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七日谈
    虽说早在二月初时按照中国的气节来讲已经立春了,但在日本这边春日的温暖似乎在三月出头才姗姗来迟

    早间的大雾白帐似的罩住了整个东京,路人提着公文包竖起领口遮着口鼻匆匆走进雾里街边家电橱窗里天气预报的主持人说今天会有雨,可天气预报从来都没有准过

    大家都相信雾后面是阳光,只是他们在东京藏得太深了看不见

    可其实是没有的,如果真的有阳光,雾早便散了

    源氏重工,ξ层

    ξ是希腊数字,在数学中代表‘未知’,所以就算在蛇岐八家中也极少有人知道这个楼层的存在,在实质上它存在于四十五层,几乎要抵达源氏重工的顶楼,往天上看似乎能触碰到青黑色的铁壁,往下看人群如蚂蚁一样在地上匍行

    曼蒂趴在ξ层唯一的阳台,居高临下地眺望着大雾中带着露水稍显潮湿的钢铁丛林,现在正是深夜与黎明交接之时,微薄的天光都被雾气给遮挡下了,城市里显得有些晦暗

    东京里一栋栋林立的大厦沉默着被大雾冲刷得发白,若隐若现像是黏黏地融化在雾气里,一扇扇玻璃幕墙后晃动着白幽幽的光,一块一块的亮在雾中的大楼里,像是曼蒂手中端着的斟满清酒的方杯里那几颗晶莹剔透的冰块

    温度渐冷,雾更浓了高楼中的白炽灯光也消失看不见了,像是冰块融化在了酒里,没什么变化但莫名地就是会觉得酒味淡了许多——东京里的生气也为之少了些许,没有生气的东京就像是鬼城,也没了什么看头

    趴在阳台栏杆上曼蒂收回目光直起了身子,往手里哈了口白气取暖,虽说已经是春天了,但在大厦的高层上吹风还是有些凉意,她紧了紧身上披的白色外套转头拉开了拉门走进了背后的里屋

    比起外面的湿冷,里屋里好若春暖花开,没有任何装饰家具的客厅里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被炉,这玩意儿在国内不常见,但在日本却是家喻户晓的宝贝,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甚至胜过空调和地暖

    被炉桌上放着小型的电烤炉,上面架着寿喜烧的锅,里面沸腾的高汤煮着划了十字的香菇、切得正方规矩的午餐肉、粉白嫩的粗粉条和豆腐,两片白菜躺在白汤上起起伏伏颜色亮眼清新

    一身执行部黑衣的源稚生坐在寿喜烧的锅旁边一言不发地凝视着里面的菜色,大概审讯犯人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

    曼蒂走到桌边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余光偷看着执行局局长这一丝不苟的模样心里直犯坏水儿,心想你那邪眼再电眼逼人这电烤炉的火量该这么点也就这么点,除非你的言灵是君焰可以自己动手掌心煎蛋估计大家才能早些吃宵夜

    宵夜

    对的,宵夜

    现在离日本人习惯的早饭时间还差些点? 再说了也没谁早上起床就吃寿喜烧这么热乎的汤锅? 所以这一顿自然是宵夜

    ——毕竟屋里的两个小祖宗一宿没睡了

    客厅的液晶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着索尼的全明星大乱斗? 地图是丛林沼泽? 索尼克对阵碧琪公主,两个卡通人物在地图上各种奔跑跳跃必杀技? 这张图没有固定的血量限制,讲得是击飞次数? 谁被必杀技打飞出版外到达三次就直接gameover

    现在索尼克掉落沼泽的次数是一次? 而碧琪公主已经跌下去两次了,按照比赛来说就是到达了赛点

    屏幕前林年和绘梨衣两人一言不发地坐在液晶电视前猛按ps3的手柄,通宵熬夜不可避免的减慢了两人眼周的静脉血流速度,两人脸上都挂了点黑眼圈? 旁若无人般死盯着屏幕目不转睛

    屏幕里? 草地平台上索尼克刺猬球一样滚来滚去,各种弹跳加速撞击,偶尔使用他的超必杀“超级索尼克”变身蓝色旋转小球疯狂弹射碰撞敌人,碧琪公主每次必杀技必然都会被灵活地躲掉,再立刻抓机会背刺撞击一波? 啪一下把碧琪公主撞飞到了版边两只手吊着板块,索尼克见状再马上小跑过去踩手补刀? 可谓痛打落水狗电竞没有温柔寡断!

    “菜好了”桌边源稚生把筷子伸进锅夹起一块香菇尝一口,闭眼嚼了两口再放下了筷子看向鏖战激烈的两人

    “等会儿!”

    “再一会儿!”

    两个人同时做出表态? 林年是喊出来的,绘梨衣则是头也不回地举起了身边小本本? 想来已经不是第一次熟练地举起这行字了

    曼蒂清楚看见了源稚生额头青筋转瞬即逝跳起了一下? 但强大的自控能力让他一声不吭地忍住了? 自顾自地把寿喜烧的火量调小了,看起来是不准备跟这两个网瘾少年女一般见识

    至于源稚生居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还在帮忙煮寿喜烧这事儿,换以前来他们会感到不可思议,但在知道上杉家主与之关系后,事情倒也合情合理的起来,也难怪那一天源稚生会做出那样的决断了

    距离源氏重工暗杀(爆破)事件已经过去数天了

    那一日的事情余波也渐渐平息了,没有太大的舆论扩散开,事情最终以“煤气公司运输车辆爆炸引发地下天然气管道泄漏连锁爆炸”为结尾敲定了

    至于事情的真伪,没人知道,在推特、ins上倒是有不少东京中心区的居民声称听到了枪声和叫骂,但由于当时满街的白烟没有录像(有录像的则是被一群黑衣人挨家挨户问访)拿不出石锤证据来,据说当日警视厅出动了上百警力结果也只扑了个空,在现场只找到了一栋被“炸”穿底层的大楼和一堆爆炸过后的断壁残垣,除此之外一颗弹壳都没有发现

    于是这件震动了半个东京的大事就这样草草了之,没有人会怀疑警视厅查案的决心,因为探查大案一直都是升职加薪的最好机会,能主动放弃案件要么是真的查不出什么东西来,要么就是警视厅上层有人悄然施压了,而平民百姓们自然没有机会接触到了这一层更深的理由

    林年和自称上杉绘梨衣的红发巫女是在街道上被发现的,最先跑出来的自然是源稚生,在听见楼下的轰鸣时,他就已经预感到了发生什么,立刻抛下了面前的敌人和楼上爆炸着火的辉夜姬机房,马不停蹄地带着人冲到了楼下,果然看见了绘梨衣和‘审判’留下的满目疮痍

    那时候就连重伤的林年一下子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红发女孩成为了重点保护对象,林年也只是被顺带的抗在了肩上带进了源氏重工隐藏了起来

    这一隐藏便是整整数天的时间,没有进医院,没有任何审讯谈话,本家冷酷地近乎无情,将他彻底的放置在了ξ层除了医助外不闻不问

    在ξ层内一切医疗设备和医护人员充足,最开始的两天林年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处理完腿伤后医生们无数仪器检查过他的身体,得到了许多报告资料,并且严令禁止他离开这间楼层

    这个过程中林年没有反抗,也反抗不了,他这算是上了蛇岐八家的重点关照对象了,在源氏重工里一日内发生的大事情太多了,大量人员死亡、底层被爆破、辉夜姬机房失火并发现大量焦尸、三十层战略部被摧毁墙面破裂,底层街道战斗痕迹明显,再加上最终武器“审判”的爆发...

    而这一切都似乎隐约与林年这个外来的本部专员有关,于是名为“看护”实则“监禁”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就连曼蒂也逃不掉被带到了这个地方享受相同照顾的命运

    至于本部另一位成员宫本一心,那家伙比较倒霉,半小时后本家才发现了他,那时他已经伤重到源氏重工内的私人医护也不足以提供有效的医治手段,只能紧急送到了东医大的icu抢救,不过听说那家伙命也挺硬的撑了下来,现在正被未婚妻陪着吊水死不了

    虽然这期间没有人跟林年谈判有关那一天的事情,但他却是特别清楚现在自己被软禁的处境以及力度——因为每天他至少有半个小时能看见执行局局长源稚生的脸,日本分部把最强的战力安排到了他的身边,从根本上杜绝了再有意外发生

    他其实倒也并不介意这样,毕竟在那场超规格的战斗后身体的确受了不小的伤不太方便行动,再加上ξ层也有他需要的一切东西(主要指ps游戏),更是见到了与自己一面之缘的红发女孩,上杉绘梨衣

    这下他干脆也彻底闲了下来,本家什么都不问,他也什么都不说,互相处于了一个默契的环境中似是在比较着耐性

    时间也这也渡过了七天来到了现在

    —

    电脑屏幕里,一声巨响和浮夸的ko声响起,碧琪公主眼含泪水摔落板下爆出一团冲天烟花,游戏在3:1结束了,索尼克胜碧琪公主,林年胜上杉绘梨衣

    就这?就这?就这?

    虽然林年放下手柄一句话没说,但曼蒂已经能从自家师弟不动声色的脸上看出那股喜上眉梢得意感了

    师弟虽然你一只脚打着石膏绑着绷带打游戏的样子很狼狈,但你化身劲夫暴揍上衫家主的样子真的好靓仔啊!

    上杉家主放下了手柄一脸怅然若失,但好歹没到达如丧考妣的级别,在她身边的小本本第二页上写满了一整篇ps3平台支持的竞技游戏,包括“拳皇”、“侍魂2”、“gt赛车5”甚至还有“死活生”

    她已经数不清这是自己第多少次输给身边的男孩了

    所有带竞技性的游戏都在笔记本上写了个遍,然后全部被碳素笔画了一杠,这是他们这几天来玩过的所有游戏,结局无一例外,林年胜绘梨衣

    这个世界上似乎干什么都有天赋之分,起码在游戏上林年的天赋完爆了上杉家主,那一天联机拳皇的对决绘梨衣被殴打不是偶然,林年放的狠话也不是场面话,说再揍绘梨衣一顿一揍就是好几天,每天不重样的殴打一点不放水

    别说1v1_battle的格斗游戏,甚至他们连音游都比划过了,太鼓达人林年都能以全perfect(完美击打)的allcombo(全连击)打败绘梨衣,求生之路对tank(游戏里的一只血牛boss)造成伤害和击杀小怪的数量也稳压绘梨衣一头

    很可惜这间里屋只有ps3没有pc电脑,不然把星际争霸和cs的舞台搬过来,在键鼠上林年才能通透地教一下年轻的女孩什么叫做pm560(手速计量单位),在这方面就连他们高中的星际小王子在他面前也只有给拧开营养快线瓶盖拜师的份儿

    搁在蛇岐八家,你上杉绘梨衣能算作分部游戏最强,但很可惜你遇到了本部最强,打游戏这方面还是得看我们男孩子的(游戏大男子主义),女孩子还是哭着玩4399换装游戏去吧!

    这些屁话...林年当然没有直接说出来

    他只是一个劲地微笑,笑的很平和,但任谁都能从他的眼角里看出17岁少年的得以感

    绘梨衣准备放下手柄的时候,在他身边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手柄坐了下来

    林年眉头轻轻抖了一下但没太大反应依旧坐着漫不经心得按着手柄,只是后面偷吃寿喜烧的曼蒂看见了坐在屏幕前的源稚生差点把偷吃的粉条喷出来

    “......”绘梨衣什么也没说,只是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源稚生的旁边推出了一张ps3的盘

    拳皇12

    来了吗?终于要来了吗?

    后面坐在桌上偷偷嗦粉的曼蒂感觉就差一瓶可乐了,她看着源稚生面无表情地推动摇杆进入了游戏开始了选人界面后整个人都燃起来了(草拟吗燃起来了.jpg)

    来了,终于来了!本部最强对阵本家最强!

    只不过是拳皇pk版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