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你学历是买来的吧(感谢步枪子弹+更)
    伊言刚出于氏,就见门口有人在那嚷嚷

    “我也是于氏的股东!于世卿还是我的侄子,我为什么不能见他?”

    这刺耳嚣张跋扈的声音似曾相识

    伊言走过去,咦惹,这不是老秃头么?

    她和于世卿不在家住,就是想躲这老头,冤家路窄,他跑到公司来闹腾了

    可惜被保安拦在门口,门都进不来,正不顾路人围观,嗷嗷咆哮

    伊言正想从边上小门溜走,于大伯眼尖看到了她

    “陈伊言,你给我站住!”

    伊言见躲不过去,大大方方地走到他面前挥挥手

    “老秃头——咦?你植发了?不对,早晨见你还没有,所以你戴假发?”

    带了假发的老秃头更油腻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伊言叫多了老秃头自尊受挫了,大伯万年不变的地中海发型竟然变了,头顶有毛,还有刘海

    伊言围着大伯绕了两圈,还想伸手拽看看结不结实,大伯恼羞成怒,退后一步骂道:

    “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为什么还有脸站在这?”

    “哦站着不行...那我坐下吧”伊言挥挥手,保安忙识相地搬了个椅子过来

    伊言威风八面地坐下

    几个手足无措的保安见状都忍俊不禁,要不是受过专业训练,或许会笑出声来

    于大伯不是自己来的,早晨跟他一起去于宅的女的也来了,看着二十出头,长的还不错,就是衣品差了点,此时正跟于大伯用同仇敌忾的眼神看着伊言

    “新闻我已经看到了,简直没眼看!世卿选你那是你的福气,可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大伯斥责

    得罪了于世卿后果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大伯等人日子不好过,总想着找机会刷下存在,可惜门都进不去

    正愁如何打破僵局,伊言“丑闻”热搜出来了,大伯乐坏了

    以为自己机会来了,特意带人来于氏,想单独见于世卿

    没想到于世卿没看到? 只有陈伊言

    大伯仗着热搜在? 以为陈伊言现在已经是“罪妇”了,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陈伊言!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你身为我们于家的媳妇? 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丑闻? 你让列祖列宗蒙羞”

    于大伯骂完见伊言没反应,以为她是心虚不敢开口? 来劲了

    “现在我们于家已经容不下你这样的女人了”

    “你识趣的话赶紧滚!”

    越说越难听

    几个保安都听不下去了,有一个站出来说道:“于先生? 请您不要在公司喧哗? 您在这样耽误我们办公,我们要请您出去了”

    “我是于世卿的大伯,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大伯对保安瞪眼

    “就是总裁的父亲复活了,也不能大声喧哗”保安面不改色

    大伯说不过保安? 直接上手? 一把将保安推到边上,指着他以为“心虚”的女人继续叫嚣:

    “陈伊言,现在你已经身败名裂了,于氏少夫人的名声你已经担不起了”

    “所以,你是过来给于世卿拉皮条的?”伊言猜到这家伙要表达什么了? 视线留在大伯身后的女人身上

    长得还凑合,气质很一般啊? 比叶琳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同样是披着风衣,叶琳能披出君临天下的气质? 眼前这个就有点像是偷穿妈妈衣服的,没有那个范儿

    “呸!什么叫拉皮条?这是我们世家的女儿? 国外留学回来? 知情达理? 一定能成为世卿的贤内助,你算什么东西!”

    于大伯被伊言戳穿了来意,索性说明

    他就是拉皮条,呸,是给于世卿介绍对象来的

    现在陈伊言搂着小男生的热搜闹得这么大,就不信于世卿还会要这个女人,只要于世卿选了他介绍的女人,还怕未来没有好日子?

    “留学回来的啊...那我考你一道小学数学题,一个水池3小时可以装满水,5小时可以放完,如果一边放水一边装水,多长时间装满?”

    “...???”女人满头问号

    伊言叹息:“你学历是买来的吧?就你这智商,买便当都算不清楚找零,谈什么管家?”

    几个保安已经忍不住笑了

    于大伯本想占据道德制高点狠狠地奚落伊言,结果一道数学题就被打回原形了

    “老秃头,你知道答案不?”伊言问大伯

    大伯老脸涨通红,恼羞成怒道:“我为什么要知道小学生做的题?”

    “因为你但凡有小学生那个智商,也不会跑到我跟前嘚瑟,你以为你戴了个假发我就怕你了?”

    说到假发,伊言痛心

    “你戴假发为什么不挑一个适合你脸型的?以前脸像猪腰子,现在像植物大战僵尸里巴豆,扣个帽子就跟我玩狂野西部?”

    “哈哈哈哈哈!”保安中道行浅的已经憋不住笑出声来了

    “你...!!!不要脸!”于大伯憋了一圈,只搜刮出这么一句

    “吵死了,把人丢出去!”伊言玩够了撵人

    “是!”保安铿锵有力

    大伯瞪圆了眼,怒道:“你们敢!我是于世卿大伯,你们敢对我不恭?”

    “哦,那就恭敬地把他叉出去,千万别把他狂野西部的假发弄掉了”

    大伯气得吹胡子瞪眼,跟着他的那个女人拽拽他衣袖,示意他小不忍乱大谋

    保安过来,大伯一甩袖子

    “不用你们,我自己走!”

    出了于氏大门,女人问大伯

    “于伯伯,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

    “算?怎么可能!于世卿装死不出来,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想要只手遮天美得她冒泡!马上给我联系媒体,我要在于氏门前开记者发布会!”

    说记者发布会是夸大其词,于大伯远没有这么强的影响力,充其量是找几个媒体过来,表达下他身为长辈的态度,换着法的给于世卿塞恶心

    “就在他于氏的门前,不进里面,他要是敢放保安撵人就显得他心虚不尊重长辈!”

    于大伯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这边是志在必得地找媒体要开发布会,那边是网上舆论持续发酵

    而引起这一切的伊言,则是拎了两杯果茶接倾城,姑嫂俩美滋滋地喝茶驱车赶往于氏——于世卿只说不让喝奶茶,没说不让喝果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