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这个影帝没跑了。
    “先打苏州,再攻南京,怎样?”

    赵二虎话音刚落,姜大人就哈哈大笑,一旁的陈公脸色有些尴尬,也跟着笑了起来

    画面一转,一片灰暗的走廊上,三兄弟仿佛走在茫茫无涯的迷雾之中

    “他们笑什么?”

    庞青云道:“南京是敌人的心脏,欲破南京,必取苏州,仗打完了,他们赚什么?他们是不会让我们打苏州的”

    这一段周行的语调低沉中暗藏无奈,观众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很清晰的接收到了庞青云此刻的心情,这就是台词功底

    画面一转,“山字营”攻城略地,庞青云三兄弟正值意气风发,然而有一天,两个士兵犯了军法,被庞青云当场抓住

    “以前一直是这样的,我们刚刚杀了她们的男人、亲人,你现在反过来保护她们?”赵二虎始终还是那个匪气十足,把兄弟情谊看得比命还重的人

    庞青云道:“从前我看到一个捕快在街头打一个平民,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他穷,而那个人眼神麻木,就好像这一切都是应该的,从那天开始,我就告诉自己,假如有一天我做主,决不让这种事情再发生”

    这是庞青云第一次将自己心中的宏远讲出来,他不甘心做一辈子匪,他想让全天下的百姓都有希望,这也为他之后的所有行为埋下伏笔

    衙门里

    狄公跟陈公正在下棋,陈公放下一枚棋子,一旁观战的姜大人笑道:“哟,孤子?陈大人,你怎么跟庞青云一样,顾头不顾腚?”

    狄公也讥笑道:“几千人就想打苏州,自不量力”

    “我也是为陈公着想,断其根,没有粮草,死定了!”

    陈公微微摇头:“胜负往往就在瞬息万变之中,只要在这里连回去,到时候庞青云在朝廷一步登天......”

    然而,狄公立马打断:“我会让庞青云连回去吗?”

    “弃子,对大家都有好处”

    从这一段就能看出清廷的派系斗争有多残酷,几千士兵的性命,数以万计百姓的性命在这些朝廷大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苏州城外,庞青云已经断粮,同样城内的粮食也早已吃光,已经成了死局

    “给我粮,我的兵,只能战死,不能饿死!我求你啦!”庞青云找陈公要粮,却连人影都见不到,显然,他执意攻打苏州,已经被抛弃,成了弃子

    为此,庞青云甚至不惜去求何魁

    酒桌上,何魁丝毫不为所动:“我什么都不用做,苏州城已经是囊中之物”

    “我说的是南京,给我粮食、枪炮,我就能攻下南京,人我死,南京一人一半,到时候我们携手进城,你就甘心一辈子被那三个老头踩在脚下?”庞青云抛出了杀手锏

    画面一闪,庞青云跟姜武阳骑着马走在漆黑的夜空中

    “我们一定要先打下南京,让朝廷知道,这份功劳与何魁无关”庞青云道

    姜武阳面露迟疑:“可是咱们只有十天的粮”

    “所以一定要快,两天之内拿下苏州”

    而此时,苏州城外,赵二虎正在跟妻子告别,他准备只身入虎穴,劝降苏州城守军

    然而到了苏州城,赵二虎发现,里面也早已断粮,再耗下去,恐怕就要人吃人了

    “外面有四千饿疯了的士兵,杀了我,苏州会变成鬼城,所有人都会给我陪葬”赵二虎丝毫不惧脖子上的利刃

    对面太平军将领,披散着头发冷冷的道:“我也有四千士兵,他们会为守住苏州城每一寸土地流尽最后一滴血”

    “卸下武器!”

    赵二虎环顾四周:“投降吧”

    “十一年前,我卖了祖业,关了生意,投了太平,从那天起,投降这两个字,就永远的消失了!”

    一番打斗,太平军将领,用自己的死,让赵二虎答应让士兵回家务农,不羞辱城里的百姓

    “安心上路!”

    苏州举城投降,城门大开,城内的百姓终于走出了这座暗无天日的牢笼

    俘虏的士兵被关进瓮城,领头的要见赵二虎

    军需官看着所剩无几的军粮:“我们真的要收编他们吗?”

    “他们不会同意的”赵二虎摇头

    此时,庞青云赶了过来:“四千俘虏,就是四千张嘴,你想动用多少军粮喂饱他们?”

    “大哥,给他们活路,这是他们开城投降的条件!”

    “我们的粮食只有十天,要留着打南京”

    三人一路来到城楼上,此时瓮城中俘虏们正在齐声高喊:“馒头!”

    “大哥,你听我说......”

    “你听我说,四千人拿起枪,那就是兵”

    赵二虎咬牙:“开城门,放粮!”

    “不行!”

    城楼下俘虏军官愤怒的将手中馒头砸向庞青云:“庞青云,早知道你就不是个东西”

    漫天的馒头砸了过来,庞青云看向赵二虎:“你看这馒头,本来是我们兄弟要吃的,现在你要分一半给他们,还要分一半给百姓”

    “兄弟们围城围了九个月,饿了九个月,你说,这馒头是给我们还是给他们?”

    赵二虎转过身拍掉庞青云手里剩下的馒头:“我不管,放粮!”

    “就一顿,让他们吃饱!”

    赵二虎指着城楼下的士兵,吼道:“我答应要让他们活着!”

    “兵不厌诈,这是战争!”庞青云厉声喝道

    “人无信,就是畜生!”

    此时,姜武阳站了出来:“二哥,大哥是对的”

    赵二虎给了他一巴掌:“让开!”

    “大哥是对的”姜武阳一字一句

    “给我让开!”

    无疑,这一段三人间的对手戏堪称影帝级的表现,不论表情、动作、台词都毫无瑕疵,这是兄弟三人观念的碰撞,赵二虎有情有义,却太过意气用事,庞青云看似冷血,其实心里比谁都痛,他想要打造一个繁荣盛世,却不得不用鲜血来铸造,良心上的谴责他丝毫不比赵二虎少

    而姜武阳,他看似站在了庞青云一边,却并不是因为他心向大哥,而是他认为大哥做的是对的,他站在对的那边

    攻下南京之后,庞青云平步青云受到了太后的召见,陈公在紫荆城外对他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年轻的时候我就在想,从宫门外走到这里需要多久,可当我真的走到这里,已经是两鬓斑白,用了整整三十年啊,可惜呀,走不动了”

    二人,跪在大殿外

    大太监李莲英道:“太后说了,庞青云,你还年轻,今后君臣相伴会长久,太后还说收复南京,庞青云劳苦功高,赏黄马褂一件,加封两江总督”

    陈公此时面露喜色,因为太后这话明显是拿庞青云当自己人了,而他对庞青云有知遇之恩,庞青云越是受到重用,他的好处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然而,庞青云却道:“臣,恳请太后,免除两江三年赋税,休生养民”

    “准了”

    “谢太后”

    其实到这里,庞青云已经犯了君臣大忌,太后原本对他是很赞赏的,免除赋税这种事情,即便是要做,也应该是由太后提出来,庞青云这么做,天下百姓感谢的是他,而不是太后,太后心里能舒服吗?

    庞青云傻吗?显然他不傻,那为什么不私底下提出来,然后让太后公布呢?因为他知道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太后答应免税三年

    两江向来是清廷重要的税收来源,太平天国闹了十几年,清廷早就千疮百孔了,正是需要银钱的时候,私底下提出来,太后肯定不会答应,只有在朝会上当面提出来,太后才会碍于面子不得不答应

    庞青云是在用自己的身家性命在为两江百姓争取三年赋税减免,这也是他对自己,对那些死去冤魂的承诺

    画面一转,庞青云身穿黄马褂,与陈公、狄公同坐一桌

    其实这个时候,庞青云还有一次机会,他虽然因为免税的事情,被太后厌恶,却手握大权,假如站队陈公跟狄公任何一方,就还有回转的机会

    然而庞青云心中有自己的报复、理想,他不愿与这些国之蛀虫同流合污,断然拒绝

    “你兄弟赵二虎在苏州城外说要走,结果一呼百应,在南京又私发朝廷军饷,你山字营姓赵啊?”狄公的意思很明显,庞青云即将成为两江总督,山字营又掌握在他兄弟手上,这是朝廷不能接受的

    姜武阳以为庞青云杀赵二虎是为了二嫂莲生,甚至不惜杀了她,然而赵二虎却始终没有逃过这一劫

    “五年前,108个人从一个小村子出来,打仗拼命就为了一口饭吃,这就是山字营,最早的兄弟,领头的就是我们三个,今天,我选了个好地方送你走,我跟你说过,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是对的,明年这个时候,我请你喝酒,告诉你我这一年都做了什么,我刚从今年回来,为咱们的百姓,免了三年的赋税,明年,我一定让每一个百姓都吃得饱,你迟早会明白,小七、狗子死得是值得的,苏州那四千人,死得也是值得的,你......你也是值得的”

    “苏州你造反,我本可以杀你,可是我舍不得,现在朝廷,朝廷要你死,你说,我怎么办?”

    “好兄弟,安心上路”

    香江影院,不少影评人看完这一段,由衷感慨:“这个影帝,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