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一秒13拳。
    熊黛淋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她是模特出身,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表演训练,之前也只是出演过一部纪录片,恰巧那部片子还获了奖,她也受到了一些好评

    原本熊黛淋还有些自得,以为自己有天分,然而仅仅第一场戏,叶韦信就把她批得一文不值,这让她很委屈,委屈之余又有些羞愧,原来,在名导眼里,她什么都不是

    “休息十分钟,想通了再来找我”叶韦信其实脾气还是比较火爆的,毕竟经常拍这类动作片,脾气小了,镇不住人

    熊黛淋正一边拿着剧本一边掉眼泪,周行摇了摇头,递过纸巾

    “谢谢”熊黛淋愣了一下,接过纸巾,被周行这么一打断,好像一下子又没那么委屈了,眼泪也止住了

    周行暗自好笑,看来这位性格还是比较要强的嘛

    “其实被导演骂,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才对,你看看这部戏里那么多群演,你觉得导演会去骂他们吗?演得不好,直接换掉就是了”

    熊黛淋看向四周的群演,不由想到自己当初模特刚刚出道的时候,也是经常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被替换掉,当时可没人会骂她,然而,那种滋味可比今天要难受多了,所以她才不顾一切想要红

    熊黛淋一抬头,发现周行已经走远,于是深吸一口气,拿着剧本去找叶韦信

    “日行一善?不会是看上她了吧?”熊鑫鑫调侃道

    周行笑骂:“什么乱七八糟的,别忘了这部戏我有份投资的”

    熊黛淋算不上很有天分的演员,光是这一条就拍了五遍,每回叶韦信都把她骂得狗血淋头,不过之后,她倒是再没哭过,还算坚强

    其实做演员要承受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特别是在现场ng的时候,本来剧组这么多人都等着你,一次次ng,还要被导演骂,一般人弄不好几次就崩溃了

    不过,这也是最磨砺演技的方法,很多演员都是这么过来的,当初张曼玉刚出道的时候,跟成隆一起拍【警察故事】,结果拍摄现场连续ng,弄得成隆对她破口大骂,仅仅那一条就拍了三十多次

    经过差不多半个月的磨练,熊黛淋的进步肉眼可见,虽然依旧是花瓶,不过对于一个新人来说,能把花瓶演活,已经很不容易了

    叶韦信也没有把熊黛淋捧成金像奖影后的想法,见她逐渐上路,也就没那么严厉了,倒是让熊黛淋有些不习惯

    经过半个月的磨合,叶韦信也终于开始着手武戏部分的拍摄

    由于熊鑫鑫把金山找这个角色让了出去,叶韦信找来了樊少煌饰演,这位也算是老面孔了,曾经在97版【天龙八部】中饰演虚竹,关键是片酬便宜,其实想想也挺无奈的,樊少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功夫演员了,打了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打出身价,也难怪现在做这行的越来越少

    “你叫叶问?”樊少煌饰演的金山找气势汹汹的闯入叶家大宅

    周行饰演的叶问抬手示意管家不用说话

    “我叫金山找,久闻佛山是武术之乡......”

    周行微微摇头:“知道了金师傅,你带那么多人来,不就是想告诉我,你想切磋嘛”

    “那当然了,我们来佛山开武馆,当然要拿点真本事给别人看看”

    “开武馆?开武馆你也不用跟我打呀”

    其实这一段展现的就是叶问的气度,作为一个武痴,叶问之前可谓是打遍佛山无敌手,他本身也喜欢跟别人交手,然而此刻面对金山找来势汹汹,他却一再退让,并不是他怕输,而是他知道,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比武,金山找要是败了,他就很难在佛山立足了

    结合之前跟廖师傅比武却不将结果公布,就可以看得出来,叶问的气度,这里跟周行之前饰演的霍元甲完全是两种境界

    而金山找的咄咄逼人更是承托得叶问的武德高尚

    当然,这些都只是铺垫,要想吸引观众,还得看这场打戏够不够精彩

    “叶问,第一幕,第578镜,action”

    周行摆出咏春拳起手式,含胸拔背,掷地有声:“咏春,叶问!”

    叶准老爷子今天特意来到现场,目光炯炯的望着周行,眼角竟然滑落几滴清泪:像,太像了

    “我倒真想看看,你一个大男人,是怎么打出一套女人拳的”樊少煌演技其实还是不错的现场熊鑫鑫都忍不住笑道:“这小子,看着真欠揍,我都想打他了”

    “技法无高下,功力有深浅,今天,就算你打赢我,也只能证明你比我强,不能代表咏春拳弱,更不能说明北派拳法比南派拳法强”

    其实这段台词是剧本研读会的时候,周行改的,之前的台词有点太小家子气了,不够一代宗师的境界

    “我没你能说,我只知道,打赢了才是好拳法,只要打赢你,我就是佛山第一!以后谁还敢瞧不起我!”

    这句台词也是周行加的,因为【叶问】是一个系列剧,第二部,金山找依旧会出现,而且还成了正面角色,但是结合第一步向日本人告密的剧情,这个转变实在有点生硬

    所以周行在这里加了这一句,这样就显得金山找并不是一个毫无底线的人,只是他极好面子一直信奉的就是暴力至上,偏偏又两次输给叶问,颜面扫地,这才出卖叶问,这样,第二部他的转型就不会显得那么突兀

    “请!”金山找率先发难

    叶问一直忍让,以至于家里的摆设被砸烂,此时儿童时期的叶准登场,踩着儿童车:“爸爸,妈妈说,你要是再不还手,家里的东西就都被砸烂了”

    此时,叶问才出手,三下五除二将金山找解决,当然,真实拍摄情况,这段打戏前后拍了两天,樊少煌还因此受了伤

    主要是周行以前一直都是用的洪拳,硬桥硬马,而咏春拳靠寸劲发力,讲究在很短的距离造成最大的杀伤力,哪怕是留了力,打在身上也够樊少煌喝一壶的

    这场打戏拍完,叶家大宅这个场景的戏也就杀青了,整部影片也就来到了第二阶段,也就是侵华阶段

    第一阶段其实就是介绍叶问之前的生活,家境殷实,生活美满,所以不论是服装、道具也好,灯光场景也好,都是偏暖色调

    而进入第二阶段,叶家大宅被日军侵占,一家三口无家可归,再加上日军的压迫,所有场景都变成了冷色调,包括周行身上的衣服

    一间破败的屋子,周行饰演的叶问正笨拙的披着柴,熊黛淋饰演的张永成将米缸打开,却发现,里面的米已经所剩无几

    周行嘴角动了一动,似乎想要强装笑容,却变成了无声的苦笑

    叶韦信再监视器前暗自点头,对于周行的演技他一直都很认可,这一段的处理更是堪称完美

    叶问曾经住着豪宅,锦衣玉食,如今,却连让家人吃一顿饱饭都做不到,这一刻,他甚至对自己之前的半生产生了怀疑,假如不是他痴迷功夫,要是能学到一门手艺,或许也不会如此无力

    作为一个武痴,练武原本是他的最爱,为此,妻子的不理解甚至埋怨,都没能让他放弃,然而,此时,他动摇了,显然这场变故已经将他往日的自信彻底击垮,他不再是人人敬仰的叶师傅,而是一个连妻儿都照顾不好的窝囊废

    “咔!”然而,下一秒叶韦信就喊了咔

    “小熊,你过来一下”叶韦信指着监视器

    熊黛淋一脸茫然的走了过去

    “你告诉我,这个时候,张永成应该是什么心情?”叶韦信几乎是用吼的,好在没有用长镜头,不然周行这段都用不了

    熊黛淋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担忧?”

    “你是怎么理解人物的?能不能动动脑子?张永成是个很典型的古代大家闺秀,遇到这种事情她不会把担忧挂在脸上,相反,夫为妻纲,她要顾忌丈夫的面子,要安慰丈夫,你告诉我,你这一脸苦相给谁看呢?”

    熊黛淋彻底懵了,这段时间叶韦信已经很少这样对她发火了,以至于,她还暗自窃喜,以为是自己的演技有了进步,现在看来,并不是,只是叶韦信对她的要求不够高

    但是这段戏不一样,叶家遭逢大变,等于从云端跌入泥潭,这是第二阶段的第一场戏,要是演不好,很容易让人出戏,叶韦信自然要把控得严格许多

    “咔!”

    “咔!”

    一连ng了十几条,熊黛淋始终没有达到叶韦信的要求

    “其实刚刚这遍已经有点意思了,记住张永成不是个演员,她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即便她想要用笑容安慰丈夫,脸上依旧会显露一丝担忧”叶韦信也实在懒得让她自己悟了,直接告诉她怎么演

    其实,对于演员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一旦习惯了这种导演说怎么演,就怎么演的模式,就很难去琢磨人物心理了,显然,叶韦信的耐心已经被磨光了,才会采取这种拔苗助长的方法

    煤场,周行饰演的叶问推着煤车,被一旁的武痴林看到

    “问哥!”

    周行转过头,眼神中透着一丝惊喜,想要笑,却又收住,只是抬起手,算是打了声招呼,他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即便是老友相见的喜悦也没有冲淡他此刻的苦闷

    “问哥,你穿成这样,干不了活啊!”武痴林笑道

    周行也跟着笑了:“我怎么知道要来这挖煤啊?”

    双方的笑容都有些苦涩,日本人没来之前,武痴林继承家里的酒楼,不说大富大贵,也算是衣食无忧了,现在两个人算是同病相怜

    “这里怎么这么多武馆的师傅?”

    武痴林解释道:“哦,这里的老板以前也练过功夫,所以他很喜欢找一些会功夫的人来干活”

    “对了,问哥,你现在还练功夫吗?”

    周行苦涩的笑了笑:“有时间,不都出来找活干了?”

    “咔,这条过了”

    煤场的戏份并不多,两天就拍完了,剧组转场到地下格斗馆,这里的光线就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一个长镜头,廖师傅打赢之后拿起赢得的白米,从铁门当中走出:“打倒他们!”

    这里就很有意思了,这部戏这位廖师傅一出场给人的感觉就是油腻,赶着饭点来到叶问家,然后叶问客气了一句,他就直接上桌大吃大喝,饭后还不忘喝茶吃甜点

    一般来讲,吃人的嘴短,但凡要点脸的也不至于再跟叶问比武了,起码会另外找个时间,结果这位依旧坚持跟叶问比武,然后轻松击败,恰巧又被武痴林的弟弟沙胆源见到

    沙胆源大嘴巴说了出去,要是换个脸皮薄的,也不好意思跟他当面对质,结果这位廖师傅却偏偏找上门要揍沙胆源,甚至厚着脸皮让叶问“还他清白”

    这位廖师傅一开始的人设实在是不讨喜,然而再度见面,在地下格斗场,廖师傅不仅功夫了得,打败了日本人,而且似乎还颇有民族气节,形象出现大反转

    不仅如此,也正是这位廖师傅被日本少佐枪杀,唤醒了叶问的一腔热血,也是从这一刻开始,他不再单纯是个武夫,他要为所有被欺压的华夏人讨回公道,用他引以为傲的咏春拳!

    “我要打十个”

    “你疯了?不要这样!”

    “我、要、打,十个!”周行目光死死盯着二楼的三浦,一字一句,在地下格斗场回荡

    以一对十的这段打斗也是这部戏的一个小**,动作设计也相当困难,不仅要打得漂亮,而且还要充分发挥咏春拳的特点

    “你一秒能打多少拳?最快速度!”熊鑫鑫问

    周行眼前一亮:“没数过,要不我试试看?”

    然而,事实证明,用肉眼根本数不过来

    还是叶韦信用高倍速摄影机拍摄过后,一帧一帧的细数

    “一秒13拳,这又是一大宣传卖点!”叶韦信惊呼!