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霍元甲。
    “熊师兄,怎么是你?”周行来到魔都机场,来接他的竟然是熊鑫鑫,大老远隔着人群就能看到他那铮亮的光头,很有喜感

    熊鑫鑫笑道:“我听说你来了,就跟导演请了一天假,然后导演说:你也干脆别请假了,就代表剧组去接他吧,我这不就来了?”

    上了剧组的商务车,周行这才从熊鑫鑫那里听说,刘家梁正带着刘家班拍另外一部戏,所以这部【霍元甲】熊鑫鑫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挑大梁了,到时候成片字幕上,武术指导一栏,将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

    二人闲聊中,商务车很快驶入了魔都松江的胜强影视基地,剧组早已在这里搭建了一条具有民国初年风格的天津老街,再加上街口的沽月楼,据熊鑫鑫说,光是这条街的造价就超过千万

    “哟,咱们的霍元甲终于来了”于人泰这次的态度就很热情了

    周行上前跟他握了握手,笑道:“于导好久不见,我来得不算太晚吧?”

    “不晚不晚,这沽月楼我们也才刚刚搭建好”江志强听到消息也赶了过来,周行是他推荐的演员,进组第一天,他自然要来撑撑腰

    闲聊了一阵子,周行就回酒店休息了,到了晚上,于人泰请客,邀请剧组的主创一起聚餐

    “阿行,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剧中的女一号孙丽,很有灵气的女演员”导演请客吃饭,自然不可能仅仅只是吃饭喝酒那么简单,主要还是让主创们在开拍之前先认识一下

    孙丽自然是认识周行的,略带腼腆的就要站起身

    周行笑着伸手示意:“别这么紧张,其实我还看过你的戏呢”

    孙丽很是意外,又有些欣喜的看向周行,一副乖学生期待老师表扬的模样,看得于人泰等人一阵偷笑

    “玉观音啊,安心这个角色很难把控......”周行说着说着就有些职业病犯了,开始跟孙丽探讨起来

    有了周行的带动,孙丽的话也逐渐多了起来,气氛也融洽了不少

    “剧本你们也都看了,有没有什么问题?”于人泰一看都谈到这里了,干脆就把正事儿一块办了

    江志强就笑骂:“我就知道你这老小子请客准没好事儿,吃你顿饭,还得加班开剧本研讨会啊?”

    众人一阵哄笑,不过笑过之后,也都开始提出自己对剧本的一些想法

    其实【霍元甲】当中的主要角色还真不多,霍元甲是一个,哑女是一个,农劲荪是一个,原本田中安野也算一个,不过饰演他的是个rb演员,还没进组

    【霍元甲】的剧本秉承了功夫片简单的剧情结构,霍元甲从小争强好胜,父亲甚至不让他学武,他却偷偷联系,到了青年时期,习得一身武艺,便逞勇斗狠,为人江湖气息很重,收徒弟也从来不看秉性、品德,享受着一呼百应,所有人恭维的日子

    剧本初期,霍元甲是个地道的武夫,没有侠义精神,更别提什么家国情怀,直到有一天他的徒弟被秦爷打伤,他不问缘由,在秦爷寿宴上与之签订生死状,最终导致秦爷身死,秦爷的义子为父报仇,杀了他的妻子、女儿

    “其实剧本的前半段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是中期跟后期,脱节有些严重,怎么说呢,中期霍元甲在小山村遇到哑女,懂得了用武艺保护他人,这个倒是说得通,可是家国情怀又是怎么来的呢?我觉得中期的转承上还需要完善”周行其实当初接戏的时候,就觉得有些问题,不过当时于人泰表示,剧本还没有最终定稿,只是后来的修订版也没有在这方面下工夫,周行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提出来

    “其次,最终的决战有些过于草率了,一对四,很难体现出各国武术高手的能力,霍元甲战胜他们也就显得很儿戏,打戏嘛,反派越厉害,越邪恶,最终主角赢的时候,观众才会有爽感,特别是霍元甲最后的结局并不好,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增加大力士以及各国武术高手的戏份”

    于人泰一言不发,似乎陷入沉思,编剧们也都沉默不语,实际上,作为专业人士,他们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个剧本是“头重脚轻”呢?

    可是于人泰坚持要把剧情控制在120分钟以内,因为这样才有利于排片,【七剑】就是前车之鉴,别看仅仅只是多了半个小时,影院在拍片上是要考虑进去的,同样的票价,影院自然是希望片子时长越短越好,空出来的时间,那都是钱!

    “嗯,阿行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样,反正距离开拍还有一段时间,编剧组把剧本再修改一下,尽量不要增加时长”江志强作为制片人,他对影片的时长其实比于人泰还要敏感

    “来,我敬熊指导一杯,这部戏,可就看你的了”

    剧本讨论完,于人泰便开始逐个敬酒,他并没有从演员开始,而是先敬了熊鑫鑫,所谓的动作指导,严格意义上也是导演,只不过他们不掌镜头而已,作为一部功夫片的动作指导,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导演

    一部功夫片,80%的看点其实都在打戏上,打得好不好看,才是一部功夫片成功与否的关键

    “我也敬熊指导一杯”作为制片人,江志强也没落下

    熊鑫鑫很是感动,这些年他一直跟着刘家班混饭吃,在武行这个圈子还算有点名气,可出了这个圈子,认识他的就不多了,就像【七剑】很多武术动作都是他设计的,最终字幕上,他却只能排在刘家梁后面

    当然,熊鑫鑫也不是小气的人,刘家梁毕竟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突然受到这样的礼遇,对于他来说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人嘛,物质条件得到保障之后,总会有那么点精神追求

    “在刘家班,或许,一辈子都受不到这样的尊重吧?”熊鑫鑫一边客气的跟于人泰、江志强推杯换盏,一边感激的看向周行,假如不是这位师弟,又哪有他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