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是时候点燃导火索了
    正当虚童子鼓起勇气,准备进入太古神的墓穴一探究竟时,几股强大的气息铺面而来

    一道空间门被撕开,好些个神秘黑袍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虚童子见状,立时化作一团黑暗物资藏匿了起来,在暗中窥探

    为首的一个黑袍少年领着,所有的黑袍人默默得在站立在墓穴中央的祭坛中,排成几排,像是纪律严明的士兵一般,一声不吭,就这么静静得等待着

    过了许久,一道黑影如同鬼魅一般突然凭空从高空飘落

    此人身型普通,脸上却是戴着一副青铜鬼面

    虚童子尝试用透视之法想要看清此人面貌,不料却无法穿透这青铜鬼面

    心中不禁大惊

    这青铜鬼面似乎有些门道

    要知道虚童子的本体是黑暗物质,可以轻易渗透任何强大的防御,甚至可以穿透后天至宝和空间壁

    难不成这面具是先天灵宝不成?

    “拜见尊上!”

    所有的黑袍人齐齐跪拜行礼

    为首的黑袍少年则是微微躬身恭敬叫了一声:“师尊”

    青铜鬼面气质冰冷,不理会其他黑袍人,反倒对黑袍少年和颜悦色

    他拍了拍黑袍少年的肩膀:“此趟雪域之行辛苦你了能在南极仙翁眼皮子底下杀人,你们也算是大功一件”

    黑袍少年:“谢师尊夸奖”

    青铜鬼面话锋突然一转:“不过,这一趟你们竟折损了俩人,着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黑袍少年:“那虚童子的实力超出了我的想象,竟然拥有诛仙的实力早知如此,我应派出上位实力的队员捕杀他请师尊责罚”

    青铜鬼面冷冷道:“这和你无关都是他们太无能”

    青铜鬼面的目光突然开始扫视着底下跪拜着的大批黑袍人,语气中饱含杀气

    “你们是何等的无能我赐予你们无比强大的天赋,就连天仙都能诛杀你们却屡次让我失望襄阳一役,黄泉那无能之辈整支队伍全军覆灭,顺带赔上了荆州牧舞阳城一役,黑尸佛一脉被人斩尽杀绝,苦心栽培多年的镇南将军也随之丧生黑尸佛他竟然还有脸逃回来继承他能力的徒弟炎君也是个垃圾,今日在擂台上,竟一回合就被琴剑秒杀真是丢我【花地狱】的脸”

    一众黑袍人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青铜鬼面骂了半天,开始问责:“不月夜!!黑尸佛、黄泉他们都是你的手下他们失败的时候,你为何不派人支援”

    一个名为不月夜的黑袍人连忙辩解:“禀尊上,我派人支援了,只不过当时已来不及了”

    青铜鬼面:“狗屁!你们这些人心怀叵测,彼此之间勾心斗角,已不是一天两天黑尸佛天赋太强,立了不少大功,对你这上位产生威胁他遭遇攻击时,你便坐视他覆灭,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不月夜满头汗水,伏地赔罪:“尊上恕罪我一念之差,悔之晚矣”

    “不必请罪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把我给你的东西还回来就行”

    青铜鬼面手指一勾,一股恐怖的力量将不月夜活生生拽了过去

    不月夜是花地狱中的上位,法力之强,深不可测

    但他在青铜鬼面手中就如同虫子一般,毫无反抗之力,被无形之力束缚全身,轻而易举得拽到了青铜鬼面前面

    不月夜哭嚎求饶:“尊上饶命呀”

    但青铜鬼面不理会他的哀求,抬起一根手指直接刺入了他的额头

    “啪”得一声脆响,一颗银色的晶体,竟被硬生生得从的不月夜脑袋里抠了出来

    不月夜双眼泛白,面如死灰

    眨眼的时间,一代强者已魂飞魄散了

    这银色晶体便是青铜鬼面当初赐予他的天赋,如今取回来,自然得连本带利一起取回来

    而这利息,便是他的魂魄和一身修为

    杀掉不月夜后,青铜鬼面把玩着手中的银色晶体,召唤了一声:“炼狱童子出来”

    伴随召唤声,一个黑衣孩童从黑暗走出,向青铜鬼面行礼

    “拜见尊上”

    青铜鬼面摸了摸黑衣孩童的头,吩咐道

    “你们都抬起头来,见见我们的新成员”

    只有尊上吩咐后,所有人才敢抬起头来,望向这位新来的黑衣孩童

    大多数人都不认识这黑衣孩童,但一些与之有过交集的花地狱成员却认出来了

    “这这不是柳土星君的小儿子吗?”

    这黑衣孩童正是柳土獐之子,唆使柳土獐攻击荡魔天女,搅得诛仙城天翻地覆的小少爷

    小少爷此时早已没了当初的青涩,眼神中光华内敛

    他微笑着向众多黑袍人行礼:“各位叔叔伯伯好”

    所有的黑袍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尊上将他带来,要做什么

    不过也有知情人,听说过这小少爷心狠手辣,比他父兄狠毒一万倍

    一个个心里都在嘀咕着:“上天保佑,可千万别让我做他师傅呀这小屁孩可是狠人”

    要知道花地狱的继承者制度,徒弟是可以杀掉师傅,继承师傅的天赋和修为的

    谁也不想放个狠人在身边,晚上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睛

    正当一些人心中担忧时,青铜鬼面却说:“这孩子的母亲是我们的人,虽然没什么用处,但却对我忠心耿耿可惜诛仙城巨神兵之乱时,她没能逃出来只把这孩子送到了我这我给他赐名炼狱童子,从今以后,就由他来继承不月夜的天赋和修为你们有意见吗”

    谁敢有意见啊,所有黑袍人异口同声:“尊上英明”

    青铜鬼面将那颗从不月夜脑袋里掏出来的银色珠子递给炼狱童子,嘴里:“既然没有意见,那你们以后就好好带带他吧”

    “谨遵圣令”

    曾经诛仙城的小少爷,如今的炼狱童子也恭恭敬敬得躬身答谢:“多谢尊上栽培”

    如今的他比昔日成熟了许多

    青铜鬼面:“入列吧”

    炼狱童子快速进入队列前列,补上不月夜的缺了,成了上位的一员,人上之人

    很多黑袍人表面臣服,心中却是很不服气

    要知道,上位在花地狱中权势滔天,像炎君、黑尸佛这样的强者,也只能充当其下属而已

    这炼狱童子何德何能,竟然一跃成为上位

    但心中不服又能如何?

    青铜鬼面安置好炼狱童子后,又开始问责另一个上位

    “道苍生!!”

    一位白发苍苍的黑袍人当即应声:“属下在”

    青铜鬼面冷冷道:“你身为上位,却连飞燕、合德那两个小姑娘都杀不掉要你何用”

    道苍生脸上汗水当即下来了:“尊上,我明明已经”

    青铜鬼面:“你自以为已经干掉了她们,其实你杀掉的只是替身而已真正的姐妹俩早已被人给救走了如无意外,救走她们的应该荡魔天女的徒弟道苍生,你告诉我,万一那姐妹俩醒来后,泄露了你的秘密,你该如何挽回损失”

    道苍生叹了口气,知道继不月夜之后,接下来要轮到自己了:“是属下心软了请尊上赐我一死”

    青铜鬼面却道:“你和不月夜不同你为花地狱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一直以来为组织鞍前马后,勤勤恳恳我这次不杀你,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

    道苍生连忙拜谢:“谢尊上”

    青铜鬼面喜怒不定,虽然宽恕了道苍生,但大家都神经紧绷,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不会大祸临头

    终于,青铜鬼面开始问责第三个上位:“九音仙姬!”

    一位黑袍女子:“属下在”

    青铜鬼面:“二十年前,我委派你的三件事二十年过去了,你似乎只完成了一件呢”

    九音仙姬:“属下属下,已经尽力了”

    青铜鬼面冷冷道:“这次我先不杀你再给你半年时间,若是再完不成,就直接启动继承者制度,让你的徒弟来接你的班吧你徒弟可比你厉害多了”

    九音仙姬:“我一定会努力完成剩下两件事的”

    青铜鬼面叹了口气:“音姬,你可千万别走你师傅的老路啊”

    九音仙姬心脏猛地一跳:“属下不敢,尊上放心”

    青铜鬼面训斥完后,不再理会她,而是转过身扫视毅立着的太古神遗骸

    这时候,他眼神中的冷意渐渐消融,微笑着问身旁的黑袍少年:“徒弟,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黑袍少年老实说:“太古神的遗骸”

    青铜鬼面摇头,笑道:“错了,这些是昆仑仙域的浩劫天界的老家伙们以为昆仑仙域有南极仙翁坐镇但当浩劫来临时,单凭南极仙翁又算得了什么”

    青铜鬼面对下属态度冷漠,说杀就杀,但只对那黑袍少年非常亲切,什么话都和他说

    青铜鬼面将全盘计划一五一十得和黑袍少年诉说着

    而藏在暗处的虚童子竖着耳朵听着,

    虽然,青铜鬼面的话音只有黑袍少年一人能听见

    然而虚童子的黑暗物质却能渗透进去偷听

    虚童子听着听着,脸上开始大变

    我勒个去,这帮人想干什么?疯了不成?

    有些话,虚童子听得不是很清楚,于是便进一步渗透进去,想听得更清楚一些

    然而,他却忘记自己目前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物

    青铜鬼面不动声色得和黑袍少年诉说着自己的计划

    突然间心神一动,察觉到了什么

    他眼珠子往角落里一斜,冷冷道:“我们这里似乎混进了一只老鼠”

    紧接着,滔天杀气如同海啸一般,毫无征兆得朝虚童子涌了过来

    “何方鼠辈,胆敢在次窥探,给我出来”

    化作黑暗物质藏匿在独立空间之内的虚童子,本以为没人可以发现自己

    不料,青铜鬼面一出手,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如同利刃一般,将虚童子所在的空间方位,整块切为碎片

    虚童子察觉不妙,化身一道黑色闪电,连番几个跳跃,便要突围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哪冒出来这么厉害的人物”

    身禁百战的虚童子被青铜鬼面的强悍吓到了

    这家伙轻描淡写,便能切割空间

    虚童子意识到不妙,使出百般手段想要脱困而出

    然而就在他逃匿的时候,一只巨大的手从他侧翼凭空出现,一把捏住了化身黑色闪电的虚童子

    ‘啪叽’虚童子竟毫无反抗之力,被那巨手捏在手掌心中

    在被手掌握住的一瞬间,所有的黑暗力量瞬间化为虚无

    更别谈渗透了

    等虚童子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落入青铜鬼面的掌心之中

    此刻的虚童子像是琥珀中的虫子一般,他被困在某种神秘的琥珀晶体之中,无法脱困

    青铜鬼面从突然出手开始,到生擒虚童子,前后不过一个呼吸间

    待他将虚童子捏在手心里时,一旁的黑袍少年才发觉自己师傅刚才出手擒住了一个人

    “师尊,这是”

    青铜鬼面笑了笑,说:“这便是魔胎的首席—虚童子也不知道怎么的,误打误撞,竟跑我们这来了徒弟,你记着这虚童子是太古混沌时代,由一种神秘的黑暗物质生命组合而成,永生不灭,是杀不死的,整个魔界就这么一只你以后若是要和他对战,不用想着杀他,只要像为师这样困住他就行了”

    虚童子此刻正在在琥珀里拼命挣扎,四处敲打,想尽办法要脱困

    可惜毫无用处

    虚童子无奈,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放弃了抵抗:“一天两翻两次船,这恐怕是我最倒霉的一天了”

    而青铜鬼面随手将琥珀安置在一支剑柄上,递给黑袍少年:“而且这虚童子身上黑暗物质,还能作为武器使用徒弟,这柄戮仙剑留给你等会行动开始时,能助你一臂之力”

    他竟把虚童子镶嵌在戮仙剑上,当成符文材料使用,也真的丝毫不浪费

    一旦戮仙剑施展威能时,便会开始抽取虚童子身上的黑暗物质,威力增强十数倍

    黑袍少年小心翼翼接过戮仙剑:“多谢师尊”

    青铜鬼面对所有黑袍人:“行动时辰应该差不多了你们都听从少主指挥,恪守岗位待我信号发出时,尔等一齐发难”

    “谨遵圣令”

    随着青铜鬼面的一声令下,逆转三界命运的巨大战车轮开始缓缓启动

    青铜鬼面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是时候点燃导火索了”

    ※※※

    擂台这边,会武仍在继续

    虽然虚童子被羽尘斩碎,不知生死,但却没有人追究羽尘的杀人之罪

    也没有问责羽尘违反规则

    规则是上神定的,既然上神不喜欢虚童子,那虚童子死就死了吧,无伤大雅

    反而羽尘这人得好好培养才行

    此人以后若是成仙,必会成为对抗魔界的急先锋

    天上的神仙内心都是这么想,没有人会死板得遵守死规则

    为了虚童子那妖人,去责罚羽尘这个后起之秀

    而观众席上,百万观众们心中满是期待

    因为接下来,就是决赛了

    羽尘要对战深不可测的琴剑

    好些女弟子更是如痴如醉,摇旗助威

    两大男神之间对决,百年难得一见呀

    然而正当羽尘和琴剑正在做决赛准备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擂台附近,一位正在负责处理善后的长老突然发狂,大呼道:“大劫要来了,我要坦白我要有要事禀报天女,带我去见天女大人”

    周围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了一跳

    这家伙发什么疯

    “喂喂喂,摘星长老,这里可是昆仑仙域呀大呼小叫的,你不想活了”

    附近其他长老连忙上前劝阻,却被他施展术法全都震飞了出去

    最终,引起了附近道童们的注意

    一个道童皱了皱眉头,和其他道童使了个眼色

    瞬时间,八个道童悬浮在空中,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便把发疯的摘星长老给摁住了

    摘星长老仍然在疯狂得吼着:“我要见天女大人浩劫要来临了不听我言,悔之晚矣呀”

    一个道童受不了他的风言风语,施展术法,手指一划,将他的嘴活活封住,无法开口说话

    然而此刻好多人已经注意到了这位发疯的摘星长老

    羽尘对身旁的云霄说:“这老家伙工作压力似乎有些太大了一把年纪还得被神仙当牛使唤,这下可好,压力太大,崩溃了回家享清福不好吗?”

    云霄:“他为神仙工作,当神仆自然有莫大的好处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不思进取的吗?”

    羽尘叹了口气:“我也想积极进取呀,奈何情况不允许若是有谁能让我成仙,我给他白打一百年工也行呀”

    云霄微微一愣,这才想起羽尘的体质无法修仙,能吸收灵气已是老天爷赏饭吃:“抱歉!又戳你伤口了”

    羽尘:“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另一边,那摘星长老被众多道童七手八脚拽进了一副水墨画中

    水墨画的另一边,是画中空间

    萨天师早已在一处画出来的山水田园中,等着了

    摘星长老被押到萨天师面前

    萨天师解了他的嘴上封印,让他可以开口

    萨天师风轻云淡得问道:“摘星长老,在这里,你可以尽情得大呼小叫了,不会影像任何人说吧,到底什么事?什么大劫?你不说清楚,恐怕很难活着离开了”

    摘星长老:“我要见天女大人,这事我只能和天女大人说”

    萨天师:“天女大人很忙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了”

    摘星长老邪笑道:“萨天师,你虽法力高强,已修成散仙,但说白了,你仍然只是大神手底下的一条狗很多机密,你是不适合知道的”

    被骂成狗,萨天师也不生气,微微点头:“没错,我是大神的一条看门狗专门负责撕碎你这样的狂徒你既然不愿意说,那就永远也不必说了”

    说罢,萨天师默默抽出他的毛病,准备送摘星长老上路

    也真是人狠话不多

    摘星长老见此情形,知道不能再和他硬刚了,连忙服软

    “我说了,我说了但我只能说一些其他的,得等天女大人来了,我才说”

    萨天师这才收起了杀气:“说吧”

    摘星长老一字一句说:“昆仑仙域有大魔混进来了”

    萨天师:“哦”

    萨天师负责昆仑仙域的安全保卫工作,有些事他早就知道了

    摘星长老:“我就是他们其中一员我知道他们藏在哪”

    这番话就有些出乎萨天师的意料了之外:“你是魔族?”

    摘星长老:“正是”

    萨天师:“你真的知道那些大魔的藏身之地?”

    摘星长老点头:“没错,但这些机密我不能说给你听我只和天女大人说只有她有权力让我转换阵营,只有她的允诺,能让我活下去”

    萨天师盯着摘星长老的眼睛,沉默半晌,终于开口,吩咐身旁的道童:“你去告知天女大人这里的情况另外,也将此事告知仙尊”

    道童:“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