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第一
    王琳也想不到御剑术竟然如此强悍,在御剑术的施展下,自己的剑意竟然和少阳剑的剑意融合,剑意对剑气的控制、提升简直是夺天之造化,在意境支撑下,剑气更加凝练,剑招更加的精妙,让自己这一剑爆发的战力简直超越了王琳的想象

    此时,王琳才第一次领悟,“御剑术”真的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剑术,不,应该是第一剑道,是杀伐利器

    通过御剑术,以剑意为基础,直接让人剑合一,同时人剑剑意融合、互相提升中逐渐提升剑法威力,创造如此剑术的人,简直是天才中天才

    先前,少阳剑从沉睡中醒过来,王琳就将其藏入窍穴中为其“充能”了自然是没有用其施展御剑术不料想这一招剑法以御剑术从手中发出,竟然有如此威力

    此时,王琳也清楚了,御剑术并不是单指将剑祭起来施展的,而是一种更高明的剑道剑意,当然了,因为修士和剑之间传递的是一种剑意,剑飞起来自然也是可以的

    但若是将剑握在手中施展御剑术,威力自然是比飞出去要大一些,此时不但可以剑意互通,更是可以为剑注入法力支撑

    先前燕赤霞以大剑攻击,其实上也是用的御剑术,只是他御剑术领悟不够,主要是其剑和他本人还未达到剑意互通、融合的程度,所以威力弱

    “云龙六转!”在金戈鬼王目瞪口呆中,王琳瞬间施展了这一招剑法

    本来以为王琳是弱鸡,但转瞬间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杀伐之力,剑罡将金之炁凝练出了金色光晕,锐利霸道至极,而且拥有至刚至阳的攻击,竟然让其厚重的魔气都蒸发了,让金戈鬼王彻底懵懂了

    六道龙形剑罡轰了出来,在其法体上一卷,将其法体彻底搅碎、打散

    “吼!”最后关头,那金戈鬼王再次施展了秘术,自爆最后的一部分法体,一团只有拳头大小的黑气凭空横移出百米,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金戈山飞舞而去

    其速度极快,转瞬间冲出暴雨笼罩的术法空间消失在茫茫夜空中

    很显然,其修炼的魔道功法极为诡异难测,也拥有不可思议的威力

    聂小萱手掌展动,收回了“夏雨”术法,笼罩方圆十里左右的暴雨瞬间停止

    雨过天晴,一轮圆月照耀在青江之上,波光粼粼中飘荡着雨后清新的空气;偶尔一缕缕鬼雾随风荡漾,瞬间淹没在黑暗中

    “小神金华府城隍有礼了,阁下出手清理金戈鬼王,吾代金华府十万百姓感谢阁下再造之恩

    先前,小神迫于金戈鬼王压力,不得不虚与委蛇,刚才和阁下交手也不过是被形势所迫,并不是真想与阁下为敌

    今后有阁下坐镇我金华府,我愿意以阁下马首是瞻,共同维护金华府的平安

    当年阁下以一首‘正气歌’惊艳四方,实不相瞒,小神当时也在附近,有幸观看阁下大作,那时就知道阁下绝非池中之物,未来必然一飞冲天

    当年,阁下在云家山庄遇险,也是我带着城隍府阴差驰援威慑厉鬼,才让金戈鬼王退走的,我也算是和阁下颇有渊源此后我们携手共进,共拱金华府安危,当真是一件快事”

    金华府城隍踏着金光而来,朝着王琳拱手谄笑道他自然是认出了王琳就是曾经考中秀才,作“正气歌”之人此时,只是以阴神之体显现而已

    后面的武判心中冷哼,但心中也不得不佩服,这城隍脸皮真厚,刚才不是他们不尽力,而根本就不是王琳一行的对手,同时他当然也另有打算而已,如今说的冠冕堂皇,还故意拉关系如此这般,王琳定然是不好翻脸了

    当年之所以去云家山庄,可不是为了救人,而是害怕金戈鬼王趁机突袭金华府,在哪里监视罢了,而且看着鬼王作恶而无动于衷,当年武判都很不舒服、很不甘心

    “哈哈哈”王琳淡然一笑接着道:“城隍大人提起旧事,倒是让晚辈很是感怀

    不过,先前之事后,我觉得城隍大人已经不适合担任金华府城隍了,心中没有正义、没有担当、没有挂念百姓之安危,不如早点让贤”

    那城隍陡听王琳第一句话,倒是一喜;但接着听王琳后面的话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

    “阁下何意,我乃是上界敕封的正神,阁下乃是仁义的侠士,难道想为难小神不成”那城隍顿时脸色一沉道

    “我家公子说了,你不适合再担任金华府城隍了,将城隍印让出来,我们不为难你”聂小倩朝前一步道

    “你们没这个权力,若我不让,你们难道还想硬抢不成”城隍沉声道

    “咯咯咯!”聂小萱一笑,陡然冷声道:“你和厉鬼做交易,将金华府百姓生魂卖了出去,其罪当诛

    看在你和我家公子有旧,我们放你离开,若你不让出城隍印,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给我顶上去!”那城隍大吼一声命令阴差向前,他自己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城隍府方向疾驰而去

    武判犹豫了一下原地未动,那一众阴差见武判未动,也都没有任何动作

    “轰!”聂小倩背后的光翼展开,化作一道流光追了上去,瞬间就越过城隍,堵住了他,手掌展动间,一连串燃着白色火焰的火莲花激射而出,狠狠的撞在了城隍法体上

    “啊!”那城隍一声惨叫,瞬间被白色的火焰笼罩

    “我愿意交出城隍印!”他惨叫着努力说出这几个字,但为时已晚,很快就被烧得灰飞烟灭了,磷火对这种神祇的焚烧炼化极为迅捷,转瞬被焚烧殆尽

    其实上,王琳已经决意换掉这个府城隍,金华府人口众多,为了百姓安危,不可能交给这样一个城隍手中

    至于灭掉城隍,王琳已经不是当年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心智了,随着修为日深,心也变了,可以说是狠辣了很多,但其实上更是一种变相的仁慈

    这样的城隍若是不除去,天规混乱之下,必然造成更大的祸患,若是心慈手软放其离开,必然为自己招灾这是极为不明智的

    “尔等作为下属,看着自己的主神陨落,竟然无动于衷?”聂小倩看着武判等阴差,杀意凛然道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武判倒是很硬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