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赵晚伊,我何时欺负你了?
    她的话音落下,男人的脸色果然蓦地变了,寒眸之中瞬间布满了可怖的愤怒之色!

    “赵晚伊!”他死死的盯着女孩那张带着情绪的小脸,当看见她泛红的双眼之时,男人的目光却蓦地一紧

    见他发火,赵晚伊的脸上多了几分苦涩

    而此时,车子已经回到了南月湾,在别墅面前缓缓的停了下来

    她下意识的抬手推开车门,要下车

    见她要走,男人几乎是惯性的伸出了手,便握住了她的手腕

    赵晚伊转过头,面露疲惫的说道

    “我今天累了,想早点洗澡休息,有些话过几天再说吧”

    她今天工作了一天,晚上又一直在赶路,到了季家又遇到那么一出,现在早已经累的不行了

    只想快点去泡个澡,缓解一下身体和大脑的难受

    闻言,男人脸色微微一怔,而后松开了握住她手腕的大手

    佣人已经打好雨伞站在车门外等待,赵晚伊转身下了车,朝着别墅里慢慢走去

    男人坐在车内,看着她疲惫离去的身影,脑海里不禁浮现起她刚才那般满是失落,带着情绪的小脸……和那双微微发红的漂亮眼眸

    心口的位置,忽然泛起了一阵莫名的疼意,冷峻脸上的表情也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

    以前她没少跟他生气,每次看见他时,她永远都是一副气呼呼的模样,巴不得他从她的面前消失

    他本以为,他早就习惯了她的情绪了

    可刚才……当他再看见她那般模样,心中却无法像以前那么平静了

    男人在座位上坐了许久,直到贺山的声音从驾驶座传来

    “老板,该下车了”

    听见声音,季慕深才收回目光,转身推开车门下了车,迈开长腿朝着别墅里大步走去

    才一进门,许妈便一脸关切的迎了上来

    “先生,季家那些人没有把您怎么样吧”

    贺山转头看了一眼表情沉重的季慕深,然后对许妈解释道

    “我们没事”

    听贺山这么说,许妈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说道

    “那就好,刚才太太回来脸色有点不好,我还担心她去季家找您又被那些人给欺负了”

    许妈的话说完,正要转身上楼的男人蓦地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目光收紧的看向许妈

    “她去季家……找我?”

    她去季家……是去找他的?

    “是啊,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太太忽然回来了,说是要给您过生日,还让我准备了蛋糕,然后又让司机送她去季家找您了”许妈笑着说道

    男人的脸色却渐渐的变了,目光之中,忽然多了一抹浓浓的惊喜之色

    ……

    赵晚伊上了楼,便找了睡衣进浴室,往浴缸里放了热水,将长发和身体都洗了洗,才便满身疲惫的躺进了满是热水的浴缸里面

    她的脑子里有些乱糟糟的,但心情却是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澡泡到一半,她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顿时有点后悔,刚才她竟然没忍住脾气,又对着季慕深发了脾气

    这下好了,她这些天苦心经营的美好形象,大概又在那个男人眼里碎成渣了

    事后还是得她遭殃去弥补

    想着,赵晚伊便是一阵心累,不禁怪罪起自己来了

    她怎么就没有冷静一点呢

    明明哄一哄就能解决的事情,却忽然脑抽的跟他对着来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现在再后悔也没有什么用

    虽然明知道他会发火,可是这样发泄了一下,心里倒是好受了一点

    直到浴缸的水温变凉了许多,赵晚伊这才从浴缸里起来,拿过浴巾擦干身体,换上了浅白色的蕾丝边睡裙,擦了护肤品,吹干了长发之后,才出了浴室

    她才从浴室出来回到卧室,便在沙发上看见了男人的身影

    他身姿挺拔的坐在那里,冷峻脸上的没有多少表情,所以显得有些许的严肃

    “洗好了?”

    赵晚伊停下脚步,盯着男人那张冷峻的脸看了片刻,见他似乎很平静,她不禁有些惊讶

    他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的愤怒

    见她不言语,季慕深微微蹙眉,沉着嗓音道了一句,

    “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赵晚伊轻轻应了一声,下意识转过身朝着大床的方向走去,打算早点休息

    今天太累了,不想再哄他了,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见她转身的身影,男人的眉头又拧紧了几分

    “过来”他耐着性子,忽然对她说道

    声音里满是威严!

    赵晚伊却没有理会他,人已经来到了床边,坐下,躺了上床

    反正她今天已经将他惹怒了

    被她忽略,男人的脸色变了变,有些不悦的唤了一声

    “赵晚伊!”

    而床上的坏丫头却干脆拉过了被子盖上,将脑袋都盖了起来

    “……”季慕深的喉咙一滞,冷峻脸上的表情顿住,正控制不住情绪想要发火的时候,脑海里便又划过她双眼通红的模样!

    心中更是一阵烦躁!

    虽然心中满是不悦,可是却未曾再表现出来,而是极力压制着自己那暴躁易怒的脾气!

    他在沙发上顿了片刻,才抿了抿唇,忽然间抬手提起了茶几上放着的药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迈开长腿,几步便来到了大床旁边

    听见她的声音,正用被子蒙着脑袋的人明显惊了一下,似乎是被他吓到了,她忙的将脑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睁大着双眼,有些委屈又生气的看着他

    “你……你别以为仗着你厉害,就可以随便欺负我”她咬着唇,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委屈与不满

    她现在虽然是要事事顺从着他,但是她就不能有累了,想要休息一下的时候么……

    她的话音落下,季慕深的表情怔了怔,那双纯黑的寒眸之中,透过一抹不解之色

    “赵晚伊,我何时欺负你了?”他蹙着眉质问道

    寒眸看着她那张委屈至极的小脸,冷峻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无奈的表情

    他很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欺负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