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谎言说一万遍就是真理。
    “路上注意安全,下了飞机,记得发短信......”

    爱情呼叫转移杀青之后,差不多就要过年了,佟利亚自然要回去跟家人团聚,周行送她登机,一路上叮嘱个不停

    佟利亚始终一声不吭,一直到航站楼才调皮的眨眨眼:“行啦老周,你要是再啰嗦,我可就赶不上飞机了”

    “咳咳”周行有些尴尬:“咱们不是都确定关系了嘛?能不能换个称呼?”

    “那不行,谁让你老牛吃嫩草来着”佟利亚笑得像只偷到鸡的小狐狸

    “我......”周行心底哀叹,自己做的孽咬碎牙也要撑下去啊

    然而,就在他懊悔不已时,佟利亚突然凑过来,在他嘴唇上轻轻点了一下,然后拉着行李箱嬉笑着飞速逃开,一眨眼便到了安检区

    “这丫头......”周行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擦掉唇上残留的唇印,摇头轻笑:“看样子,这次去香江要带点优质的唇膏了”

    送走佟利亚之后,周行也开始忙碌起来,“爱情呼叫转移”已经在进行后期制作了,宣传的事情自然也要提上议案,虽然有不少女明星客串加盟,不过看点还是有些不足,徐征的票房号召力还是差点意思

    “系统”周行默念打开了系统界面,在音乐专区输入了:爱情、转移两个关键词,然后就出现了两首歌,试听了一下,发现,这两首歌居然是同一个曲子

    而且,其中的粤语版【富士山下】似乎是去年就已经发行的,周行想了想还是把国语版兑换了出来

    “anli姐,【富士山下】的版权在谁手里?帮我联系一下,我想重新给这首歌填上国语版歌词,用来做【爱情呼叫转移】的主题曲”

    anli眼前一亮,调侃道:“要不是听你这么一说,我都差点忘了,你居然还会写歌,这都多少年了,真是替你的歌迷揪心啊”

    “去,少说风凉话,最近这几年我什么时候闲下来过?哪有时间发唱片?”周行没好气道

    anli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三天后就拿到了【富士山下】的授权,还请了华纳唱片的音乐人按照周行提供的歌词,对曲子做了重新编曲

    06年的华语乐坛堪称百花齐放,所有的歌手似乎都在这一年牟足了力气,有实力歌手,有新生代偶像,或许,这就是华语乐坛最好的年代

    这一年张韶涵凭借一首【隐形的翅膀】达到巅峰,收录于专辑【潘多拉】中,专辑销量突破三百万

    同样是这一年,一个名叫苏打绿的乐队凭借一首【小情歌】迅速在华语乐坛占据一席之地,而他们的主唱吴青峰也由于独特的嗓音被歌迷所熟知

    还是这一年,走到哪里商演都被要求唱【一剪梅】的费玉清,终于可以换掉这首唱了十几年的老歌,跟周捷伦合唱的【千里之外】一经发布就被顶上了各大音乐榜单前十的宝座

    在这么多经典歌曲面前,周行这首【爱情转移】其实并没有多耀眼,前期发布也由于周行长时间没有在华语乐坛露面,并没有引起太多歌迷的关注

    “要不,咱们打打榜?”anli有些不甘心

    所谓的打榜其实说白了,就是公关+买数据,除非是像周捷伦这个级别的,基本其他歌手发行唱片都需要打榜,一些所谓的音乐排行榜已经明着拿这个当卖买干了

    周行闻言连连摆手:“还是算了吧,为了录制这首歌已经搭进去不少钱了,还不如直接拿打榜的钱做宣传更直接呢”

    “好吧,既然你都不在乎,那就这么着吧”anli在京城这些年,不仅普通话越说越好,就连口音都变了,很多圈内人甚至还以为她本身就是内地人

    这就是现实,很多事情,不是你做了就一定有结果的

    “对了,马上我就要参加门徒的宣传,【爱情呼叫转移】的档期定了吗?”门徒的宣传可一点都不轻松,周行要两地跑,尔东生还是很在乎香江市场的

    “嗯,2月13号,情人节前一天上映”

    这也是通过调查公司得到的数据,最近这些年,随着华夏加入wto,华夏市场逐步向海外资本开放,越来越多的外来节日开始影响着年轻人,九几年的时候在内地,你要是跟人说过什么万圣节、感恩节、圣诞节,估计会被人认为是疯子

    然而不到十年时间,情人节送花送礼物送巧克力,已经成了当代年轻人眼中最正常不过的恋爱行为

    【爱情呼叫转移】选择的这个上映时间,其实还是蛮有噱头的,情人节当天青年男女走上街头,吃饭、看电影似乎已经成了标配,爱情电影自然会成为首选

    但是,让周行没想到的是,尔冬升居然也看中了这一天,【门徒】也定档在2月13号上映

    “怎么了?这个档期有什么不妥吗?”尔冬升看出周行的表情有异,不由问道

    周行也没有隐瞒

    尔冬升听后调侃道:“怎么样?撤档还来得及”

    “生哥,你还是操心自己吧,反正我这就是一部小成本电影,票房能有两千万就保本了,【门徒】可不一样,要不,还是你撤档吧?小心阴沟里翻船”周行回击道

    “切,开玩笑,那咱们就各凭实力,看谁笑到最后”尔冬生对【门徒】还是很有信心的

    周行笑道:“要不打个赌?”

    “好啊,怎么赌?”

    “比票房肯定是没法比的,不如看谁先保本?就赌一瓶好酒怎么样?”周行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尔东生笑骂道:“好你个滑头,不过,这个赌,我应了,你就准备好酒吧,到时候我一定在庆功宴上让你尝尝鲜,这打赌赢来的酒味道才是最好的”

    “那我可没这么大方,到时候我就拿回去藏起来,等什么时候有喜事了,再拿出来喝”周行回了一句

    “切,小气”

    二人相视而笑

    2月13号,情人节的前一天,【门徒】跟【爱情呼叫转移】同一天上映,待遇却天差地别,【门徒】的拍片量达到了43%,而【爱情呼叫转移】的拍片量仅仅只有18%,就这还是赶在贺岁档尾巴上映的影片不多的情况下

    相比【门徒】名导+大牌明星的宣传攻势,【爱情呼叫转移】在同期上映的影片中就显得很不起眼了,这个时代,女明星的票房号召力还是无法跟男明星相提并论,何况论咖位,范兵兵她们也远远无法跟周行、吴耀祖他们相比

    【门徒】首映正式开始,周行坐在尔东生旁边,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边,毕竟【门徒】他只是打工的,票房再高跟他也没有一毛钱关系,而【爱情呼叫转移】不仅是他全额投资,同时也是“知行影视”成立后的第一部电影,这一步要是走好了,往后的路会好走很多,相反,假如票房扑街,他就会变成圈内的一个笑话

    什么“自不量力”“自以为是”这些贬义词统统都会安在周行身上,这就是娱乐圈,成王败寇,历来如此

    “别这么紧张,一瓶酒而已”尔东生笑着安慰道

    周行抬头看了一眼大银幕:“说的也是,一瓶酒而已”

    片头动画过后,画面一转,影片正式开始,吴耀祖坐在沙发上陷入回忆,引出故事,内地版跟香江版其实是分开拍的,香江版中阿力身穿的是警察制服,而内地版这个镜头阿力穿的便装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阿力恢复警察身份后,心理也出现了问题

    他的那句台词:究竟是毒品可怕,还是空虚可怕,甚至有要尝试毒品的念头,后来被小女孩阻止

    这样的镜头其实周行也很诧异居然能够过审,毕竟公职人员不能做坏事,是内地电影审核的潜规则,何况是尝试毒品?

    【门徒】的镜头剪辑秉承着很明显的尔东生风格,快速、利落,短短几分钟的镜头,就把阿力是怎么操控毒贩上货的过程展现得一清二楚

    之后,阿力的卧底身份揭露,不过自从【无间道】之后,这类卧底情节已经太普遍了,倒也算不上新颖

    周行在医院的亮相也让观众一目了然,他就是阿力卧底的大毒枭,不过真正让观众眼前一亮的却是张静楚饰演的阿芬,不得不承认,从样貌、气质到演技,阿芬这个角色都是她的巅峰之作

    特别是她跟阿力的那段激情戏,看得现场不少男性观众下意识的咽唾沫

    随后,周行饰演的大毒枭,被阿力随意问起:那白粉呢?

    周行扭头看着他,阿力问道:为什么人会吸毒?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做生意讲究的是供求,有人买就有人卖咯,吸烟还会致癌呢,不一样有人抽?我有做宣传吗?我没有啊”

    “又不是我逼他们的,我没有逼他们啊,关我什么事?根本就怪他们自己”

    这部戏在香江同步上映,不少影评人对周行这段表演赞不绝口

    坤哥自然知道瘾君子是什么样子,所以他才会警告阿力不要相信那些瘾君子,他也知道自己是在作孽,这一套说辞其实并不是说给阿力听的,而是他一直以来的自我催眠,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扛住良心的谴责

    谎言说一万遍就是真理,然而谎言始终只是谎言,坤哥很清楚,所以他的反应才会那么大

    而周行的这段表演,将坤哥从自我催眠,到心虚,再到恼羞成怒的过程,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段表演,值一个金像奖最佳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