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领头羊。
    “你要是再慢点儿,一会儿后面那自行车就能超了咱,早知道这样,我给你买一自行车不就结了?”

    今天是周兰拿到驾照的第一天,驾照刚拿到手还没捂热,就嚷嚷着要开她那辆甲壳虫去兜风,周行不放心,就提出一起去

    谁知道一路上,周兰的车速都没超过三十迈,周行心里暗笑,这丫头平日里风风火火的,没想到开车居然是个慢性子

    “哎呀,你别吵,我这不是正找感觉呢嘛”周兰抱怨道

    两兄妹正斗嘴呢,突然周行的电话响了,说了没几句,就挂了电话:“停车,下来”

    “干嘛呀?”周兰一脸的莫名其妙

    周行没好气道:“我去见个朋友,你这么开,猴年马月才能到?”

    周兰不情不愿的下车做到副驾驶的位置,不过随即又兴致勃勃的问:“朋友?男的女的?”

    “想什么呢?男的,中年大叔”周行白了她一眼

    周兰一缩脑袋让过一记脑瓜崩,动作极其娴熟

    没多久,小甲壳虫停在了一间咖啡厅门口,周行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干脆就把周兰一起拉了进去

    “老高,好久不见,今天怎么这么有空约我喝咖啡?”周行跟高群树打了个招呼

    高群树却并没有开口,而是看向周行身后

    周行一拍脑门:“嗨,这是我妹妹周兰,这不是暑假了嘛,带她出来转转”

    “嗨,我还以为是弟妹呢,长得真漂亮”高群树夸奖道

    周兰得意的瞟了周行一眼,意思是:瞧瞧人家,多会说话

    周行也没搭理她,坐下之后点了两杯美式,就开门见山:“老高,咱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高群树叹了口气:“唉,最近我不是在拍【东京审判】嘛,这部戏投资三千万,眼看着就快拍完了,结果一个投资人突然就撤资了.......”

    影视剧组的钱来源可谓是五花八门,也很难探究源头,别看是白纸黑字写着,可真要碰到投资人撤资,那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大不了你就去告呗,打官司拖个一年半载那都是正常的,剧组总不能一直闲着吧?

    而且真要这么干了,以后在圈内再想拉到投资也就难了,所以导演面对投资人的无理要求,往往也只能选择妥协

    高群树局促的看着周行,要不是实在是没办法了,他也不会求到周行这里,剧组耽搁一天就多损失一天的钱,也就多一份散伙的风险,这部戏可是他的心血,为了拍这部戏他已经倾尽所有

    至于为什么来找周行,自然是因为最近“知行影视”闹的动静相当大,打着给年轻导演创造梦想的口号,在圈内赚足了口碑

    “哦?你打算让我投资这个项目?”周行没想到高群树这样名声在外的导演,居然也会因为拉不到投资而困扰

    高群树一看有门儿,连忙点头,然后就迫不及待的介绍起【东京审判】目前的情况

    周行不动声色的听着,不是提问,一旁的周兰完全跟听天书一样,不一会儿就开始百无聊赖的用手机聊起了qq

    其实一听【东京审判】这个名字,周行就知道,这片子想回本都很难,三千万的投资,起码要六千万才能回本,而这类题材在海外也很难有什么市场

    最重要的是真实历史上【东京审判】,主角不是华夏,而是欧美列强,审判的结果自然很难让华夏观众接受,而【东京审判】作为一部历史片,最终的结果肯定是要尊重历史的,这样的一部电影想在国内拿到六千万票房,几乎是不可能的

    高群树听了周行的分析后,叹了口气:“你说的我也都明白,但是这部戏已经拍到这里了,哪怕希望再渺茫,我也要撑下去,要不这样,这五百万就当是你借给我的,利息.....”

    话音刚落,周行一摆手打断道:“老高,你要这么说,咱们这些年的矫情,可就到这儿了,你一会儿把账号发给我,钱立马转给你,到时候你把本金还给我,咱们就当不认识”说完抬腿就要走

    “别啊,得,算我老高说错话了还不行嘛,我这就是急昏了头,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待会儿咱们找个馆子,我好好给你赔罪”高群树急了,赶紧拦着

    “这还差不多”周行重新坐下来,正色道:“老高,咱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年了,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是真不想借你这钱,拍电影哪儿你这样的,拿自己身家性命往里填啊?万一赔了呢?”

    高群树叹了口气:“阿行,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这部戏上映哪怕是赔了,投资人或许也就认了,可要是半途而废,这就是我一辈子的污点,以后还有人敢给我投资吗?”

    这就是影视圈导演的生存现状,特别是对于许多不太出名的导演来说,要是没有背景,光是拉投资就跟西天取经一样,要过九九八十一难,陪吃陪喝陪玩儿,人家可能还有点特殊要求,比如为他们的女朋友量身打造一个角色什么的

    而且这还只是第一关,剧本的定稿、演员的挑选、剧组各项人员的配置,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需要导演敲定,中途还有可能遇到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演员耍大牌、投资人突然撤资什么的,那都是家常便饭

    好不容易把片子拍出来了,不符合观众胃口,最先被骂的肯定是导演,票房不理想,投资人亏钱,责任自然也要导演来抗

    演员演技差还有公关公司站出来洗地,导演可就没这样的待遇了,就算是老谋子这样的大导演,被骂得狗血淋头也只能忍着,装没听见

    “这样吧,五百万算我私人借给你的,这部戏下画,你来知行影视做制片总监,五年,薪水照发,五年之后咱们两清,怎么样?”

    高群树的能力绝对是没问题的,导演、监制、制片基本是一把抓,知行影视目前招的都是些愣头青,激情有余经验不足,他们需要一只经验丰富的领头羊带路,至于一年一百万的价码,在周行看来绝对不算贵,一般这种能镇得住场面的大拿,都是要拿公司股份的,这笔账怎么算都是双赢

    “这,不,绝对不行,你能借这笔款子给我就已经是帮兄弟大忙了,这五百万还是从我薪水里扣吧”高群树却连连摆手,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他一年不吃不喝也挣不到一百万,而且这还不算薪水

    周行调侃道:“得了吧,就算你一年薪水五十万也得扣十年,你日子还过不过?你一糙老爷们能扛过去,嫂子跟孩子呢?你总得为她们想想吧?”

    “唉”高群树一声长叹,沉吟良久才开口:“兄弟,你的情我就厚着脸皮领了,等这部戏下画,我就去你公司报道,今天这五百万老高我来日一定帮你赚回来”

    周行却笑骂道:“少来,我现在可是黑心资本家,这五百万啊,你起码得翻几倍帮我赚回来才成”

    “好,就这么说定......噗!”高群树激动之下喝了一大口咖啡,苦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周兰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周行瞪了她一眼,忍着笑,拿纸巾递给高群树

    八月份京城的天气格外炽热,周兰为了锻炼驾驶技术有事没事就会开车去兜两圈,周行一开始每次都会跟着,后来发现这小丫头开车还算稳重,跟车的频率也就越来越少了

    八月初周兰拿到了京影的录取通知书,为此,周行还特意请了赵郑阳他们搓了一顿

    金秋九月,周行开车送周兰去京影报道,一路上发现俊男靓女的新生比例越来越高,偶尔有些长相不太好的,基本都是特型演员

    “都说了不用送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周兰表示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

    周行压根就没理她,拖着行李就把她拽进校门

    “唉,你好,我也是今年的新生,摄影系唐浩,能加个qq号吗?”

    周兰的身材、样貌、气质即便是放在美女如云的京影也是出类拔萃的,自然就免不了有人来搭讪

    “不能!”周行直接挡在这货前面

    摄影系的普遍长相比较一般,跟周行站在一起难免自惭形秽,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估计自信心已经碎了一地

    艺校的招收名额并不多,所以办理手续的时候也不用排太长时间的队,花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搞定了

    京影采取的是封闭式管理,特别是大一期间,都是要寄宿的,周行也乐得如此,免得这丫头一个人在家无法无天

    “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可以找anli姐,她这段时间都会在京城,另外,每周一个电话,少一个扣一周生活费......”

    周兰这回难得没有不耐烦,周行也说累了,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行了,好好享受大学生活吧,二哥走了”

    周行刚从京影出来,助理小梅就问:“老板,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订明天的机票了,香江那边在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