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黄昏。
    “锈雯,锈雯”

    “锈雯,我爱你”

    演唱会还没有入场,广场上就有许多粉丝开始兴奋的挥舞着手中闪光牌,面对媒体的镜头,丝毫不掩饰他们对偶像的喜爱

    晚间六点半,台北小巨蛋体育馆正式检票入场,一时间粉丝就像洪流一样涌入,原本空无一人的体育馆不到半个小时,变得喧哗、热闹

    后台,造型师不断的在为今天的主角装扮,而曾锈雯则是拿着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她今晚的台词,毕竟来到宝岛,还是要说国语的

    “阿绣的国语说得越来越好了,这次演唱会肯定会爆火的”经纪人对此很高兴

    曾锈雯不禁看向一旁闲得快要睡着了的周行,这一个礼拜跟这个家伙一起把台北玩了个遍,有这样一个现成的老师在,自然进步巨大

    七点半,整个台北小巨蛋体育馆灯光熄灭,中央舞台上,绚丽的五色灯光照耀下,曾锈雯乘坐升降台,出现在舞台中央

    “台北的朋友们,你们好吗?”

    “锈雯~~~”纯正的国语发音一下就获得了粉丝们的好感,现场气氛瞬间被推上高峰

    一曲“眉飞色舞”顿时全场观众起立,台北小巨蛋体育馆瞬间就变成了露天迪厅,所有粉丝跟随音乐疯狂舞动

    周行在后台都能听到观众们跺脚的声音,整个体育馆似乎都在震动,如此狂热的场景,难怪香江媒体评选中,她是新一届当中最有机会获得天后称号的香江女歌手

    “周生,你也准备一下吧,很快就到你了”曾锈雯的经纪人提醒道

    就在周行做造型的时间,演唱会已经进行了一半,音乐逐渐变得舒缓,曾锈雯一袭红色晚礼服,站在舞台上

    “下面这首歌呢,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前几天写的,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在这里,也送给大家,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在一片掌声中,曾锈雯缓步走到舞台边缘,冲着粉丝挥手致意,舒缓的钢琴声中,她轻轻哼唱

    “以为只看小说

    就能看到爱的颜色

    这算是什么生活

    我们留在自己的沙漠

    开始魂不守舍

    等待时间流过

    如果你像天气

    总对我不冷也不热

    我不能选择沉默

    爱情只是个泡沫

    脆弱得一触即破

    你要好好把握”

    这首“错过”就是礼包当中,评级为优良的那首,原本周行是打算自己唱的,不过曾锈雯听过之后很喜欢,她也录了一遍,两相对比,周行还是决定把这首歌给她

    “错过

    我们都有过错

    在幸福的角落

    还要再奢求什么

    直到一天

    遗憾开出它的花朵

    谁都会明白

    从前才是最快乐

    错过

    上天都有过错

    创造悲欢离合

    要我们承担结果

    每一个人

    是另一个人的景色

    在寂寞的时候

    什么比爱更**裸”

    一曲终了,曾锈雯不禁眼眶微红,听周行第一次演唱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这首歌,甚至比那首【记事本】还要喜欢,虽说,论词曲的经典程度,以及传唱程度,【记事本】无疑都比这首歌要高一个档次,然而她就是喜欢这首“错过”

    现场许多情侣也都相拥而泣,这首的曲调、歌词都很“朴实”,然而正是这种“朴实”,却更容易打动人心,就好像普通人的爱情,没有那么多生离死别、山盟海誓,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我爱你,就足够让人沉醉

    “接下来这首歌呢,将由我的好朋友周行,也就是【记事本】跟刚刚这首【错过】的词曲作者,为大家演唱,我呢,先下去换件衣服,待会儿见”

    曾锈雯的退场并没有引起粉丝的反感,反而很好奇,之前的记事本已经足够让人惊艳,这首“错过”也毫不逊色,但是周行这个名字却很陌生,他们也很想知道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词曲作者,会带来怎样的一首歌

    周行乘坐升降台,来到舞台中央,这是他第一次登上如此高规格的舞台现场演唱,现场15000人,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这种感觉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突然心中涌现出一种莫名的情绪:似乎做歌手也不错嘛

    曾锈雯的经纪人有些紧张,毕竟周行从来没有过类似的舞台经验,这可不是录音棚,唱得不好还能重来,假如周行顶不住压力,那就是一场灾难

    此时前奏已经响起,低沉的钢琴带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过完整个夏天

    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

    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还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

    黄昏再美终要黑夜”

    略带嘶哑的嗓音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

    此时,舞台下,一位长相猥琐的大叔,突然笑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首歌还满叼的嘛”

    “老李,能得到你的夸奖可不容易哦,怎么?是不是感觉到压力了?”身边友人笑着调侃道

    没曾想,老李却很认真的点头,不无感慨:“是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老家伙会越来越跟时代脱轨,华语乐坛还得靠这些年轻人”

    友人愣住良久,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位,被宝岛乐坛称之为歌坛教父的音乐人,在他的印象里,老李是典型的闷骚男,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实则对自己的音乐是相当骄傲的,也极少夸赞同行,在宝岛,哪位歌手或者音乐人能够得到他一句夸奖,那是要上头版头条的

    如今,仅仅只是因为一首歌居然生出如此感慨,难道,他已经有了退休的打算?

    后台,经纪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周行的演唱不仅没有拉跨,反而比录音棚表现得还要好,显然,这也是一个人来疯

    “唉,阿绣,你这个朋友的唱片约有没有签给别人?”

    曾锈雯得意的挑了挑眉:“噗,你之前不是还担心他不靠谱的吗?”

    “嘿,你这死丫头,糗我是吧?看我不收拾你”

    一阵笑闹过后,曾锈雯喘息道:“好啦,我会帮你问的,不过这件事情估计你要跟anli姐商量,阿行的主业毕竟是演员,不一定有很多时间发唱片,开演唱会的”

    “唉,可惜了”

    香江乐坛发展到今天,创作型的歌手已经几乎不存在了,在她看来,以周行的才华绝对能够成为香江乐坛新一代的领军人物,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偏偏一门心思做演员,创作、唱歌都只当是副业,真是老天不开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