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什么渣男(前任男神)》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夜色撩人,江风正好
    要不,算了?

    夏雪见战斗力太强,林放感觉自己已经毫无用武之地

    林放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夏雪见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

    有感动,有开心,也有无奈和迷惘

    摊上夏雪见这样护短的前女友,肯定是幸福的,在家里怎么样不好说,在外面,那铁定是不用担心被人欺负的

    只是……

    装逼打脸的事,全被她给抢着做了,身为一个男人,林放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感觉到周围的眼神有点异样,林放扫量了一眼,很快发现了是哪里不对

    无论男女,望向林放和夏雪见的眼神,很自然的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迹象

    看向夏雪见的,满满的都是欣赏和赞叹;看向林放的,却是鄙夷和羡慕

    林放:“……”

    对于这些槽点过多的吃瓜群众,林放都不知道该从何吐起

    你们就羡慕嫉妒恨吧,反正我只是个“柔弱”的小白脸!

    林放默默的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胸大肌,强壮的肱二头肌,顾影自怜

    短短几句话,夏雪见就喷的乐丹哑口无言

    要是乐丹欺负的是自己,夏雪见或许也就见好就收,到这里就算了

    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诋毁林放!

    夏雪见冷冷的望着他,道:“乐丹,你的那么破事我原本懒得管我妈让我跟你见面的第二天,你的资料就已经摆在了我的办公桌上自己一身毛,说别人是妖怪什么普通朋友,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异性普通朋友吗?你男女皆可当双向插头是你的事,我原本不歧视你,但我现在觉得你很恶心!”

    卧槽?

    这么劲爆的吗?

    等等……你手下都是些什么人?你们龙夏集团的调查能力,这么强的吗?

    这么私密的事,都能调查的这么清楚?

    林放吃惊的看了看夏雪见,又望了望脸色已经红的发紫的乐丹,忍不住都为他鞠了一把同情泪

    咔嚓!咔嚓!

    尽管这里是高级餐厅,却还是挡不住有人拍照,有人拍视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把刚刚夏雪见的那番话给录进去

    怕是乐丹是双向插头这件事,很快就要在锦城的某些圈子里传个遍

    恶……

    稍微联想了一下,林放就把那画面给踢出了脑海,画面太美,想都不敢想

    夏雪见狠狠的帮林放出了一口恶气,这才脸色稍缓,望着乐丹道:“乐丹,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以后离我,离我们家宝宝远一点我手里的资料,可不光是文字那么简单你们家的情况,你心里有数,如果我手里这些东西落到你二哥手里……”

    乐丹紫红紫红的一张脸,瞬间变的惨白,他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碰到桌子扶了一下才站稳

    好一会儿之后,乐丹才喘匀一口闷气,颤声道:“夏雪见,我真是小看了你!好,以后有你们两个在的地方,我都退避三舍不过那些资料,我希望你尽早销毁!要不然……别怪我鱼死网破!”

    乐丹丢下几句狠话,掩面而走,躲避那些角落里闪烁的闪光灯

    林放望着乐丹狼狈逃窜的身影,有些愕然

    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

    这么容易的吗?

    林放低头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

    同样的嘴炮的力量,林放感觉自己使用的还很初级,仅仅只是利用了自己对法律条文的熟悉,以及别人对法律的敬畏

    夏雪见的方法又有不同,快人一步,早早的撒下情报网,先就收集一些关键信息,却引而不发,一旦时机合适,一套组合拳下去,打的别人头晕眼花

    林放感觉,要不是地点不对,周围人又太多,乐丹真能下跪求饶

    夏雪见赶走了乐丹这只烦人的苍蝇,心头畅快了不少,扭头一看林放沉思的表情,心头一颤,不由得小声道:“对不起,宝宝,我平时不这样的……”

    林放:“emmmm……”

    瞎说!

    我又不是刚刚经历时间线穿越,你这么骗我可还行?

    是,你所谓的平时不这样,那是把拳头缩回来

    你一这样,就是把缩回来的拳头打出去,这样才更有力!

    林放心中这么想着,只是扭头看到夏雪见小翼的表情,又想到她所做的一切,又都是为了自己,心头不由得一软,笑着安慰她道:“我当然知道,走吧,我担心有好事的人发朋友圈,我又得红上一把”

    “扑哧……”

    林放不说还好,夏雪见陡然想起林放参加龙虾宴的事,她挽着林放的胳膊,一边往电梯方向走,一边道:“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龙虾宴是怎么回事呀?”

    按说,事无不可对人言,林放应该原原本本的把整件事说给夏雪见听

    只是这里面牵扯到了安若素,偏巧这姑奶奶又和夏雪见起过冲突,还住在同一个小区

    林放真担心,自己要是说了实话,夏雪见哪天想起这件事,跑去把安若素拎出来,一通粉拳,就安若素那小小的个头,林放还真担心她不抗揍

    想了想,林放避重就轻的道:“是这样的,我在律所接了一个案子……”

    同样一件事,哪怕时间、人物、事件完全一样,仅仅只是叙述的侧重点不一样,听的人往往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果不其然,林放把侧重点放在了施小鹿的身上,只说自己利用关系,拿到了一个邀请资格,很自然的就让夏雪见把注意力放在了施小鹿和任小天的身上

    视频夏雪见也看过,任小天的事,她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

    对于一个连林放的前女友都算不上的女人,夏雪见一点了解的兴趣都没有

    也就是任小天这个人在锦城的富二代圈子里有点名气,夏雪见稍微重视了一下

    她已经安排人着手调查,要是任小天忍气吞声,吃个暗亏也就算了

    要是他胆敢生出报复之心,对林放下手……

    夏雪见自信一笑,她相信,任小天一定会后悔他做出的决定

    把任小天的事抛到脑后,夏雪见望了一眼林放,犹豫了一会儿才问道:“宝宝,施小鹿……长得是不是很好看呀?”

    “哈哈哈……”

    林放忍不住大笑了两声,道:“她才十五岁,初中都还没毕业,你想什么呢?”

    “这么小啊?”

    夏雪见微微松了口气,心头的那丝警惕放松了许多

    虽说,现在的蛋蛋后小女生都很厉害,小小年纪狐猸子功夫就极为出色的不在少数

    不过十五岁,还是一个足够让夏雪见放松的年龄

    但凡施小鹿再大上一岁,她都会万分警惕

    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夏雪见难得见林放一面,很舍不得就这么跟他分手,出了电梯之后,她磨磨蹭蹭的,越走越慢,可再怎么拖延,还是走到了停车的地方

    林放难得见到她这副小女儿的模样,不由得一笑,提议道:“时间还早,我们去江边走走好不好?”

    “好呀!好呀!”

    夏雪见正愁着找不到理由跟林放多点时间相处,她没想到,林放居然这么善解人意,主动提出了一个不错的方案

    林放主动拉着夏雪见的手,道:“走吧,我们就不要开车了,走路过去”

    “嗯嗯!”

    夏雪见自然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小脑袋点个不停,顺从的任由林放拉着自己,先经由电梯从一楼离开

    电梯小姐看到两个人去而复返原本挺惊讶的,听说两人是去一楼,脸色勉强保持镇定,内心却已经闹开了锅

    她觉得今天自己做的最让自己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把好好的一支白玫瑰,借给了林放

    原本自己开开心心的上班,心情挺好的

    帮人的时候,也很开心

    可她万万没想到,林放两个居然“恩将仇报”,反复在她面前撒狗粮,让她平生第一次感觉,单身是一件让人很难过的事情

    尤其是当她听到两人商量着河边哪里的风景更好,哪里更适合欣赏江景的时候,嘴唇都快被她给咬破了

    目送林放和夏雪见两人离开,电梯小姐用最快的速度关上电梯门,然后两手捶着轿厢墙壁,发出一声灵魂的土拨鼠呐喊:“啊啊啊……”

    好巧不巧的,她只顾得关门,却没有按键,电梯没有上行,一楼却恰好有客人按了电梯

    于是,尴尬的一幕发生了……

    一对情侣刚刚走进电梯,就发现穿着制服长相不俗的电梯小姐正在捶打墙壁,嘶吼呐喊

    电梯小姐僵硬在那里,嘴巴还没合拢,拳头还在墙壁上,收也不是,继续更不是

    情侣中的女孩子不自觉的躲在了男朋友身后,小声道:“老公,要……要不然……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这里感觉好像……不太正经……”

    电梯小姐猛的扭头,看向女孩,正色纠正她道:“这位女士,我们的餐厅绝对正经我想,你可能想说的是,我有点不太正常我只是在练习网上教的’召唤男友操’,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哦!”

    “神经病啊!我才不要学!我有男朋友的!老公,我们走!”

    “对啊,我是神经病啊要学的话,来找我哦,说不定你需要呢?”

    目送那对情侣走远,电梯小姐哼的笑了一声,道:“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们!”

    ……

    离开高空旋转餐厅不远,就是锦江支流

    虽然没有主脉的河面那么宽阔,却也可以饱览夜色下的锦江晚唱一二

    林放和夏雪见两人顺着桥边的阶梯,走下去,沿着江边的小路,吹着晚风,看着江景,慢慢前行

    间或会遇到一些沿江夜跑的男女,他们看到林放和夏雪见的时候,不自觉的会放慢脚步,只是大多数时候,他们的目光,都会落在夏雪见的身上

    男的震惊于夏雪见的美艳,女的却吃惊于她的气质和服装搭配

    至于林放,他们都会有意无意的忽略,顶多顺带看上一眼

    男的多看一眼也就罢了,大都觉得林放走了狗屎运

    女的多看一眼,忍不住就会扭头再看夏雪见,忽然就觉得,这女人也就这么回事,气质一般般,穿的也不行,就是运气不错,找的小鲜肉挺好看的

    偶尔被一两个夜跑的男女这么看倒也罢了,林放和夏雪见走了十来分钟,足足遇到十几个,这就让夏雪见感觉有点不舒服了

    她不在意别人看自己,可她却在意那些女人看林放的眼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色撩人的关系,男人看女人也好,女人看男人也罢,总会增加许多朦胧的好感,她不喜欢这样,干脆拉着林放,沿着一道阶梯往上走

    林放感觉有点好笑之余,倒也没有拒绝,任由夏雪见拉着自己,在一处石凳前驻足

    夏雪见打开坤包,摸出纸巾,细心的打开垫好,先让林放坐下来,自己才又拆了一张纸,准备依样葫芦的时候,不想有人跑过,蹭了她一下

    “哎呀……”

    夏雪见一个立足不稳,就往林放怀里摔了过去

    林放:“……”

    哪怕林放心里泛着嘀咕,觉得夏雪见摔的太过巧了一点,手却比脑子快,先一步抱住了夏雪见,把她拉进了自己怀里,任由她跌坐在自己腿上

    一股弹软的感觉落在身上,还在林放腿上来回跳动了两下才稳定,这种温柔的触感,让林放感觉有点口干舌燥

    这样的夜色,这样的江风,这样的美人……

    林放感觉鼻子里传来的夏雪见身上的香味都变的过分起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考验他的神经,让他站在禽兽和禽兽不如的两端不住的徘徊

    偏偏来江边散步是他提议的,再怎么怪,也怪不到夏雪见的头上

    林放只能硬着头皮,拼命的想着付好的诸般好处,让自己努力不要动心,不……不光不能动心,动身子也不行……

    浑身的血液,你们给我老实点,往上往上!

    我的大脑需要你们,别老让我供血不足,我很尴尬的好吗?

    温香软玉在怀,推出去不是个男人,不推出去,哎……

    林放感觉自己理智的墙壁,正在一点一点的崩溃,他快要扛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