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得逞?
    趁着大家都在午休的时间,阿泉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来到道具间,然而,普通人干起坏事来,难免心慌,手忙脚乱

    一不小心,弄倒了一桶油漆,阿泉赶紧把油漆桶扶起来,内心的恐惧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然而一想到梁斌的狠辣,他又不敢不从,只能按照梁斌的吩咐,将威亚的其中一根钢丝锯出一个豁口

    “行仔,你别怪我啊,我也是被逼的”做完这一切,阿泉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喃喃道,似乎这么做能让他心里好受点

    下午两点,剧组重新开工

    阿雯鼻子一阵抽动:“咦,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

    “我发誓,不是我放的”阿力搞怪道

    众人一阵大笑,同时也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阿雯笑骂:“不是放臭屁啦,是一股油漆味”

    “切,油漆味有什么好奇怪的?”

    众人鄙视,只有阿泉面露惊恐,刚刚扶油漆桶的时候不小心衣袖沾到了,当时他太紧张所以一直没发现,现在听阿雯说起,这才看到,做贼,哪有不心虚的

    阿雯顺着气味很快就发现了阿泉衣袖上的油漆

    “阿泉,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先脱下来吧,我帮你拿去洗,不然很难洗掉的”阿雯柔声道

    “不用了,雯雯姐”阿泉连忙将衣袖遮掩,额头上的汗不停的往下掉

    阿雯见状还以为他是害羞,笑骂道:“怎么?嫌弃雯姐手艺不好,给你洗坏了?”

    “不是,不是.......”阿泉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此时,阿雯才感觉不对劲,不动声色道:“你同我过来”

    阿泉下意识的跟着阿雯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众人也以为阿泉只是害羞,找个没人的地方换衣服

    “阿泉,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阿雯沉声道

    阿泉畏畏缩缩的摇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他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如果之前还只是怀疑,那么现在阿雯已经百分之百确定,阿泉一定是心里有鬼

    “阿泉,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大可以说出来,雯姐一定会尽力帮你的,就算雯姐帮不了你,还有耀哥,有什么事情,你千万别憋在心里”

    阿泉一听耀哥,双脚一哆嗦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失声痛苦道:“雯姐,你千万别告诉耀哥,不然我就完了”

    阿雯听完阿泉的叙述也蒙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梁斌居然会如此歹毒,仅仅因为周行顶了他一个角色,就要毁掉周行的前程

    “不行,我要去找耀哥!”阿雯越想越愤怒

    阿泉一听连忙跪在阿雯面前:“雯姐,求求你,千万不要让耀哥知道,梁斌不会承认的,他一定会把事情全都推给我,到时候耀哥会赶决我的,我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弟弟、妹妹,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

    阿雯于心不忍,却又左右为难:“可是,现在该怎么办?马上就要开拍了”

    周行正在化妆间补妆,却被阿雯叫到了一边

    听完阿雯的讲述,以及阿泉不断求饶,周行的脸瞬间就黑了起来,这梁斌三番两次挑衅也就罢了,没想到这次居然这样的下黑手,菩萨还有三分土气,真当他是泥捏的?

    不过愤怒过后,周行又冷静下来,的确,整件事都是阿泉的自说自话,完全没有证据,很难让人信服,到时候只要梁斌死不承认,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雯姐,多谢噻,这个人情我铭记在心,以后要是有需要帮手的,随时来找我”周行沉思片刻后,郑重道

    阿雯有些担忧:“行仔,你准备怎么办?”

    周行一阵冷笑:“既然他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

    阿雯欲言又止

    周行却冲她摇头:“雯姐,你知道做武行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信任,我们每天打生打死,钢针插到眼前,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性命相托,为什么?因为,我们相信自己兄弟手下有分寸,不会伤到自己”

    “梁斌呢?他为了一己私欲完全不顾及兄弟死活,今天这场戏,十几米高空,掉下来,不死也残废了,今天他可以这样害我,明天就能用同样的手段害别人,这样的人渣,不配留做武行!”

    说完,周行直接转身离开,他知道,阿雯心地善良一定会劝他做事不要太绝,然而在原则问题上,他不会做任何让步

    .......

    阿耀来到梁斌面前:“斌,下午你去跟另外一组,阿力突然有点闹肚子,b组那边你来负责”

    梁斌闻言心中暗喜,这样一来,他就更没有嫌疑了,只要等周行从威亚上掉下来,到时候,这个角色就是他的了

    梁斌兴高采烈的去做事了,却并没有发现,阿耀此时的目光变得沉痛、惋惜

    b组的拍摄进行得不是很顺利,因为梁斌的心思完全就不在这里,远处威亚吊臂正在高高升起,梁斌的目光也随之牵动,如果眼神能融化钢丝,吊臂上的那个身影早就掉下去一百回了

    “怎么还不掉下来?难道阿泉那小子没有动手?”

    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梁斌不禁如坐针毡

    两个小时过去,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反而是a组拍摄进行得如火如荼,远处都能听到导演通过导筒喊话的声音

    就在梁斌心里暗骂:阿泉这小子,真是无胆匪类......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惊呼,然后整个剧组就像是炸了窝

    “快,有人从威亚上掉下来了”

    “成了?”梁斌眼前一亮,要不是众人面前,他甚至差点原地蹦起来

    阿雯见状就更是发懵了,她明明已经把事情告诉周行了,怎么还是出事了呢?难道是梁斌后来又做了手脚?

    “啊~~~我的腿”

    阿雯来到现场,发现周行正躺在担架上,满脸痛苦的捂着脚,被人抬进保姆车,车子一路狂奔消失在众人视野里

    导演面色阴沉,正对着阿耀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