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阵营之别各为营
    湛长风第一次进入混沌海,对里面的阵营之说却是有几分了解的,好客来确实是其中的一个阵营,这些阵营说白了就是一个个用来交换资源的圈子

    最早一批到混沌海的道者,瓜分了外域与部分灰色地带中仅剩的法则碎片,后来也包圆了强大的道之碎片

    因为碎片无法被消耗,也无法被带出混沌海,便成了祂们手里的“货币”,后来者要想近距离感悟更多碎片,只能投到祂们门下,久之就有了阵营之别

    又为了争取更多碎片,准圣间相杀,阵营间相压,边域说大不大的地儿,争斗可一直没歇过

    在外能不动手绝不动手的准圣们,在这儿,能动手绝不多说话,出招便要断因灭果,一举弄死对方,得到对方的道之碎片

    而新来的准圣,在他们眼中,是分薄利益的对手,也可能是未来的同盟

    你看,刚走了个矮道人,这边又飘来一位黄衣上尊

    “道友眼生,是过来探险的,还是要长居?”

    “随便看看”

    黄衣上尊闻言,没多做纠缠,颔首离去,私下暗道,此人看看就走也便罢了,若妄想争遗迹秘府与法则碎片,定得让她见识见识混沌海的险恶

    却不知,湛长风遗憾着呢俗话说想要法则碎片,搜遍混沌海不如打劫一位有阵营归属的准圣

    一般有阵营归属的准圣,身上至少会有一块法则碎片,若没有,祂的同盟那里总会有

    这对她来说是个不错的捷径,奈何无人主动上门

    越靠近灰色地带,混沌之力愈发雄厚,一些弱小的道之碎片没了踪影了,沿路唯有零星的强大碎片悬浮着,旁边大多都有阵营图徽,意思就是想要感悟更多同源碎片,得上该阵营交易

    由此可见,强大的碎片基本都被阵营垄断了

    推之,她想要法则碎片,还得从阵营中找,否则只能凭运气等新的法则碎片现世

    湛长风也不急,颇有目的地顺着一个方向去,行至一块无字石碑前,绕过它,忽现青石小径,烟雨阁楼

    “你怎么来了?”在檐下乘凉的青衣道袍人将披散的发挽了个髻,随手拿木簪固定住,起身相迎

    “找找感觉”

    “......”无话可说

    “这里还好吗?”湛长风问她

    她面容算不上出色,气质沉稳自然,却有个清艳冷然的本体,掌管着数不尽的财富

    敛微做生意一向一往无前,偏在混沌海折了戟,只因她得不到能当镇店之宝的法则碎片,建不起阵营势力,不过她经营起了一点人脉,担上了类似掮客的角色,在道者与道者、阵营与阵营、道者与阵营之间穿线搭桥,替人介绍买卖

    就如刚来此地的道者,若想入阵营或者想找一些适合自己的碎片,可以跟她打听消息,甚至让她帮忙跟对方搭关系

    “不好不坏,夹缝中游走罢了,不过该有的消息我这里都有”

    敛微将她引入楼内,在靠北的席位上落座,“混沌海的生存模式基本是围绕碎片二字进行的,现下,处于第一阶上的是三个古老阵营,妙妙阁、无相宫、皇楼,处于第二阶上的阵营则有好客来、山外山、焚尽海,除了法则碎片外,它们还掌握着几个完整的道果,数目不能确定”

    “妙妙阁的准圣多为创脉老祖一类,在世间仍有不小的影响力,逢王会、逢帝会的举行有祂们的推动,我前不久打听到扶公盟冠世天师、烂柯老祖、婆娑道人就是这一阵营的”

    “无相宫的主人是无相上尊,入无相宫的准圣皆以其为尊,这也是唯一一个内部等级较为森严的阵营”

    “皇楼,顾名思义,成员都是创界皇者,神道现存的七位皇者都在其中”

    “好客来由三位志同道合的准圣创立,主要面向返虚,进行中低交易,近一两千年,到混沌海避世的准圣增多,新的团体不断冒出头,祂们许是感觉生存空间受到了挤压,正在极力邀请新的准圣加盟,扩大势力”

    “山外山的成员是六尊避世的妖族准圣,焚尽海与之相反,不论修的是什么,只接纳人族准圣”

    “除了这几个阵营外,还有一些小团体,但不用放在心上,你若想观摩法则碎片和完整的道果,我可以和妙妙阁、焚尽海接洽一下,只是外人进去观摩,需付出的代价比较大,而其他阵营是不对外开放的”

    “好客来也不行?祂们都将三条道果合成的道桥摆在外面了”

    “这个嘛”敛微尴尬地笑笑,“我和好客来抢了不少生意”

    “我也可以召开一场道友会,兴许会来几个拥有法则碎片的准圣”

    “不着急,即使来了,我身上也没有同等价值的东西去交易”湛长风有自己的打算,“我想先寻个地方感悟一下,人前只管当做不认识我”

    尽管她用的不是本来面貌,但敛微深知她的惹事能力,求她认,她也不想认,她还想安安静静在这儿当楼主呢

    “灰色地带分布着各大阵营的总部和混沌先天生灵、独身道者的洞府,你不如往西去,西边混沌力量较暴躁,常有风暴,一般没人凑过去”

    敛微这个建议是有理由的,寻常准圣不会去混沌力量暴躁之地找罪受,然而湛长风修有毁灭道纹,这种带有毁灭性力量的地方对她有一定益处

    湛长风喝了盏茶,摘下腰间玉佩,“我先把里面的花草存你这里,还有这小东西”

    她捞出一只带土的白狐扔她怀里,紧接着将大丛花草移了出来

    蒙圈的小狐狸眨眼又被大把花草埋没了,敛微心里突突,“你想干什么?”

    “没想做什么,玉佩空间我另有用”

    灰色地带因为诸大宝光四溢的洞府楼阁而熠熠生辉,直到向西走出很远,视野才又暗了下来,只剩深邃的虚空和一阵阵旋起的混沌风

    湛长风盘腿坐下,暗运引道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