昭仪越来越嚣张而感到烦躁

    “娘娘,一会儿怕是要下雨了,您回内殿吧”落儿扶着夏璃,问道

    夏璃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会儿是时辰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娘娘入宫之后从不忘晨昏定省”落儿笑着说,吩咐了枣儿带着伞,又扶着夏璃朝皇后的寝宫走去

    老远听见皇后寝宫的内殿笑声阵阵,夏璃脸上也挂着笑意,步入殿中,只见梅妃和端妃坐在一起不知道说着什么,哄着皇后娘娘开心的笑着,就连很少见到的德贵妃今天都在皇后这里,夏璃一一行了礼,便坐了下来

    “还是淑妃妹妹知道礼节,就连有了身子,这每日的晨昏定省都没罢了”德贵妃看着夏璃,笑着说

    夏璃连忙回到,“臣妾怎敢妄自菲薄,恃宠而骄”

    “淑妃是个好的,不像那个”皇后冷哼一声,众人直到她说的是云昭仪

    “皇后娘娘莫要跟那个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就不值得了”梅妃在一旁劝慰着

    “听说皇上不但没罚她思过,这几日还留宿在她的落花宫了?”德贵妃面色不悦的问着

    端妃轻声冷哼着,道,“哼,那个不知道好歹的,现在连给皇后娘娘请安的省了”

    “只怕是仗着自己父兄在边关的战事连连告捷吧”梁贵人插嘴道

    婉嫔知道自己父兄在边关的城池守住了,这几日也没了愁容,倒是这云昭仪每次见到她,都要冷嘲热讽一番,让她心里很不舒服,这时候自然要落井下石

    “听落花宫的小太监说,这几日云昭仪嚣张的很,还主动跟皇上要了御膳房煮的饺子,只不过皇上没准她罢了”婉嫔将自己打探道的消息冷不丁的说了出来

    只见众人一脸的惊讶,夏璃心里也是一阵惊讶,云昭仪此番圣恩正浓,若是再赐了那象征可以为皇家传宗接代的生饺子,怕是要一夜之间平步青云了

    “此话当真?”皇后皱着眉头问道,双手忍不住的紧紧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