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策马奔腾,方显男儿本色。
    差不多在剧组待了五天,周行终于迎来了自己在【汉武大帝】当中的第一场戏

    导演胡梅一大早就安排武术指导来教周行剑术,他今天的这场戏就是汉武帝让霍去病舞剑以此表明自己的态度

    武术指导设计的动作并不复杂,也没有太多花哨,毕竟不是武侠电影,走的也是纪实风格的套路,对于周行来说那就更简单了

    “看你这身手,以前练过吧?”武术指导表示自己很没有成就感

    周行只是笑了笑:“练过一段时间的洪拳跟咏春”

    “怪不得”

    事实上,演了这么多反派,真正让周行展露功夫底子的只有【杀破狼】一部戏,而这部戏里他只是个配角,在内地知道他曾经做过武行的就更很少了

    “这么快就教会了?”胡梅疑惑的看向武术指导

    武术指导不由苦笑,可不就教会了,行家功夫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从周行舞剑的身手来看,不比他差,要不是需要设计动作,估计都用不上他

    原本胡梅是打算让周行早上先练一练,下午或者晚上再拍,以免ng太多耽误拍摄进度,听武术指导这么一说,中午派过盒饭,下午的第一场就安排了周行的戏

    其实这一段舞剑时间还是挺长的,时长将近一分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可不是说着玩的,所以,这一段胡梅原本是准备分三段拍摄的

    周行一身白衣短打汉装,出现在大殿上时,众人都是眼前一亮,陈报国直接笑道:“哟,这是谁家的锦衣少年郎啊?”

    “哈哈~~~”现场一阵轻笑,虽然有些调侃的意味,不过周行的造型的确让人惊艳

    “汉武大帝,第69幕,第1439镜,action”

    大殿之上,只见一名白衣青年手中长剑抖动,阳光映射下,剑光夺目,白衣飘飘,青年抖动几道剑花后,或刺、或挑、或削,剑招并不花哨,却有着莫名的美感,又见他飞身而起,一个纵身高高跃起,随后在大殿的柱子上轻轻一点,犹如蜻蜓点水、闲庭信步,接着这借力的功夫,人在空中以一种极其舒展的姿势,临空一刺

    “好、好、好”胡梅甚至都忘记喊咔,而是连说了三个好,这一段太漂亮了,不仅仅是舞剑的动作,更多的是,周行通过这一段剑舞,将霍去病身上那种古代贵公子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特别是最后收招时略带得意却又微微含蓄的笑容

    胡梅甚至在想,这一段播出的时候,应该会引得许多女性观众两眼放光吧?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陈报国拍了拍周行的肩膀笑道,原本以为,周行的演技在年轻一辈演员中能够达到一流水准,已经是很难得了,没想到他居然还“藏了”这么一手

    难怪周行能够在香江那么封闭排外的圈子里脱颖而出,这种能文能武的演员,估计没有哪个导演会不喜欢吧?

    周行露了这一手之后,剧组里的其他演员对他的态度也友善了许多,其实演员这行跟其他行业也没差多少,不是你职位高就能让人信服的,专业能力差光靠拍马屁起来的人,又如何让人另眼相看呢?

    接下来的两天,胡梅特意把周行的戏份安排得很满,一是周行的档期比较赶,二是他还有一部分草原征战的戏份,要知道草原上每多待一天都是钱啊,光是马匹的租金就占了剧组很大一部分预算,实在是耽误不起啊

    很快,周行在秦王宫的戏份结束,连同剧组其他一些演员前往大草原,胡梅作为导演,自然要前往调度,秦王宫这边就让几个副导演主持,拍摄一些散碎的镜头

    乌兰布统草原,这里曾是清朝皇家木兰围场的一部分,水草丰茂,植被茂盛,周行一行人坐车来到拍摄营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空中的繁星点点、耳畔传来不知名的虫鸣声,仿佛置身另外一个世界

    一天的舟车劳顿,周行几乎是沾枕头就着,等他醒过来已经是天光大亮

    刚一出帐篷,远远望去四周都是绿幽幽的草原,让人看了都感觉心情舒畅,偶尔周行还能看到一些牧马人骑马飞驰,让人不禁向往、

    周行虽然会骑马,不过香江拍摄骑马的戏都是走个过场,压根就骑不了多远,屁股都没坐热戏就拍完了

    吃早餐的时候,胡梅导演对众人道:“这几天你们抓紧时间跟牧民们学骑马,别正式开拍了跟我要替身”

    众人都笑了,其中大部分演员都是老江湖了,骑马自然不在话下,不会骑的自然是一脸苦相

    吃过早餐,周行就跟大家一起去了牧场,这里的牧民汉语说得很差,一不小心漏过去就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周行也不在意,骑马的基本动作要领他还是会的,主要是没有机会撒丫子跑起来,其实这玩意就跟开车差不多,熟能生巧总是不会错的

    等牧民套上马具,周行丝毫没有谦让的意思,在马镫上轻轻一点,翻身上马,动作潇洒连贯,让几名不会骑马的演员看得那叫一个眼热

    牧民见周行的动作就知道他是会骑马的,也就没在搭理他,继续去给其余的马套马具

    周行这边已经骑着马开始溜达起来,饰演卫青的陆剑明提议:“要不咱们赛一把?”

    要说起来,这位陆剑明还是周行的学长,他是88年京影毕业

    其余几人互相看了看,有的表示自己骑术不精不参加,最终只有四个人站在了起跑点

    陈报国自告奋勇当起了裁判:“从这里,一直到对面的树林,谁先到,就算谁赢,怎么样?”

    “好”四人都是斗志昂扬,胡梅见状也没有阻止,拍戏本来就是压力极大的工作,闲暇之余,调节一下心情,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预备,开始!”随着陈报国一声令下,周行跟陆剑明已经纵马飞奔,另外二人就慢了一步,瞬间就差了好几个身位

    “呜呼~~~”一旁的牧民见状也吹起了口哨,有的直接加入到追赶的行列

    一时间,人嘶马鸣,整个牧场仿佛过节一般热闹

    “哈哈,陆学长,你可不要掉队”周行一声长笑,只觉肾上腺素激发,浑身热血沸腾

    “想赢我,再练两年吧”陆剑明始终并驾齐驱,丝毫不落下风

    白云苍狗,莺飞草长,策马奔腾,方显男儿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